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本中心宗旨,是本著基進精神,連結學生與社會。透過由下以上直接民主的自治模式,推動、支援、批判、紀錄全球視野下的在地社會運動。 本中心應全力體現人是社會運動中最最重要的資源此一價值。 (引自自治憲章2.0版)

本報告中各項工作將以項目年期為次序,經會員大會確認成八樓工作項目起計,由長至短排列。「社運支援」一項為成立以來工作,表列年度參與支援的活動,以便閱讀,不依此序,排放最後。

目錄:

甲‧回饋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運動

乙‧社會運動電影節 (第十屆)

丙‧草媒行動﹣草根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

丁‧直人撐基層同志委員會

戊‧「跳制」委員會

己‧行動者菜譜委員會

庚‧不同種族家務移工運動

辛‧捌a報復刊/新出版物嘗試

壬‧社運支援(缺)

癸‧附錄一:有關檢討會內容--十年檢討之簡史整彙

附錄二:有關遭匯豐打壓放映事件整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甲‧

回饋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運動

起:

自大約2000年起,自治八樓(當時仍為八樓)開始經由已有參與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運動的朋友引介,開始認識及接觸運動。經朋友們多番參與相關行動及活動,再加上朋友們於八樓就運動的正式討論及非正式的交流,八樓朋友們逐漸掌握及理解運動的基進性及公義訴求。因此,八樓的朋友們亦閞始更關注運及陸續投入於運動的支援。

承:

及至2002年1月,運動升級,爭取港人內地子女居留權的子女及家長們,開始進佔及無限期留宿當時的立法會外圍走廊及旁邊的遮打花園,更強烈地提出要求。除繼續與當時同樣參與於運動的錄影力量(現已改組為影行者)朋友合作,為運動進行錄像記錄及製作記錄片外,八樓朋友們考慮到充分資訊及社會形勢的掌握及群體內部持續討論及更新,實在對運動的開展及維繫十分重要的部份,所以經討論後,決定每天錄影當天的新聞報導,並於當晚帶往遮打花園播放,及引發與長留抗爭現場的子女及家長們相關的討論。

及至2002年4月,香港政府突然進行暴力清場,運動頓失據點。同時,警方亦積極於各區搜捕「逾期居留者」,運動一向以來的強大凝聚性亦因而遭受強暴的挑戰。就此,由甘浩望神父提出及其他參與及支援運動的團體及群體支持下,為運動重建凝聚可能的居留權大學成立及開展。八樓朋友亦積極響應及參與其中。及後更設立居留權小學 superschool,為較年幼的子女們提供課程及活動。同時,亦開展了走訪避居各區的子女朋友們的行動,維持與未能或未敢外出繼續參與運動的子女們維持聯繫及提供可能的支援。

從而,八樓的朋友們亦逐漸與運動及當中的朋友們建立更緊密的關係與認識。亦開展了由八樓至自治八樓對運動的持續關注及支援。

轉:

及至近年,因見堅持多年,持續抗爭的年老家長們積勞抱恙、疲不能興,自治八樓本著同源匯流精神,暫接重擔,開始接力統籌運動的年度活動,為運動的繼往開來出一分力。下引2012一‧二九十三年祭的部份宣傳文字可見一斑。

「十多年前,不少朋友含著淚被迫遣返離開父母,亦有朋友含冤離世。至2012年的今天,我們更見到當中較積極推動運動的朋友積勞抱恙,其他朋友亦疲不能興。所以,我們一眾支持運動的眾群本著同源匯流精神,暫接重擔,統籌今年度的129十三年祭活動。更本著共榮共生,共建公義的精神,以及了解到運動被漠視及遺忘的世態,我們將出草下野,走進同被漠視遺忘的社群之中,述說運動、交流認識、網結力量、互補強弱,為公義之戰建基立石。」

2012至2013年度活動:

2012年6月26日
六‧二六人大釋法十三年祭
見附件一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4F446qYvlr5R09jWWpCTmVaN3c/edit?usp=sharing

2012年9月16日
居留權大學十周年音樂會
回望居權精神,尋回正確價值觀
見附件二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4F446qYvlr5S3RLY2RiT19PUUE/edit?usp=sharing

2013年1月29日
一‧二九㚵審判決十四年祭
十四年破碎‧何時再團聚
見附件三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4F446qYvlr5eDNXSjh0eHBOcDA/edit?usp=sharing

合:

十四年下來,運動在經歷被外力橫加以至內在的高低起趺後,已逐漸走向下坡。及至近年,已見緩散及乏力之勢。然而,自治八樓卻仍堅持盡我們點滴薄弱之微力,維持及統籌運動的年度活動,並非想像可讓運動再起風雲或搶佔聲勢,實在只是因為,自治八樓在多年的支援及参與於運動之中,我們所獲益的遠比我們所付出的多。雖然,這些年來已陸續有朋友成功取得居留權,但仍有不少爭取中的朋友,仍在面對著重重的困難和種種的複雜,仍在苦等之中,更有部份朋友仍未受任何現有政策或措施所涵蓋,應有之權利仍遙遙無期。就如運動中經常提出的「爭取公義,堅持到底,一個都不能少」的重點一樣,堅持到底、保守運動實為自治八樓回饋於運動的應有之義。自治八樓於2011年一‧二九,十二年祭晚會中的發言可見一斑。

見附件四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4F446qYvlr5am9peHZxWmFBcU0/edit?usp=sharing

2013年3月19日
terry narcissan 起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乙‧

社會運動電影節簡介

由2003年第一屆至今(2012年第十屆)八樓一直有參與主辦的活動,由06年第四屆始與影行者共同主辦,在每年10至11月期間以每星期2至4場的頻率巡迴放映及討論。
影像 感動 思索 行動
影像作為一充塞生活的資訊形式,除了承載各種商業宣傳,以及或明或暗的為權力的宣傳教育以外,亦可以,又應該成為被壓迫者得以述說不公,引起更多關注、支持、連結的載體;同時社會以影像作為消費、娛樂的觀映習慣,亦窒礙了觀眾自身,以及影像作為媒介的很多可能性。

歷屆以「影像 感動 思索 行動」為號,相信影像有觸動人的力量,嘗試以映後討論及延伸活動鞏固深化觀映的感動,期望觀映的感動,以及對議題的討論思索,可以作為行動介入社會的起點。
主題
每年2至3月電影節籌備工作開始之時,每屆的籌備委員會就當時的社會狀況揀選當屆電影節主題,期望可藉電影節提供更多思考資源以及對引發當下議題的討論和思考。
影片
電影節著力引介市民平日較少接觸,或其傳播面不廣的影片,以紀錄片為主,主題多為香港及外國的社會運動或社會議題。會為所有電影節播放的外文影片翻譯、製作中文字幕,減少中文為第一語言的觀眾的觀映障礙。
映後討論及延伸活動
每場放映必定設有映後討論。只有影片放映不足以成為完整的觀映經驗,重要的是看影片作為共同經驗的觀眾之間的討論、交流,以使由影片或其中內容引起各自的想法得以聚合、撞擊、修正,以有可能成為行動的力量。

設延伸活動,以講座、導賞團或工作坊為主,性質主要有三:一為補充主題的各重要面向中影片所不能覆蓋的地方;二為使觀眾在觀映、討論以後可以有繼續參與加深對主題了解的活動;三為在放映、討論以外嘗試以其他形式使參與者進入有關議題。

而今年也嘗試將本年度的閉幕場,在下午開始於放映地點深水埗北河街公共空間,配合合辦團體影行者的「社區放映」夾以一些社區訊息,於區內開始活動。是日放映故由下午兩點半開始一直到晚上十一時,並就有關的「街、道」、公共空間等議題作出討論。
場次
每屆電影節均巡迴港九新界多處場地播放,經由舉辦放映活動作為與不同組織的溝通接觸的起點,期望延續結連。團體如認為電影有助工作推展打算另作放映,電影節亦會協助與製作方聯繫,分享影片;每屆均會有在院校播放的場次,以及在基層團體播放的場次,亦就目標觀眾群,而選取場地並盡量以公共空間為主。

非資本主義形式交換

多年電影節均在資源匱乏的情況下進行,同時相信經由更多的民間協作,以各種非資本主義形式的投入,絕對有能力克服資源匱乏的困難。電影節著力與電影導演/製作人聯絡,經由解釋電影節的理念及所面對的情況;或經由翻譯製作中文字幕作為交換,以取得影片的放映權。所有籌備工作、宣傳工作,以及各項活動的舉行,均由大量義務勞動所達成。
所有放映場地,均由與不同組織、團體聯絡而得義務提供。
電影節在「共育」基礎下接受捐款,同時要求捐款者要對電影節有一定程度參與。而電影節更需要的是更多人的參與投入,近幾屆亦有「徵集共工」呼籲。由此亦可接觸更多有意於社會參與的人,期望延續至其他的合作。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摘自第十屆社會運動電影節前言:http://smff2012.wordpress.com/preface/)

「和平的暴力 吃人的本土」是社運電影節去年主題之一。籌委去年製作「本土異鄉人」系列特攝片,期望從幾乎一面倒反對外來者的聲音中,帶出不同角度回應種種本土、排外的意見。今年,我們期望進一步討論「本土」,並把選播的影片分成五條觀影線索:「看你不喜歡的鄰居」、「自由經濟又如何」、「(資本)全球化」、「反抗者的身影」及「新社會的想像」。每項主題獨立來看也可,只是當五項主題統合在一起,自會連成較完整的觀影線索,藉以理解香港以致世界各地的「本土」,是在什麼基礎上建立出來?又在什麼情況下是保守欺壓性論述,什麼情況下能成為基進社會運動論述?

