2003 人民論壇

2003籌備文件

七.一大型的社會行動之後,我們覺得社會上出現了一個群眾基礎,足以延伸民間的關注而成為日後的抗爭力量;於是商討架構一個主流評議以外的社會論壇,凝聚和發展一種人民的爭議勢力。

目前,在民間的反對陣營中,反23條,倒董,要求全民公決等,都是互有密切關係的議題,不同的團體把目標定在不同的焦點和遠景,不過都可以包含在人民論壇中去培養民間意態和進行共同辯論。論壇原本的希望,乃建立一個民間不合作運動的社會基礎,以達到最終全民公決的目標。

觀察香港社會情勢的變化,人民論壇如果得以成型持續,應該發揮更長遠的(例如香港與中央關係),更深化的(例如地區自主制憲)議論作用。各種人民聲音的收集、整理和傳播,提供了對諸如「市民社會」的民間討論,都是我們計劃中的一定環節。

香港目前的政治角力是有一個董班子作為中間(地區)緩衝的,如果政治現實深化,我們面向的,將不僅是一個班子下台的事。人民論壇的目標,應是香港在未來怎樣成為中國政治現實中的活躍細胞。

論壇的具體場所,目前以港島一處(中環),九龍兩處(尖沙咀和旺角)為地理據點。前者以遮打或皇后像廣場為主,後者則以文化中心外鐘樓底的集會空間及油麻地鴉打街球場為主。考慮市民的接受度和習慣,以每星期一次的週期,選在周六,時間以兩小時為主,由下午六時至八時。

論壇硬體支援方面,由學聯社運資中心提供,利用一台發電機,架設一個足以讓五百人清楚聆聽和參與的音響系統。論壇全程錄音,以備會後網上廣播之用。每次現場的架設和運作,起碼需要兩人負責音響工程,兩人作現場的協調,和兩位咪前的「主持」(下述),這個約為六人的工作小組,最好由不同的友朋輪流負責。

為了要打破台上/台下單向的「對話」狀況,並形成互動的集體「討論」,咪(發聲點)在現場的佈置,會環繞場地置放,並串連大聲公作為個別咪的方位的監聽器。這個大聲公佈置的設計,除了帶含一種「抗爭發聲」的色彩,也有「由市民到市民」的含意,盡量摒除主場/賓客的二分角色。

論壇追求最低程度的管理,是以一個非主導性的「主持」甚為重要。他/她一方面不能失於對討論規範化,讓市民有徹底自由的發言空間和氣氛;但另方面又要協助討論不陷於鬆散,失去議題的發展,或純流於個人情緒的發洩。這兩位「主持」可以安排由不同團體的朋友輪流擔當。

為了突顯一種新的議論文化,論壇要與主流傳媒格式有所不同,除了氣氛上要有民間的活力,內容上,論壇亦應包括語言之外的其他形式作為討論的「言語」;例如歌曲、行為作品、裝置作品等。他們均可以插放在論壇的過程中的不同時段,成為一種表達及評議的方式。現場裝置本身具備一定的展示/示威作用。漫畫、攝影、具象成品等,都可以傳達作者對不同議題的視野和觀點。

人民論壇其實是同群友朋一個叫「西洋菜街坊電台」的概念的發展和變化,論壇不同的是市民直接對咪發言,而非接受街頭訪問。會後的整理,亦會同樣在網上開放給市民收聽/下載,成為論壇的紀錄/資料庫,整存出討論的脈絡和運動的發展基礎。

號稱「人民論壇」,活動必須努力建立其民間的普及性,並產生社會影響。故此地理位置選擇非定點的在港島和九龍輪次舉行。雖然初步的目標地點未能容納太多的人,宣傳上還是必須做到基本上大部份市民都知曉的廣度。

人民論壇

●第一壇
●日期:八月廿三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五時至七時
●地點:尖沙咀文化中心海旁集會區(鐘樓旁)
●粗題:“香港往何處去”

人民論壇將於本周六舉行第一次的集會。這個嘗試在大眾傳媒和社會主流架構之外建立的民間的議論空間,目標在使民眾的聲音,有一個紀錄、發放,和為未來的社會行動聚合人脈和意向的基礎。

