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鯉魚門」

面對著看港各種瘋狂的拆屋迫遷事件,八樓的朋友們參與在各場房屋運動中,累積了不少經驗及想法。因此有在一個地區宣佈清拆前,先進行連結及組織的想像。從「家」開始想起,什麼是「家」?為何從那個到那個範圍是「家」?香港是「家」嗎? 在二千年頭,八樓開始關注鯉魚門,舉辦「自力造屋工作坊」,與當地居民一起維修。透過一種緩慢而吃力,但尊重本地文化及生態的可持續發展方式,思考、尋找寮屋在清拆以外的可能。

擱置了好幾年,鯉魚門的工作又再展開。承傳自當年「我的家園」的思考和經驗,繼續在鯉魚門發掘對「家」的理解及想像。

在鯉魚門這個有極大清拆危機的寮屋區,許多基層市民選擇居住於此,因為既能提供廉價的居所,同時亦有較佳公共生活空間;居住在寮屋區,居民常會執拾廢棄的物件,或就地取材使用當地可見的物料,自己進行各種維修,解決生活上面對的問題;80歲的老人寧可居住在整個鯉魚門最邊緣的位置,被排除在政府對遊客說明的「鯉魚門」之外,也不要去外國享福,樂天自足……

現時在鯉魚門,八樓會支援影行者進行鄉郊放映;以及有個別八樓成員以其他身份在鯉魚門舉辦與居民自力維修居所有關的工作坊,八樓在技術、人力及意見上提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