影像、感動、思索、行動

在承諾變得輕易、實踐愈趨沉重的時代,全球化已成為通識考試課題;人人懂得把「官商勾結」、「地產霸權」等字眼掛在口邊。我們若想介入並改善身邊大大小小的事情,是否只停留在嘴巴上說說,然後推說個人無力改變?作為世界其中一員,我們如何不輕易淪為空洞口號的追隨者?當壓迫已出現在大家身邊甚至身上,我們如何回應以實際行動?

社運電影節一路走到第十屆,讓我們從觀影期間、影后討論、延伸活動及其他交流機會當中,來試試想像心目中的較為美善的「本土」和「社會」,到底是什麼模樣的呢?

 

第十屆放映場次 及 延伸活動列表

Gentrification + Mothers’ Strike《罷工的母親》+ 《資產階級重佔城市中心》 14/10/2012  旺角新填地街572號天台10/11/2012  活化廳
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 17/10/2012  城市大學(LT-12)18/10/2012   藝術中心

17/11/2012  strategic sounds

《怒》(Enraged)+《創生紀》(Inventing Our Life: the Kibbutz Experiment) 7/10/2012  滙豐銀行總行地下22/11/2012  香港獨立媒體
司馬庫斯 3/11/2012  香港勞資協進會社區二手店7/11/2012  實現會社
《馬基拉城 --一切就只剩下工廠》(Maquilapolis) 31/10/2012  嶺南大學(MBG19)11/11/2012  香港勞資協進會社區二手店
《電腦的前生後世》 (Behind the screen /Das Leben meines Computers) 10/10/2012  中文大學20/10/2012  北河街/福華街公共空間
烏坎三日 2/10/2012  開幕場 唐三27/10/2012  尖沙咀1908書店
街. 道–給「我們」的情書 21/10/2012  藝術中心24/11/2012  閉幕場 北河街/福華街公共空間
匈牙利2011 (Hungary 2011/Magyarország 2011) 11/10/2012  中文大學1/11/2012  唐三
$債(I 及III選段) 6/10/2012  中環匯豐銀行總行地下24/10/2012  理工大學(Y602)
《侵略紀》Occupation 101 25/10/2012  理工大學(Y404)21/11/2012  香港獨立媒體
[座談會] 你不喜歡的鄰居:從以巴問題看族群政治 13/10/2012 獨立媒體
[工作坊] 移動的人﹣﹣說故事工作坊 28/10/2012 唐三
[導賞團] 荃灣民眾抗爭史導賞團 4/11/2012 荃灣 (B1出口站集合)
[座談會]  從全球化角度拆解「中港矛盾」 14/11/2012  活化廳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檢討

 

  • 適逢第十屆,為整理這十年來的各種嘗試,籌委決定在一月份作出一次問卷調查,並於二月份舉行一次檢討分享會,為籌委、團體與觀眾之間的意見及想法提供平台,並嘗試開展協作的可能。(有關檢討會內容可見附件一)
  • 今屆是電影節多年一直使用各處公共空間以來,首次遭到匯豐銀行總行之保安及管理層,借著匯豐向佔領中環人士清場後,為要阻止各種公眾示威活動在其空間內舉行,而對電影節的籌委、觀眾以及器材均極力打壓,最後更向這等法院申請針對所有不各匯豐事先申請之各種公眾活動的禁制令。電影節籌委於首天即發聲明回應及譴責匯豐銀行管理層,及後亦派員到庭內了解情況。(有關聲明可見於附件二)
  • 應嘗試與各院校重新建立聯繫,使來屆可有更多院校放映,以及可以有更多同學作為共工參與電影節各項籌備、實行工作。可嘗試聯絡院校學生會,以及積極推展既有與個別學生、教員的聯繫。
  • 與基層團體合作的放映及討論,可更著力與團體就宣傳、活動安排協調,以能吸引更多觀眾,調整放映及映後討論形式使能更有效開展溝通討論。另可主動建議團體考慮自行舉辦後續放映。
  • 勞資關係協進會朋友在檢討會中特別建議加入放映小組,以便可更有效地協調並參與在電影節當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丙‧
「草媒行動﹣草根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

「草根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簡稱「草媒行動」)始於 2010 年,乃自治八樓與影行者合辦的「社會運動電影節」之延伸,至2012年已經是第三屆,而緊接著的2013 年3月,第四屆亦即將展開。

計劃提供機會予「對基層團體、草根議題有興趣的」大專學生、在職人士,學習拍攝影片、剪接、訪問、排版、網站維持等等媒體技巧,並與基層團體合作,規劃一個基層團體有需要、而同學有能力協助的「媒體工作計劃」,作為其實習內容。

計劃之目的,是透過工作坊和實習,加深同學對基層團體、基層民眾之處境的認識,並反省商業傳媒對草根社會的扭曲及互相開拓社會想像,透過參與、協助團體進行媒體相關的工作,身體力行,而不是單純的消費基層團體。

自治八樓一直是合辦伙伴,參與者作為導師身份,教學相長,除策劃及開展工作坊外,亦擴闊與基層團體的接觸面,反思大眾傳媒的缺失,並持續與同學進行溝通。

在過往三屆,每屆都大約吸納到 10 – 15 名各大專院校學生參與,當中大部份完全沒有組織、團體背景。一些參與過工作坊的大專同學,在畢業後投身到基層團體工作。

「草行媒體 – 草根.行動.媒體」

2012 年秋天,第三屆「草媒行動」完結時,在同學、往屆同學、導師等的商議下,促成了一個獨立運作的媒體編輯組——「草根.行動.媒體」(簡稱「草行媒體」)。大家把過往用來發佈「草媒行動」學員的媒體功課的網站,轉營成現在的「草行媒體」網站。而自治八樓也跟各參與者一樣,持之以恆地參與其中。

草行媒體成立,是希望持續收集、整理、翻譯、撰寫、轉發一些具備基層視野的文章和新聞,一方面對補充獨立傳媒的不足,另一方面作為對商業傳媒的異議和抗衡。

由 2012 年 9 月 14 日(編輯組成立)起,至到  2013 年 3 月 13 日為止,草行媒體一共刊出109 篇網上文章,平均每個月 15 篇左右,大約每兩天一篇。運行數個月,編輯組群也漸見活躍,除了轉載和翻譯之外,每個月都會有一次編輯會議,也規劃及撰寫一些專題文章。

合辦團體:

影行者 http://www.v-artivist.net/
自治八樓(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http://smrc8a.org/8a_cht/

運動媒體伙伴:

草紙 http://grasspaperaction.wordpress.com/
香港獨立媒體網 http://www.inmediahk.net/

草根團體伙伴:

關注綜援檢討聯盟 http://cssa-alliance.org/
中港家庭權益會 http://cnhkbama.wordpress.com/
婦女貧窮關注會http://www.womenpoverty.org/
基層發展中心 http://gdc.gotdns.com:8964/aquarium/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 http://www.aup-hk.org/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女工會) http://www.hkwwa.org.hk/
在港印尼移民工協會(ATKI)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Asosiasi-Buruh-Migran-Indonesia-di-Hong-Kong-ATKI-HK/152391764818524
關注跨境兒童權利聯席 http://cbcccoalition.blogspot.hk/

相關連結:

「草媒行動﹣草根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網站
http://grassmedia.wordpress.com/
「草根.行動.媒體」網站
https://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八樓網站中的招生告示
http://smrc8a.org/8a_cht/category/involvement/grassmedia/

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丁‧
直人撐基層同志委員會

前言
小組由2009年由「直人撐同志 – 無分孿直」銳變成「直人撐基層同志」,當時有八樓成員共6人成立,2010年度較為積極的成員約有4個,2名小組沒有交代的情況下不參與會議,決議及小組活動。而在2011年「人人歧視基層同志,點解又關我直人事」公眾論壇後,1名成員表示離開小組後另一名八樓成員加入,故小組人數由成為4人。(兩名八樓成員加上兩名八樓使用者)

以下的報告,由檢討小組(亞偉及薯竇)討論後撰寫,再經由小組的電郵組通過。

檢討小組,一位朋友認為可以用「休會」去形容,因為需要大力檢討小組的運作才能走下去,另一位朋友則認為「極不活躍」,因為至少低度的工作是帶著「直人撐基層同志」的概念,仍需確認勞動﹗