過去大半年來,香港似乎在在經歷一個「漩渦性」的時代,社會、民生都出現極大幅度的波動。嚴重的問題,由公共健康到政治訴求,接連地打擊本來已潛病多時的社會狀態。病理上的瘟疫以至「政治上的瘟疫」,一直纏繞香港的社會生態。兩者的都無法根絕。

當前由疫埠的除名,到廿三條立法的暫緩,香港似乎處於一個喘息的空間;這其實正是市民整頓視野,重新集結力量的一個機會。在更新一輪的抗爭即要到臨之前,一個非政黨政治的,非代議的直接民主的民間議場,有助於民眾間的反對聲音匯聚,和意見上的整合。

如果「後時代」是一個時髦概念,我們有朋友宣稱香港正進入一個「後香港」時期,因為相對於以往的歷史,目前出現一個截然不同的階段,內部的矛盾張力從未有過的膨脹,有機會締造更廣遠的社會改變。這卻有賴所有市民的積極介入,亦是七.一動力的可能延伸。

對於論壇的形式,我們籌組的一班朋友,有一個「最低度主導性的積極參與者」的想法,覺得可以透過這個角色的設定,令民眾有一個自由介入討論,但相對地不失步調的基礎。我們公開通知了民間團體及個人,邀請他們抽時間到來,分享大家可能在不同的工作處境所催生的不同看法,共和一個集體而分眾的民間的異議聲音。

除了語言,論壇亦歡迎民眾以其他形式,如歌唱、行為、圖象(照片、漫畫)展示等去參與討論。這種多元語言與官方或政黨論壇的格局完全不同。

論壇現場的佈置和安排,都是盡量「無嘉賓主導」和「去主持化」的集體平衡發聲的設計。除了維持一定的發言秩序,以確保討論有成果的進行,我們不預期排次的由一些被邀請的朋友,具特定的時段發言。論壇沒有台上或台下,沒有單向對點的辯論,而是輪流而承接的發言和討論。每個人只代表自己的立場。

這是一個開放(對民眾而言)而同時自主(對大眾傳媒而言)的民間論場。

人民論壇
第三壇
日期:九月十三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五時至七時
地點: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

人民論壇將於本周六舉行第一次的集會。這個嘗試在大眾傳媒和社會主流架構之外建立的民間的議論空間,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使民眾的聲音,有一個紀錄、發放,和為未來的社會行動聚合人脈和意向的基礎。

過去大半年來,香港似乎在在經歷一個「漩渦性」的時代,社會、民生都出現極大幅度的波動。嚴重的問題,由公共健康到政治訴求,接連地打擊本來已潛病多時的社會狀態。病理上的瘟疫以至「政治上的瘟疫」,一直纏繞香港的社會生態。兩者的都無法根絕。

當前由疫埠的除名,到廿三條立法的暫緩,香港似乎處於一個喘息的空間;這其實正是市民整頓視野,重新集結力量的一個機會。在更新一輪的抗爭即要到臨之前,一個非政黨政治的,非代議的直接民主的民間議場,有助於民眾間的反對聲音匯聚,和意見上的整合。

如果「後時代」是一個時髦概念,我們有朋友宣稱香港正進入一個「後香港」時期,因為相對於以往的歷史,目前出現一個截然不同的階段,內部的矛盾張力從未有過的膨脹,有機會締造更廣遠的社會改變。這卻有賴所有市民的積極介入,亦是七.一動力的可能延伸。

對於論壇的形式,我們籌組的一班朋友,有一個「最低度主導性的積極參與者」的想法,覺得可以透過這個角色的設定,令民眾有一個自由介入討論,但相對地不失步調的基礎。故此我們希望,大家如果覺得人民論壇是個值得致力架設的現場,請抽時間到來,分享大家可能在不同的工作處境所催生的不同看法,共和一個集體而分眾的民間的異議聲音。

我們構想現場的佈置和安排,都是盡量「無嘉賓主導」和「去主持化」的集體平衡發聲的設計。一定的發言秩序當然必要,以確保討論有成果的進行,但我們不預期排次的由被邀請的朋友具特定的時段發言。沒有台上或台下,沒有單向對點的辯論,只有輪流而希望承接的發言和討論。

我們將於當日約四時抵達現場架設音響。如果有時間出席的朋友,也可到場協助。

人民論壇工作小組 敬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