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制」簡介

跳制是一份朋友間自資出版的刊物。
好耐好耐以前, 其實沒有什麼「精神病」的,
最多係發心瘋、花痴、傻傻地、痴線…

到底什麼時候開始有精神病?

直接講,
係資本主義要我們死做爛做異做既時候?
想將人變成正常的機械人既時候?

在精神科論述下,人的精神狀態被編上病名;在精神科的龐大宣傳下,我們無端端地會質疑自 己,在我們稍有困擾時,那些病名如「憂慮症」等便第一時間撲出。
病名成為了「便利貼」,我們可輕易地貼上,貼上其實意味著放棄看清自己的問題、他人的 煩惱。精神科藥物成為合法的興奮劑,食一粒便再沒有煩惱,卻從沒有毒品的警告字眼,標明副作用。

簡化的病名,污名化的病名下,社會、個人網絡、甚至自己與那些精神狀態再無關係,無需 述說,不可述說。

不同人有不同社會資本,
「精神病」這個新身份,可以將你打落社會最底層…
而其他基於不同經濟文化能力被放置在社會最底層的人…
因公共資源的被剝奪又不斷被困在這「精神病」的監獄內…
要跳脫「精神病」的社會公共性問題…
就要先從「基層精神病人」跳起…
是重奪被剝奪的自主的問題。

究竟那些精神狀態是甚麼呢?每人也有他/她 的故事,每人都應該是說故事的人。
我們在心中搞成一團的起、承、轉、合是怎樣的?起和承之間的關係是否必然?我們其實是怎樣說、又怎樣理解那些的呢?

加入我們,在自己身邊說起、說起、說起。

十問十答

1。為何不同意主流精神科論述、醫生、專家和政府政策?

跳制:”精神病人”之所以會患上”精神病”,是自身面對外在社會問題的反應,而不是因為他們自己無中生有生了一種病。但精神科論述卻首先假設了有問題的是精神病患者並宣稱要把他們治療,這只是轉移視線把本來是社會的錯賴在個人身上,把原本是社會的問題個人化。

2。「精神科」有什麼問題?

跳制:精神科由臨床→確診→用藥都出現了壟斷問題── 壟斷病的標準、藥物對身體的意義、對被診斷者的所有生活影響、以及人與人關係的相處方式等等(例如要到多悲哀才算是影響生活?才叫抑鬱症?吃藥的副作用會對病人的實際生活有多大的影響?但病人可不可以拒絕吃藥?拒絕吃藥就要被迫入院!)。可能你會說醫生是專業的,要相信。但醫生只是醫生,不是人生導師,而精神病涉及到一個人的所有生活範圍,這是醫生的所謂專業不能解決的。

3。「藥」有什麼問題?

跳制:「藥」宣稱的「穩定」作用,其實只是壓低、控制和「維持唔出事」,並未能舒緩當事人面對的根本問題,(例如你見到一個發脾氣的人就不停的餵他吃藥,卻不去解決真正讓他發怒的原因--可能是因為他的人生很的遇到太多不公義的事情?)並且,藥的「副作用」十分影響當事人工作和其他生活,或其他重要的發展都被壓低。

4。跳制關注什麼人?(是否只講精神病人?)

跳制:因為我們關注的是人的精神狀態的產生過程,而活在世上我們總是會互相影響對方的精神狀態。基於這個生產過程中「您和我都有份的」,因此,大家都是跳制關注的人。而我們也鼓勵未進入精神病系統的人都可以去病化的去審視我們自己的精神狀態。

5。跳制想幫人嗎?

跳制:在主流思維中,「幫」是充滿由上而下的權力關係,已經分了你/我對立的距離。而跳制所理解的幫,希望是相對平權,互相幫對方拆解問題,同時幫我們自己面對不同的精神狀態。

6。跳制想社會多點「包容」精神病人嗎?

跳制:一般對「包容」的講法,太過以所謂「正常人」為中心(正常人去包容不正常的人,但卻不會有不正常的人包容正常人的說法)。這樣會二元對立地將精神病人標為有問題。單以精神科標籤去理解這個人的話,很容易出現「包容弱勢群體」的講法--但我們要小心問的是:「到底,誰在包容誰,以及當中的權力運作是怎樣?其實,需要包容的,應該是人人都有多種多樣的精神狀態?」

7。到底精神病是什麼問題?

跳制:我們強調「精神病」的核心和源頭,其實是關於「社會的根本問題」。亦即是說,不單是關於精神科制度的問題,更關乎我們每人都有很多不同的生活面向。事實上,每個面向都有其社會制度的問題。譬如說租金好貴,又買唔起樓,那麼,住得唔安樂,磨擦都多一點?而這些社會問題,不是個人能力的問題。也就是說,那不是你有一千萬就能解決的問題,而是大家共同要面對的其中一個社會根本問題──地產霸權。

8。有人會認為「社會才是根本問題」這個講法,好似在推卸「個人責任」,無助精神病人或身邊的親朋好友面對「精神病」衍生出來的生活困難 (反而會增加「乏力感」)?

跳制:

*如果「不減害」,只跟主流精神科程序食藥,缺乏其他配套及重新理解精神病的空間,其實一樣好乏力;

*精神科的運作,也有推卸責任給「個人」及「家庭」的傾向;

*有時候,我們把社會看得太細小,它不保障您,您就會將自己放到好大。相反,當我們將社會放得太大,所有都變成是個人問題的話(例如要一個人賺到$才算是成功的人),人就有無力感,將自己變得太細。社會與個人之間的大大細細,互相糾葛,問題就出現;

*更重要的是,無論是個人或社會,之前都有100步的,可是,我們偏偏好容易「跳步」去理解精神病的狀態,這樣就會出現互相邊緣化的問題;

*我們相信,人和社會是連在一起的,從來沒有極端的個人或社會的存在。可是,現行論述傾斜地將精神病人問題個人化。因此,跳制需要較著力講出社會的根本問題;

*強調社會,同時更可以正面加強「社會治療/支援法」,大家就有更豐富的可能性囉。

9。如果自殺/斫人咁點算呀?很危險的時候,誰來負責?

(就算不相信精神科模糊及標籤化的分類,但總需要界線,必須處理極端狀態和應急?)

跳制:

*去到某些時候,當事人的確可能已失去理解自己和社會的關係的能力;

*到了那個極端的狀態,她他是不應負責。反而是之前的100步,要當事人需要盡力負責,包括治療的知情權、決定權和執行權;

*我們要不時回頭細想:「甚麼時候才算極端狀態?如何劃界?不傷害到她他人身體為準?精神折磨又如何計算嗎?」

10。精神病可以「康復」的嗎?

跳制:主流講的「康復」,其實是一套謊言,只是一套永恆的標準。在中英文翻譯中,也反映了它的「理念」:康復就是recover?康復系統的本質不是處理根本問題,也不是跟當事人接軌或她他本身有的生理或心理資源接軌,反而是空降一套新的習慣給當事人。「康復」只是另類的標籤。更何況,我們也不需要以康復標準來審視自己,而是在需要的時候,就要回望自己的狀態。我們更需要的,是去疾病化+社區+自主治療。要支援的,不止是精神病人+照顧者/社區/改變文化上對精神病的理解……
shortpress: http://shortpressaction.wordpress.com/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groups/111607098881450/members/

 

關於「自治八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