兩項工作
回應國際不再恐同日香港集會,印製單張及於當日派發

是項活動是與自治八樓共同舉行。基於同志團體的合作板圖變化,國際不再恐同日2012的香港區集會,由數個以文娛康樂為主的同志團體為核心,活動宣傳邀請前保安局局長及現任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在活動宣傳片作出呼籲,引起了社運界的內部質疑同志運動是否背信平等公義的原則。

小組成員認為有需要就事件回應,在趕迫的時間召開會議,決定印製單張於集會當日派發,考慮當時「還我本色」(本地性別權益聯盟)已展開了聯署「我們要平等公義的同志運動」,書寫面向公眾及社運界,內容已經指出邀請葉劉淑儀站台為對同志運動的傷害,故此單張除
了聯署外,小組共同撰寫了一篇短文,以「同志是誰?同志是誰」拉闊思考,書寫面向是出席同運場合的參與者,淺談同志圈裡面被建制控訴的生態,再進一步追問被建制關顧的同運
是否我們需要的同運。

活動當日,合共3名小組及自治八樓成員在集會入口派發單張,派發共70張,派發對象以一些在同運場合「熟口面的朋友」,對大台流程欠缺耐性的參與者。能傾計的人數約20人。普遍的討論都是圍繞「有更多人(包括議員、明星)支持同志運動不是更好嗎?」傾談過後,願意傾,這是一個開結去講,至少在傾談者留下一個印象「有社運朋友認為擁有資源的人以站台形式支持身份認同運動未必是對運動而言的事」。

此外,小組成員在派發單張時中斷受阻,IDAHO大會本地以開初以「以為基督徒」了解,再以「我地幫你派」為名擋著派發的朋友,考慮到IDAHO大會的上述手法,小組未有以公開的方式跟進此情況。

活動二:擔任嶺南大學「性/別文化節」其中講座的嘉賓

小組成員於2012年11月27日,於嶺南大學「性/別文化節」其中講座(講題:性小眾的自豪(proud of sexual minorities) ]擔任嘉賓,並與一名曾經出現在直人撐同志遊行的基層同志出席
分享,而小組成員向同學介紹「直人撐基層同志」的概念,出席學生人數約20多人,

檢討:
1) 講座完成後,並未有進行檢討,在撰寫報告前,檢討小組才馬上聯絡各關事者;
2) 出席的成員及基層同志,認為在場的講座的同場兩位嘉賓很有自信,導致緊張的原因。
3) 基層同志認為因為其緊張,故發言比率,兩組嘉賓比小組為8比2
4) 籌辦的同學認為小組代表太緊張,講述概念及例子時不清楚,同學未必明白
5) 而這個小檢討未必中肯,檢討小組的一人分析:活動能讓同志在同志是什麼當中留下「基層同志」四個字,宜與主辦單位溝通活動細節,小組成員前事就內容準備充分,宜就安排細節及活動目的與主辦單位及基層同志多仔細溝通,避免再發生共同出席的基層同志臨場改內容,小組成員需即時與基層同志作出檢討,增強對參與運動的信心,避免留下愧對小組成員之感。小組對出席的小組成員事後不過問,沒有引發檢討,情況極不理想;其他成員就算出席的小組成員,再三表示關顧其他成員,其他成員亦需盡力堅持出席,支援組員。

為何小組的不活躍??
經討論後,有二個主要原因。
一.)小組成員難確立共同工作氣氛,如果說小組成員因為要兼顧工作、其他社運議題,又或私人事務,難以抽時間出來參與小組,倒不如說小組人腳欠缺信心參與「撐大同志運動」。

「直人撐同志」及「撐基層同志」的二個概念是反思現時同志運而生的,而四人小組只略懂理論,參與講座,而只有一個成員有田野經驗的情況下,其他三人實會欠缺信心。

而小組成員更在溝通上未有放下自己;
1.)有意見不同時互相堅持自己論據,較少去思考二個論據共通的可能性
2.)受個人感情關係影響了溝通的進行,因小組有二人是情侶關係,小組開會時往往也用了大部份時間處理二人的溝通問題。
3.) 在三人也是新人的情況下,新成員由個人(理論及自身經驗)層面出發,但成功的小組必須要經歷個人層面去到公眾層面的步驟(由自身經驗透過田野、社會議題分享及檢討後得出經
驗的累積,再走入田野確認其經驗的可信性),而此小組欠缺成長歷情思考。故在討論議題上難以對嘴。

二.)未有適當地處理小組成員對議題有不同的深淺,令工作熱情驟失。小組經歷兩三年的活
動,在舉行2011年「人人歧視基層同志,點解又關我直人事」公眾論壇後,有成員表示未能掌握「基層同志」的概念,小組成員建議內部學習,內容學習第一次完結後就再約不成了第二次研習,自此就約不成會議。小組成員反省,未有就知道有成員返回起點式的「什麼是基層同志」感到極不知所措,就傾向逃避。小組檢討後會建議,確立差異是同志運動的本質,小組成員該以走向公共的形式處理,即是剖開心事,讓小組成員共同確認彼此對議題有不同的深淺,共同經歷解決方案,再確立差異後才能走下去,這方才是一個同志運動追求尊重差
異的過程。

未來展望

世界彷彿在跳,2012年先有黃耀明在紅舘出櫃、葉劉入侵idaho,然後立法會選舉後又突然出現
首名出櫃同志議員,何韻詩在同志驕傲遊行出櫃,何小姐耕開有人爭串起大愛大同,明光派系基
督團體舉行三萬人歧視大集會, 施政報告交代了政府零思考就平權法思考。 同運本身有太空間去進行小組可以,卻沒有推行工作以至推動、批判同運。

二人小組檢討後,認為「直人撐」以及「撐基層同志」的兩個概念是非常值得推展的概念。「直人撐」,追求一個性別流動的社會,直人有責任及位置給予壓力給制度,從而發生真正的慾望流動,而真正發生改變的可能該回歸至人與人之間的溝通關係,推動同學及社會透過
工作計劃是了解「直人撐」的重要。

「撐基層同志 」,看得見不同的弱勢同志,支援弱勢同志在同運的話語權,在社會/同運把著眼點放在明星、議員、反歧視立法的當下,推行具體工作回應似乎是相當重要的。

小組成員似乎有興趣,但暫時未有具體建議,亦會就「直人撐基層同志」的普遍外間觀念及
誤解「同運已經少人參與架喇﹗仲乜要愈分愈細,好似要打來打去」,小組認為小組的成立
是拉闊同運,讓直人有位置加入同運、以及同志社群的多樣性持續留在同運當中。

而小組看看反思社會及同運的情況,有同運團體在活動當中提及更弱者連結,方能來年會討論後再決定小組會否繼續以「直人撐基層同志小組」的名義持續同運工作。肯定的是,檢討
小組的二人亦決定與抱持自治八樓的宗旨並此作平台,參與同運,二人亦開始計劃工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戊‧
「跳制」委員會

2012年尾至2013年2月,「跳制」委員會成員透過網路討論,趕製籌備兩年的《減害手冊──脫離精神科藥物》中文網上版 (英文原文http://www.theicarusproject.net/downloads/ComingOffPsychDrugsHarmReductGuide2Edonline.pdf)。《減害手冊》原文第一頁就附有「醫療不承諾」(medical disclaimer):「這手冊是以互助和朋輩支持的精神而寫的,並沒有意圖成為醫療及專業意見。當每一個人都是很不同,而精神科藥物的影響力又是那麼強大的時候,突然或者一個人單獨去脫離它,有時是很危險的。」

「跳制」反對現行精神科體制,以及其霸權式的藥物治療和論述。跳制成員本身有用藥、有嘗試自主復元、亦有未用過藥的,對藥物的經驗和意見不完全相同。但有一個基本共識,就是我們不能接受精神科藥物全球壟斷這根本性的社會問題。我們不信藥廠壟斷的精神病與藥物成效的研究結果,因為人的情感不是倒模的。我們堅決想推翻的,是特權階級的論述。與此同時,大眾被藥物奴化的信念,亦可能是藥物壟斷的另一個根源。但「跳制」堅持,我們不能排斥正在受醫療制度封鎖及限制而服藥的朋友。因此,翻譯這手冊,傳播信息,是希望拉開「人與藥物」的距離。令我們自己、身邊的伙伴以及其他人士,也可掌握遠離藥物禍害的方法,奪回藥物基本的知情權和決定權,重建治療和自療的權利。

「減害」是一個雙重否定概念,催利避害。終極的問題是,到底我們追求一個怎樣的精神健康體制?翻譯這手冊,是想開展討論和實踐的可能性。在香港,什麼人、事都可以變得浮動,我們沒有鞏固的制度,我們卻被科學理性、經濟理性,打造得異常固態。經常以為自己可以持守某種生活態度及生活模式,「愈相信」令我們以為愈有安全感,但原來愈接受不了任何生命的變化,明明是有機(organic)的卻要成為堅道理,於是接受不了浮的事動的人。其實,對未來恐懼、對現況焦慮、對前景憂心忡忡,才是正常不過。能在起床時自然地告訴我,你頭上種的花在昨夜枯萎,這才算精神的健康。

2012年7月1日,「跳制」在大遊行路中擺檔,派發「跳制定位」(http://shortpressaction.wordpress.com/%E8%B7%B3%E5%88%B6%E5%AE%9A%E4%BD%8D2012%E5%B9%B4%E4%B8%83%E4%B8%80%E7%89%88/ )。小特刊 以六個小題,簡單歸納了跳制自2009年組成,出版兩期後的一些經驗和方向:1.「我們的『精神狀態』」;2.「精神狀態去疾病化」;3.「對『藥』的睇法」;4.「作為一個共同──精神病人與基層的關係」;5.「問題非個人化,能力人人都有」;6.「文字作為出版」。我們要強調的是,人人都有不同的精神狀態,我們需要「跳掣」的空間。但我們不應被精神科判症壟斷。更需要的,是正視和拉近不同的精神狀態。並且,要揭穿精神狀態被疾病化,以及精神科藥物環環相扣的根本問題。一方面,我們尤其重視經濟基層的精神病人。另一方面,精神病這個污名本身就已將不同階層的人打到被壓迫的社會基層裡。所謂「精神病」的問題,本身並非個人的,而是與很多不同的社會制度相關。我們認為,在社會擠壓個人的同時,每個人有能力去抗衡。再進一步,更重要的是不同的群體的連結,發展更大而真正互相支援的空間。我們需要一起「跳制」,共同對抗整個社會不同層面的壓迫。出版是自主發聲,亦是連結的媒介。

七一小行動,另一個很重要的部份,就是「跳制」能與自治8樓另一委員會「行動者菜譜」,在路上肩並肩,互相支援。回想起跳制剛成立,多得自治8樓長期支援,到2012年3月與自治8樓朋友「相睇」,再正式給合……幾年間,可能的,也可能,不可能的,亦走向可能。
過去一年,跳制成員經歷不同的變化,需要空間、休養、跳掣。雖然見面和開會的機會不多,無論如何,我們心中仍將跳制的工作放在生命中一個重要的位置。在擠滿的生活中,我們繼續沈澱和累積,希望融入日後的出版之中,令人和行動都能更堅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己‧
行動者菜譜委員會

小組緣起於12年4月17日m會(成員大會)中提出要做一份「示威小冊子」,內容關於社會行動中需要留意的事項,給在行動場合的新面孔的。原意是基於一些在行動現場的觀察,就是近年在行動現場中見到越來越多的不屬既有群體的新面孔,想做一份實用性的小冊子,寫一些八樓對「行動」的看法,目的為「讓更多不同的人也能在行動現場找到參與的位置」。精簡的紙本於大型行動派發,另有網上詳細版本,附4月18日m會時的建議內容:

「1討論的發生,2警察的互動,3遊行示威是什麼一回事,4關顧其他參與者,5生化對應,6即時救援,7被捕需知(前後)(法律內的權益,法律以外的義理),8物資準備,9紀錄技巧倫理,10內外聯絡溝通(媒體出沒注意)。」

於4月18日m會成立委員會,原為行動者小冊子委員會,後因為考慮想減少「指引」而強調「分享」的意味,易名「行動者菜譜」。

12年5月開始傾,也找了有參與之前「行動者網絡」討論的朋友參與,之後於六四印300份於六四晚會後遊行派發;七一印10000份,在街站與八樓另一委員會「跳制」共用一街站派發,同時建立網上版:http://smrc8a.org/cookbooks/(網站內有紙本的print file);6月30日發現警方使用新式胡椒噴霧,經討論後趕出有關的資料補充;7月29日於學民思潮舉行往中聯辦遊行派發。

9月23日應實現會社的邀請舉辦「屌你上啦喂!——群眾行動中「自發參與」的可能性及《行動者菜譜》簡介」工作坊,在準備工作坊的討論中提出,社會「行動」作為單一,而社會「運動」作為多元持續的發展一說,分析現時論述中多將社會運動與社會行動等同,需要將兩者的分別重新提出。事後檢討工作坊太過單向「講書」,沒有真心留意參與者的想法期望,內容太多太貪心,也致「講書」的情況出現。 之後幾次會議討論有關委員會往後工作方向,於討論中提出委員會應建立、推動「民主參與」的文化,以使行動現場發生討論、互相關顧有更大的可能性,最終達致「讓更多不同的人也能在行動現場找到參與的位置」。委員會在「理念」層面並無明確共識,但依此一討論舉行了「3‧25港督府堵路件廿周年—回望行動現場的民主參與」講座,下附活動簡介:

「近年在各種遊行示威集會的行動現場當中,出現了一些民主參與決策的嘗試,即是,與「主辦方拎咪話點做」不同,在場的參與者嘗試經由與互相討論,得出當場的行動方向/計劃。這種嘗試背後,是一種如何對於 「參與式民主」 的理解?為何會嘗試用這種決策方法?

而很多人首次聽聞「現場 討論 決策」時,會因為這與一直以來社會行動的模式相去甚遠,而對其可行性嚏之以鼻。但其實,這種對於「一直以來社會行動是如何」的想像,有幾多是真確?早於二十年前,香港社會運動當中就已經有嘗試現場討論決策,而與「主辦方/組織者」與現場行動參與者的溝通討論,在當時是一種「常識」。

二十年前,為了反對訂立公屋富戶政策,各區社區組織組成「反公屋富戶政策大聯盟」,並發起了一連串行動,而在 1993年3月25日房委會強行推出富戶政策後,當日下午在前港督府門外,有百多名行動參與者坐在上亞厘畢道馬路上,要求新任港督彭定康出來接信,其後最終有27人被捕。這次「堵路」相信是香港社運史上可追溯最早的一次大型「堵路」行動,而聯盟內的運作,就正正是一種「由 下而上參與式民主」的嘗試,而聯盟發起的行動,其行動立場、計劃,以致即場決策,都是由聯盟中各組織的成員,以及行動的參與者共同討論決策而成。

當時香港的社會運動,為何會有這種討論決策的「常識」?而聯盟以致各社區組織,是以怎樣的組織形態,而使得頻繁的討論決策,在運作上可行?當時的「現場討論決策」,又是如何發生?這次的討論會,我們邀請了當年參與其中的人,分享這一段被遺忘的香港社運歷史,同時探討這種「參與式民主」、「現場決策討論」的價值與可行性。」

及後委員會打算承續325講座的討論,舉辦相關活動。

duncan 2013041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庚‧
不同種族家務移工運動

前提:

於2013年1月12日成員大會中,長期持續跟進不同種族家務移工運動的成員動議討論「確認不同種族家務移工運動成為自治八樓長期跟進項目及要求討論及落實介入之方向」。經由該成員介紹運動狀況及與者交流討論後,有關議題獲共識確認。

緣起:

自2005年,自治八樓(當時仍為八樓)成員因參與當年反世貿運動的動員及其後的抗議行動,而正式接觸及開始直接認識了部份不同種族家務移工。在之前,部份成員已深覺這群在香港極被漠視及邊緣化的眾群,在被設置於極之困難的情況下,仍可克服障礙地經年累月地建立起一個足令身處相對有閒位置的港人應要汗顏的運動,實在極之值得以與受壓迫者同行、共建公民社會為己任 的自治八樓認識、了解、學習、共行。因此,在2006年間,曾邀約了不同種族家務移工運動的部份組織朋友們到八樓,作非正式聚會及交流,以增進互相認識。

其後,部份成員開始主動關注移工運動,翻譯移工活動,在自治八樓及朋友群間介紹及動員參與移工的行動 。亦曾主動提出於行動中發言表達自治八樓對移工運動的支持及主動為行動作錄像記錄及報導。從而對移工運動逐漸深入了解認識,同時亦跟工眾群陸續開展了信任。

繼而,於自治八樓有所參與或推動的運動或活動中,亦陸續與移工眾群嘗試開展了一些單次性的協作。就如,天星皇后人民自主規劃運動、聲援台灣樂生院行動、直人撐基層同志運動、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等等。而部份自治八樓成員於皇后清場之後,持續在星期天前往皇后碼頭與之前於天星皇后人民自主規劃運動中開始認識的菲籍家務工朋友們,嘗試開展進一步的認識及了解。

及至2011年與影行者合辦的草根媒體行動計劃(草媒),邀請了移工運動中自治八最為熟識的,在港印尼移工協會 (asosisai tenaga kerja indonesia di hong kong, association of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in hong kong, atki-hk) 及 在港菲律賓人聯合會 (united filippinos in hong kong, unifil),參與計劃成為草根媒體行動的合作團體。進一步與移工眾群建設組織關係。此期間,持續跟進移工運動的成員,除了跟進及統籌草媒學員與 atki-hk 及 unifil 的媒體計劃外,亦再進一步投入於移工運動之中。然而,及至2012年度的草根媒體行動,因見 unifil 的朋友實在分身乏術,難以持續參與於計劃的開展之中,再加上經過前一年度的了解後,發現我們自己的投入如同時跟進兩個組織的媒體計劃,在時間分配及投入力度上亦頗見拉扯。所以經多番考慮後,決定這年集中能耐與 atki-hk 開展更深入的合作。而與 unifil 及其他移工眾群則保持友好及不定期的合作及支援關係。

對移工運動的觀感:

印尼移工眾群自2000年開始組織化至今,雖面對種種困難,但仍能逐漸成型及可見長足發展。然而,很大程度基於香港民間社會,以至社運團體對移工議題的漠視,再加上因她們被設置於一個諸多制肘的位置而衍生的小心,她們跟香港社運團體的結連,以至社會狀況及政治型勢的認識,仍頗為不足。

就此理解,相信以自治八樓極有限的能力,嘗試扮演橋樑,模索嘗試開創及建立認識及結連的可能性應是我們力之所及而又有意義的協作方向。亦就此原因,及碰巧2012年的1月29日為星期日,於是提出並在合辦團體亦認同下,邀約移工團體們參與及聲援居留權運動的「人日眾生・同源共榮・今日眾群・匯流共生」一‧二九周年祭。更在之前一星期安排於「佔領中環」社區舉行居留權運動與移工團體的交流聚會。

另外,印尼移工組織的內部民主型態,亦見呈現一個頗為複雜的拉扯。作為工人自主組織,她們的組織結構,會先以相近志趣或興味,建立人數不太多的小群組。再以這些小群組為基礎,扣結成為協會或工會組織。然後才在組織層面上推選秘書處或行政班子負責執行會務及推動運動。這種結構,頗具由下而上、自主共行的理想設計。印尼移工深受其在資訊被控制下被教育、橫掃全球的父系社會主流文化、印尼的回教教化、傳統工會的以核心為領導及團結於大一統旗幟之下、以至毛派的組織型態所影響。但即使如此,權力被過份地集中,以至組織意志被絕對地壟斷的情況亦未見出現。相信這與印尼更傳統的文化中所強調的 gotong royong  (合作互助的群組型態)、印尼定為國策的五項國訓中的 musyawarah mufakat  (充分討論商議以達共識)、及印尼立國箴言 bhinneka tunggal ika  (差異中的共同),這些深植的底層去霸權概念頗有關係。誠然,她們身處對她們充滿漠視的香港,亦迫使她們更拼發出互相依存共行的關係。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列點:

一‧逄星期日前往維多利亞公園,聆聽、認識、了解,印尼移工的生活面貌、組織及運動的狀況。

二‧為移工的行動及活動拍攝記錄及制作錄像短片,供移工組織內部組織動員及與印尼民間社會及社運團體的交流及結連。

三‧持續開展草根媒體行動計劃的工作,跟進發展草媒學員對移工種種的認識及媒體計劃的工作。

四‧協助印尼移工團體尋覓及借用場地作會議及內部培訓的場地。

五‧經自治八樓共識後,提供自治八樓部份空間供 atki-hk 儲存物資之用。

六‧翻譯移工行動及活動宣傳及於關心移工及其運動的眾群中發放。

七‧雙向引介移工及「本地」民間團體、群體及個人的認識及連結。

八‧積極與其他關注移工議題的團體/群體及個人協作行動及活動,嘗試習結力量,推廣及倡議移工議題。

九‧分享自治八樓地址供 United Indonesians Against Overcharging (PILAR),即反對超額中介費印尼移工聯合會,作申請社團註冊之用。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展述:

透過網上翻譯工具及關鍵字搜尋的靈活運用,及持續的聆聽、詢問、認識了解,想像、估量、犯錯及修正,已逐漸建立了對移工及其組織的面貌及其狀況的一定掌握。亦已漸為移工朋友們信任。這在近日,移工朋友們經常邀請代為翻譯她們的行動呼籲及聲明為中文,並不作任何複核(當然,她們亦無可能複核中文),就直接對外發放,的情況可見一斑。

錄像記錄及傳播方面,至現階段為止,主要為移工眾群記錄及制作行動及活動記錄,並多以印尼語為主,供她們作社群內部宣傳及動員、以及她們與印尼民間及社運團體溝通結連之用。雖然這些訊息的中文化及對「本地」社群發放,應對運動的開展有所助益,但基於自治八樓可投入的人力未見充裕,所以這部份的開展暫仍未能落實。

與團體/群體及個人協作方面,計有如下:

– 於2012年2月26日,協助及參與由甘神父及藝行者連涅於「佔領中環」社區合辦的居港權音樂會聲援移工就申請居港權的應有權利的爭取。

– 於2012年7月6至8日,協助及參與「工人文化藝術節2012」,並引介及串連邀請移工團體參與藝術節的演出及交流。

– 於2012年9月28日,應亞洲移民協調組織(asian migrants’ coordinating body)的要求,邀請因2011年10月10日反反外傭居港權行動被捕,而及後於2012年9月被判有罪的五位社運人士,參與亞洲移民協調組織為對他們表達感激及聲援的集會。

– 於2012年12月期間,協助香港獨立電影制作人,陳浩倫先生,一部記述印尼移工及香港基層家庭面貌的記實劇情片「美好生活」物色角色、制作雜務及對部份內容提供意見。

– 就印尼移工朋友對學習英語的需要,呼籲及前期統籌有志支援移工運動的朋友們,為印尼移工開辦英語班。這英語班將於2013年3月開展,預計將為期三個月。並將於完成後作出檢討並考慮繼續或更新運作的可能。

於2012至2013年間,多次為不同印尼移工組織的周年慶祝活動或年度會員大會提供音影技術及器材支援。

因資源的缺乏,atki-hk 除共用菲律賓移工組織由教會提供的部份會室外,並無可供儲存物資或會議空間。估自治八樓經商議後,特意空出部份八樓空間為 atki-hk 提供儲物空間,亦積極尋覓及借用其他團體的會址供她們的不同會議或培訓的需要。暫時為止,最經常借用的,是地理位置較理想,位處灣仔的獨立媒體。亦曾數次借用學聯九樓的會址。但較大型會議的需要,可容納大概一百五十人的場地,則暫時仍未覓得理想可借用的場地。這方面仍需繼續努力發掘。

United Indonesians Against Overcharging (PILAR),即反對超額中介費印尼移工聯合會,主動向自治八樓提出要求,希望可借用地址作申請社團註冊的營運及會議地址之用。經成員大會討論後,共識決議接納要求、向 PILAR 提供所需協助。確定於2013年3月開始生效。

除以上曾提及的與其他「本地」民間團體/群體及個人的協作性活動外,亦有建議移工團體嘗試參與其他「本地」民間團體的行動之中,以作了解及結連。除五一及七一,她們早已有參與的遊行外,最近亦曾與她們同行參與於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遊行,並沿途向她們簡介運動及訴求,及亦引介了部份團體及個人朋友。及至近日,她們亦愈來愈多把她們的行動呼籲及聲明翻譯成中文及廣傳的要求。似乎,與「本地」民間的增進了解及結連已逐漸成為她們的關注項目。

總結:

就移工議題及運動的認識及了解,已建立了足夠的基礎及掌握。就引介結連的想像,剛模索了一定的可能及剛起步試練,仍需持續投入開展。移工議題及訊息的中文化及傳播的想像,則為應開展而未及的備忘。至於對印尼移工組織內部民主狀況的思考,則為須更深入認識了解,再分析考慮適切的或應否或如何介入的長遠工作。

後記/啟導:

據認識所及,即使以組織者為例,移工朋友們絕大部份於星期一至六的工時由早上七時至午夜。雖然當亦不是全不停手的不斷工作,亦有部份時間可稍作休息,但要在這些時間嘗試學習、處理組織事務、跟朋友溝通討論,則極不可能。別說抽時間處理自己的事情,接聽電話受限制、即使家中有 wi-fi 亦因僱主不分享密碼而用不到、到市場買餸的時間受限制、無事或空閒時間外出更是絕不容許。可用的時間只是午夜後壓縮睡眠時間而得的時間。而這些時間的工作包括,以 whatsapp 或 sms 或電話會議開會討論、以 whatsapp 或 sms 或電話與朋友溝通了解建立組織生活、處理日常會務、設計籌備行動或活動、設計籌備培訓所需資料、撰寫文章及排版及處理每月出版刊物。至終於可休假的星期日,早上七時起床,早上八時或九時到維園開組織者會議,最後整合當日安排。上午十一時至二時,分別與不同群組溝通交流,亦或可能是第一節組織活動時間。下午二時至五時,組織活動或行動時間。黃昏五時至七時,檢討及前瞻會議。晚上七時起,組織者會議及討論。此時起,朋友們開始需就個別不同的宵禁令而離開返「家」。至晚上九時半,除個別特殊例外,基本上都需起程返「家」服膺宵禁令。

以上的日程展述,當然只是一個極粗梳的概括性整合。絕不可能符合各移工朋友的個別具體情況,及許多時亦會因應不同的具體情況而有所異同。但亦算可呈現移工朋友們的生活及組織生活面貌。簡單來說,就是一個,為口奔馳、可用時間極之不足、可直接接觸機會極之有限、睡眠不足、腰酸背痛、得閒死唔得閒病的生活面貌。

然而,被困於這種種不理想狀態,再加上其他結構上、制度上、文化上及社會性的壓迫、衝擊及制肘,一個足令國際間運動眾群稱許、香港社運團體汗顏的運動,經年累月、持守砥礪、拼手砥足地成型。

身處更有閒位置的我們‧‧‧‧‧‧‧‧‧‧‧‧‧

lagu ini jeritan jiwa
this song is the screaming of the soul
這首歌是靈魂的呼喊

hidup bersama harus dijaga
living together, we must protect each others
共同生活,我們必須互相保護

lagu ini harapan sukma
this is the song of hope
這是一首希望之歌

hidup yang layak harus dibela
a decent living must be defended
我們必須捍衛合理的生活

2013年3月15日
terry narcissan 起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辛‧
個人分享:捌a報復刊/新出版物嘗試

捌a報出版暫停了好幾年,最後一期我有少量參與,記憶中是有點缺少明確編輯方向的感覺,亦因為懶於發行,堆積了一大疊在八樓。

12年四、五月左右在m會提出想重新出捌a報,或搞一個新的出版,主要的原因是八樓在很多議題中也有一些想法和討論,參與的人雖會有各自的整理、紀錄,但少有會將這些寫成文章。這個是以文字媒界與其他人分享想法的考慮。

以一個比較平易近人的外表,即是寫文、搞報紙,去找一些新朋友參與八樓的工作,這是另一個目的。

還有就是,嘗試用文章的方式,起碼在論述上連接不同的議題。

及後在12年五月至九月間,找了一些朋友開了八九次的籌備會議,第一期原定在十二月出版,定了稿題,但至今未出,亦未有後續的會議。

停頓的原因,除了各人各自的懶尻之外,我個人來說也有一些諗唔明的位置:自己也很少看字,又憑什麼覺得別人需要看自己寫的字?在缺乏具體對象的情況,寫字和尻噏實在一綫之差。

雖然處於停頓的狀態,我仍未放棄出版的想法,會嘗試回到原來「將討論整理」的起點,將一些開會或其他活動中的討論整理出來,文章累積了一定數量再想下一步如何,是捌a報復刊還是以其他方式出版。

duncan 2013年4月10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壬‧
社運支援(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癸‧
附錄一:有關檢討會內容--十年檢討之簡史整彙

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簡史

2003 第一屆
源起: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至2005年前簡稱八樓)的總幹事郭達年,按照八樓成立的宗旨之一,亦即帶動專上學生關心社會這一點;再加上八樓自從實踐文化介入社運、以日常生活議題來揭示社會問題這些的工作理念,而提出在各大專院校巡迴放映,以傳播社會需要自由、平等這類與公義攸關的理念。於是八樓管委會將這個有系統地安排的巡迴放映寫進年度工作計劃中。時間上設定了每年10﹣11月,在大專生的課業不是最繁重時。

方式:仍會播商業片如《幽靈公主》等,因認為是院校放映,以主題選片。另外也會選取本地的社運紀錄片來放映。

2004 第二屆
方式類似第一屆,本地影像團體錄影力量加入合辦。

2005 第三屆
這一屆面臨電影節完結後世貿來港開會,引發後來電影節的一些形式上的重要轉變。同時,由於學聯遭到親中勢力和親自由主義路線的成員介入,開始以少學生參與社運為借口,要對八樓開刀,八樓面臨被關閉的危機,即年已經沒有資金。這次主要是以錄影力量方面提供從藝發局申請到的部份資金作資源,貧窮也令我們反思到一些問題,為日後電影節的組織方式帶來重要的轉變。
1)電影節首次產生主題性放映,全個電影節皆以反資本全球化為主題,下面細分小標題,並積極透過電影節的放映去動員市民/學生認識資本全球化的禍害和參與反世貿談判的行動。
2)這次由於世貿在前,也開始了更多在非院校場地放映。
3)有延伸活動:就住某些主題有座談會,另一些主題如自主社區的理念,去發展社區導賞團等延伸活動
4)開始與導演交工:反省到電影產業對創作的壟斷,我們決定用交工的方式,直接跟導演聯絡,以義工翻譯中文字幕,令影片可在華語地區放映為交換,換取放映權。這樣獲得許多的義工和關注社會問題的紀錄片導演的支持,直接以電影節的組織方式來回應跨國企業在文化場域的壟斷和掠奪。同時也證明,窮人依靠信念、溝通和團結,也可以搞個跨國電影節。

2006第四屆
其中一個主辦團體八樓由於反對學聯方面強硬改變學聯章則,降低八樓在學聯內的憲政地位,故八樓的參與者宣告將資源中心自治,同時失去一切活動經費。另一個主辦團體錄影力量被藝術發展局某些評審評為搞社會不是搞藝術,對社運電影節不予任何資金支持。
這一屆在資源更短絀的情況下舉辦。
可是,由於去年開始實施交工計劃,同時我們積極向外籌募經費,以及主辦團體成員多年社運參與建立的網絡,這一屆不論是影片放映權、資金和放映地點,都已順利搞定了。
由於這一屆兩個合辦團體的特殊情況,這一屆的主題是:自治。同時,出版了一本不太成功的特刊。

2007第五屆
主辦單位之一錄影力量的內部的路線矛盾演至2007年終致分裂,大部份成員於2007年離開,兩名職員亦離職,另外成立影行者以跟進每個成員所一直跟進的舊區重建、基進社區保育及社區藝術工作,當中包括本來在錄影力量內主力運作社會運動電影節的所有成員。故,由這一屆開始,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的合辦團體為自治八樓與影行者。
這一屆除了沒有用統合全屆的大主題外,大致上仍有使用系列將影片分類,其他形式和組織上大致承傳了第四屆的做法。有一點留意到的是,隨著由2006年由利東街到天星皇后,社會運動開始熱切起來,電影節的觀眾在數目上明顯大有增加。

2008第六屆
這一屆沒有用統合全屆的大主題外,亦沒有使用系列將影片分類,其他形式和組織上大致承傳了第四、五屆的做法。電影節的觀眾在數目亦持續有增加。

2009第七屆
這一屆在沒有大主題之下仍有系列之分,同時,社區及土地運動到了反高鐵進入極高潮。由於這些都是合辦團體成員一直跟進的議題,故在觀眾人數上有所持續。
同時,這一屆有一個關於主流傳媒批判的系列,在延伸活動之中,我們邀請了港台兩地的基層團體及民間獨立媒體聚首一堂,開了一個對於基層運動與媒體運動之間的對話。在這次會議之後,部份本港的基層團體與兩個電影節合辦團體坐下來再談再討論,孕育了日後另一個獨立的每年一度的工作計劃〔草媒行動﹣﹣草根媒體工作者實習計劃〕,這個計劃到2013年將舉辦第四屆。

2010第八屆
這一屆的做法大致延續之前的工作,唯一特別的是,這一屆我們選取了在中國內地進取而勇敢的艾曉明老師作焦點,為她做了一個回顧展系列。
另外,這一屆我們開始系統地安排電影節的義工,開始了招募「共工」,取其不是市面上一般被動被組織安排的「義工」,而是主動共育一個民間電影節的「共工」。

2011第九屆
這一屆在各種安排上基本上與之前無異,只有一項特別的就是,由於我們發現本土右派急促獲得影響力,造成族群嚴重撕裂,弱勢社群成為社會問題的代罪羔羊,情形可怖,故,是屆電影節籌委破例自行製作一系列短片去論述一系列與本土問題有關的事件。

2012第十屆
這一屆在各種安排上基本上與之前無異,但有幾項特別事項:
1)匯豐打壓: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遇上十年以來在公共空間放映過程中最粗暴的對待。我們第十屆社運電影節籌委及觀眾,遭受到匯豐銀行無理的粗暴對待,以致放映器材的損毀,以及有觀眾被推跌受傷。
2)共工:這一屆招募到約十名共工,分別進入不同影片的工作小組,有系統的運作。這一屆的大部份共工,都可以留任成為下屆的籌委。

3)觀影線索:我們將這屆的影片組織成五條線索,鼓勵觀眾可依這些線索觀看,應可對個別題目有較整全理解。這線索與之前的「系列」最大的分別就是,同不同的線索可能帶向相同的影片,希望觀眾可以理解到許多問題都有多重性。

4)十年檢討:我們決定要搞一個邀請不同的觀眾一起參與的社運電影節檢討,以更進改善。

關於影像思索:

電影節過去十年的發展,從一個想「帶動專上學生關心社會」的理念雛型到建立獨特的運作模式及確立發展路向,一直都希望可以擴大影像藝術展示的空間及可能性,改變影像單純與「消費」及「娛樂」掛勾的想像,令影像展現其反映真實的功能,透過展示有別於主流媒體中常見的題材,例如抗爭運動的紀錄片,基層的生活,弱勢所受逼害,資本社會的意識欺詐等等,讓影像不止是娛樂用途,而人與影像的關係也不會只能局限於消費。而是,更廣義地令影像的藝術創作可以成為生活的一部份。

所以社運電影節選取的影片多是連繫生活內容或者抗爭經驗。透過這些影像,參與者可以見證在世者的生活經驗與抗爭,從而思考自身立足世界的責任,反思自己的生活及其社會制度。
回顧電影的歷史發展或者參與過電影節的朋友都知道,電影節的運作形式及活動形式有異於一般電影的運作及播放模式。從影片的題材,內容,到電影的播放場地及模式,以至經營模式,電影節的本身就是一個社會運動。而這個運動的最基本目的便是拓展及擴展影像藝術。

什麼是藝術,定義眾說紛紜。什麼是影像藝術,主流的發展史與評鑑標準亦為其建立了一套既定的語言框架及審美標準。但對社運電影節而言,藝術並非遙不可及的事物,影像亦非娛樂商品,藝術可以源於生活,回到「家常」;影像亦不必如現存般那麼狹窄、被局限。只要有意識地「攝」獵,剪輯,具有獨創的面貌作品便是藝術作品。

所以,電影節播放的電影作品往往有別於一般的商業作品。播放的作品不一定如傳統的作品般有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具鋪排的故事發展、講究的場景佈置……相反地,更多的是具實的畫面、沉重的真相、難以一時三刻間明白過來的理論……

透過播放這些非主流題材的作品,電影節亦企圖提供機會訓練觀眾的觀賞能力。

浸淫於典型商業電影之下,觀眾一直是以一個享受服務的消費者角色與影像產生關係。大部分的主流電影為了迎合大眾的口味,符合商品消費的原則,讓觀眾於觀看的過程享有感官刺激,都會將電影制作成「易入口」的佳餚。亦因此,觀眾對影像的官能反應大多為被訓練為被動式接收。久而久之,便失去了其敏銳的觸角,一遇到需要細嚼品味、稍需耐性的作品便便禁不住悶而怨聲載道。

所以,播放非主流電影,在這一方面可以視之為開拓觀眾觀映視覺的行動。
而透過觀映會種種的思索過後,電影節最終希望影像予以觀眾的,不是霎時的感動,而希望能帶動大家行動。令電影藝術不只是停留在單向接受的層面,而是有雙向的互動關係。影後的討論會,電影節希望啟動的是誘發或者是鼓勵觀眾自己參與,令他們相信影像的藝術制作是「自己可以做的事。而承接著從電影節引發而來的群眾參與便是草媒的工作。

除此之外,電影節播放電影的場地選擇主張回到現場,所以這當中會有:左鄰右里放影室、街道電視。地方包括有大學場地、基層組織、社區空地、大廈天台等等。電影節相信既然是屬於公眾的公共空間,大家便有使用權,因此只要街坊與參與者能互相協調、合作,便可共同經營一個平民劇場。

在公共領域中放映,能共同經營屬於我們的空間,我們便不需要管理者的介入,便能民主共治的理念,真正共享屬於我們的地方。

另外,此舉亦想擴大影像藝術展示的空間及可能性,令電影播放的空間不再限於消費者的電影院或高尚的地方。

關於內部的平等運作:

社運電影節強調共育電影節的理念。所謂共育,就是在一個拒絕主流媒體報導和商業機構贊助的情況下,透過大家自發組織,義務勞動的付出,克服資源匱乏,平等地去共同經營一個來自民間的電影節。

由於電影節的運作主張民主共治,所以當中亦有「共工」及「交工」的出現。這當中強調的是平等自發參與建立共同的價值。

社運電影節由第九屆開始公開招募共工,此後每年的籌備工作都主要由電影節和共工負責。每齣影片都有獨立的放映小組,由數名籌委和共工組成,由資料搜集範圍、影後討論的方向及放映會宣傳都經過多次磋商以達成共識。

雖然兩者有加入籌組工作的先後之分,但並沒有任何一方凌駕於另一方。而有經驗的共工亦可按個人意願加入成為電影節籌委,繼 續為往後的電影節出力。

而電影節中放映的電影,都是籌委共工以義務工作如翻譯字幕等作為換取放映權的付出,電影製作人也認同理念,不收分文。透過籌委及共工的平等、共同參與,電影制作人的支持,令一個非商品化的電影節得以誕生。花這一切的心力繞了一條比較難走的路,都是希望能擺脫資本主義下既有的思考,擴大影像藝術的可能性,做到「就算窮,都有能力做到一個國際文化活動」的目標。

因為相信民間力量能共同而平等地建立一個由下而上、反思資本主義社會權力架構、反消費,不只是金錢上,而更加是對文化的消費(追捧速食娛樂文化)的電影節,故電影節的內部平等運作、影片選擇與利用民間媒界宣傳等每一個環節都貫徹這種反思和想望。

關於抵抗主流媒體:

1. 思考抵抗主流媒體時, 這幾個重要字眼都必須要深入地探討。至少無論在電影節層面還是在不同社會運動層面,「主流」與「媒體」,並因此「抵抗」都需要一定程度的反思。 在討論這個議題時,首先必須思考的是, 到底「媒體」從根本上是什麼東西, 而且應該要怎樣。這涉及我們如何定義「媒體」。從社會理論上看,任何促使或影響人與人之間溝通交流的社會體制和技術,都可以算是媒體:包括語言、文字、書本、新聞、影像、電視、互聯網….等等

但是,如此一來,媒體作為一種溝通中介或工具,就必然要有某些部份是主流或普及的。舉個例說,無論電影節如何定位自己作為非主流的媒體,我們都必須要用對當下香港社會而言最主流不過的溝通中介以作討論,即中文與廣東話。換言之,媒體作為溝通工具,必然具有其主流、有限社群、甚至可能排外的性質。這就涉及到「主流」與「非主流」的關係問題。由此引申,真正能夠做的並不是「抵抗」主流(意識),而是透過民間媒體將非主流聲音帶進/擴充主流聲音,並最終達至沒有主流的,多元平等的聲音的社會。(但此時,這個理想圖像就必須要有一個能夠盛載所有聲音的極大媒體工具存在,成為各種聲音公開交流的渠道,但這個「終極大媒體」有沒有問題,則未能確定)

2. 主流媒體基於其廣播性質, 並不能產生一種帶有反思性及修正功能的互動, 而我們認為好的互動應該要是一種直接且深入的溝通交流(不論是面對面,fb,或是email),而不是現在主流媒體正在產生的「互動」方式(例如觀眾網上投票, 網上聲音影響劇集播放等)。 我們需要的是透過深入互動與溝通,跟群眾建立關係,共同地提升意識,並最終指向一種集體的、政治性的、抵抗性的行動,同時亦會建立一種自主的媒體意識,每個人都主動地掌握表達自己聲音的媒體技術,捉進多元交流。 問題是, 主流媒體基於商業考慮和其資源壟斷,即使能夠產生表面上的互動,也絕不可能產生出自主的媒體意識,或媒體民主化的可能,因為訊息內容必然會受壟斷者基於利益及政治考量所決定,更遑論要發展出有意識的直接(且進步)行動。

2. 同樣亦因為壟斷者所身處的社會階層(位置主要為中上產, 社會精英),會使媒體內容必然地有一種精英或由上而下的視角,意識形態上傾向主流,又或者將上層的意識形態與世界觀變成主流。 相對地,要抵抗主流媒體,表達弱勢和基層聲音,民間 / 非主流媒體就必須要從受壓迫者及基層的角度出發,而上述提及的互動及行動,其所盛載的內容也必然要是弱勢和基層的社會聲音。

3. 電影節因此作為一個試驗,嘗試在不接觸主流媒體的情況下,思考和實踐出新的媒體可能性。一方面,電影節及其衍生物(如草媒)作為一個民間非主流的媒體,嘗試將弱小聲音帶到社群之中,並最終希望達到上述擴充主流意識,消除主流的作用。另一方面,電影節亦是一個連結不同社運群體的平台,讓不同群體可以交流,互相關心和認識其他訴求。電影節有幾項實際操作,一是不會接受主流媒體訪問,二是不會主動召喚或接觸主流媒體,三是產生了草媒行動作為民間傳播的一個嘗試。

4. 關於一個媒體成為理想的公共領域的問題(一個類似上述「終極大媒體」作為公開意見交流渠道的想像)。這個問題由於未有深入討論,將不會在是次檢討會中提出,但日後需要我們進行討論。這個公共領域有幾個問題必須要思考,其一當然是一個終極大平台本身有沒有問題(大小媒體之間有沒有差別的問題),其二則是在這個領域當中,每一個個體應該有什麼是公開,有什麼可以保留作私人領域的問題。

關於開拓自主的可能及國際連結:

每一個人有其獨特性,透過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和集聚,繼而產生相似性或新的元素,就像草一樣,每根看似一樣卻不同,就著自身的生活環境有其生活方式,而草的另外一個獨特性便是善用身邊的事物、環境而融合出一套自主、自發和具創造力的生活模式,人如草,可以透過資源的共享、與大自然的調和,發展出根本性的本土生活方式。

現時受到資本家跨國企業的影響下,當地的本土特色漸被洗走,變為單一的色調和運作模式,如麥當勞式的連鎖店取締冰室,叢林只有被何時坎伐的命運。發展草根(自主生活)文化及推廣本地文化是可以維持地區的多元和獨特性,地區資源的運用亦不會只集中在一小攝人手上,使真正屬於居住在該地,生活在該地的生活方式得以出現或存留。更進一步 而言,不同地區之間可以互相扣連和影響,因而有更多元化之轉變,而藉著連結不同地區的運動,可以相互借鏡和扣連。過往十屆的社運電影節均就草根文化、本土文化的方向進行不同形式的連結:曾經與勞資關係協進會等民間團體的合作,透過影片的播放和討論進行經驗上的交流和扣連,並透過<草媒行動>,以草根團體作為實習機構,讓參與者對草根團體有親身而深入的媒體工作經驗,另外,亦與香港以外的地區進行連結,如往波蘭、德國播放香港本土的社會運動影片(片名:順寧道走下去),亦帶回當地的佔屋運動影片回香港,再者往台灣或更多地方。最簡單和直接的連結便是自身,透過邀請朋友看社運電影節的片,透過自身的團體合作,透過建議或參與社運電影節的運作亦為一種自身擴展出外的連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癸‧
附錄二:有關遭匯豐打壓放映事件整彙

社運電影節抗議匯豐銀行連續兩日粗暴打壓放映10月7日聲明

抗議公共空間私有化、抗議警商勾結打壓言論自由、

抗議主流傳媒製作「事實」 扭曲言論自由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2012年10月7日就被匯豐銀行襲擊事件聲明

就2012年10月6日及7日,在中環匯豐銀行總行外,我們只是在公共空間進行公眾活動,放映電影及進行討論,卻受到匯豐高層指使保安進行襲擊,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會要在此進行嚴正的聲明及抗議。

對於這兩天受到不斷升級的暴力對待,對於匯豐銀行可以將公共空間私有化到如斯地步,可以擁有治外法權,任意施行暴力。在10月6日,他們所宣稱的「公共空間私人管理」範圍,是大約到花糟外他們就不管。保安主管今天卻聲稱這是「私人地方」,而且「私人地方」的範圍比昨天宣稱的大了一倍有多--竟聲稱直至馬路邊3-4呎都是他們匯豐私人地! 10月7日,匯豐高層命令六十至七十名保安去包圍為數約十名只不過坐在花糟邊的人士,保安人員被要求排成前後兩排人鏈,竟欲以排山倒海之勢,兩排一邊呼喝一邊向前衝,為的就是要把約十名沒有任何進行反抗行為的人士擠出他們所謂的私人界線以外!所有的危險與混亂場面,全是由保安高層的決定所造成。這種無必要的暴力明顯就是為了製造事端,令場面變得混亂,以製造畫面符合他們心目中所謂「佔領中環人士企圖回到匯豐樓下」的故事。(詳細過程請看聲明後附件)

更可恥的是,高層的命令,固然就是全不顧及保安工友的安全,而且有強烈種族歧視的成份。我們見到被安排在前排的,大多是尼泊爾保安和中老年的保安!在有保安人員聲稱受傷倒地後,如果不是籌委看不過眼責問匯豐,叫他們派人來照顧,根本就沒有人理會這個工友,由得他在最開揚的地點被傳媒拍攝!這種對待勞工的態度,令人髮指!
這兩天,連續受到匯豐保安的襲擊,電影節的觀眾、籌委、器材,全部損傷,警察一旁觀賞我們受到無理攻擊,沒有理會。當雙方有人受傷,警方就選擇性帶走一名站在人群邊緣的觀眾,指他「襲擊」在最前線的保安,另一方面卻明看到我們所有人被襲擊而不聞不問。這不是金權政治的赤裸裸的現實是什麼!?
事件結果,一名保安聲稱受傷,一名電影節籌委被推至背後右邊第十節肋骨崩裂,一名電影節義工撞傷腿部,全部送院。

主流傳媒,第一天接獲單張明知我們是第十屆社運電影節,卻硬派我們是「佔領中環」。第二天更沒有一間本地的主流傳媒企圖進行任何採訪,只是把鏡頭拍攝回去就一面倒講述口徑一致的匯豐銀行版本!在本地各大傳媒口中,兩天的社運電影節節目,竟變成了「佔領中環人士企圖回到匯豐總行通道」,甚至演變成「佔領中環舉辦社運電影節」!在兩天內,所有的主台發言都是由社運電影節籌委及義工所發出,沒有任何發言指稱過這是佔領中環的活動。我們完全不理解這種硬派身份的現象,背後到底是運作著怎樣的邏輯。社運電影節已舉辦了十年,何以忽然去年才成立的佔領中環人士竟變成了主辦單位?是否以後任何人去到匯豐銀行總部樓下,只要不只是坐在那裡,他就會被描述為「佔領中環人士」然後予以暴力驅趕?

對於這兩天官、媒、商的通力合作,我們看得咋舌。事實上,今屆不少電影節的籌委平時都有參與基層和社區的工作,也在不少情況下,見過小市民在生活遭打壓之下還要受官媒的抹黑的情況,這次親身領受,只會更令我們深信:必須要讓不同的弱勢者連結起來,對抗社會上這種結構性的不公義;同時,要努力建設民間的各種獨立傳播渠道(包括公共空間的使用),社會,才有出路!

在此,我們深切感謝現場與我們一起共同打造公共空間的所有電影節觀眾及義工。同時對這個金權政治,把基層人民放在前線迫使大家互相衝突的卑污手段,表示非常的憤怒。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籌委會
2012年10月7日

2012年10月7日事發經過
2012年10月6日,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的籌委及觀眾,遭受到匯豐銀行無理的粗暴對待,以致放映器材的損毀,以及有觀眾被推跌受傷。10月7日,由於不能接受匯豐銀行將公共空間私有化,籌委一致決定,一早定好在中環匯豐銀行的放映會將如常進行。
本來,由於器材已不堪再受撞擊,我們已打算將器材放置在10月6日匯豐銀行人員所指示的「私人管理範圍」外的花糟之外,豈知,商企在香港的金權實在非我們可以想像!
事件發生經過時間表:
17:30: 七名籌委帶同器材到場,什麼都沒有做,保安人員已開始用膠帶和雪糕筒把我們包圍,並趕走附近的外傭姐姐,沒有人願意回應我們的問題。現場有早到等候我們,知道匯豐銀行可能對我們不利,希望協助我們的電影節觀眾約4名。
17:38:保安主管過來聲稱了一個「私人地方範圍」,並言明「知道是做放映,但不允許舉辦這個活動」。在10月6日,他們所宣稱的「公共空間私人管理」範圍,是大約到花糟外他們就不管。由於資源有限,器材不堪再受破壞,我們開始時已把器材放在花糟之外,但保安主管今天卻聲稱這是「私人地方」,而且「私人地方」的範圍比昨天宣稱的大了一倍有多--竟聲稱直至馬路邊3-4呎都是他們匯豐私人地方同時,他們已指令保安人員在地上把範圍貼上膠紙界線,令我們馬上離開。他宣稱不同意我們在這裡播電影,要求我們馬上離開,被問及為何地方性質兩天的形容和範圍都不同時,他要不就不理會我們,要不就重覆這裡是「私人地方」。
約18:00 :籌委顧及電影節實是資源短缺,故器材與技術人員已移至匯豐聲稱的界線外行人路上,但早到的觀眾及部份籌委,仍留在匯豐準備與驅趕的範圍內與保安人員理論(當然想不到根本沒有什麼理論的機會)。
約18:28:見到警方增援,警民關係科的人出現,站在馬路邊,沒有嘗試進行任何溝通協調。
約18:50:有匯豐的白人主管走過來聲稱19:15不離開就清場,現場保安人手加大。
約19:00 :約十名尼泊爾裔保安被派到仍留在範圍內的大概十名人士的身邊準備清場。
19:13 :白人主管走過來聲稱2分鐘內離開。不一會有一男一女的籌委分別被保安拖行出膠紙界線以外。他們沒有反抗,本來抬人很簡單就可以完成清場的工作,可是匯豐高層似乎不做大龍鳯心不息,命令約六十至七十名保安人員排成前後兩排,竟欲以排山倒海之勢,兩排以高速加上呼喝一起向前衝,為的就是要把約十名沒有任何反抗行為的人士擠出他們的膠紙界線以外!而且,前排有許多都是尼泊爾裔和中老年的保安!這樣的情況下,出現了極度危險的場面,許多保安跌下時,是自己推自己人,疊羅漢式的倒下。同時,部份的籌委差點被推擠出正在行車的馬路,部份則被推壓在載器材的鐵車上和路旁鐵欄無法動彈,有籌委則抱著投影機和電腦等不能被破壞的器材從後被撞倒在發電機上。其時,根本保安們一早就推過了他們高層所講的「私人界線」,卻仍在推撞。還有剛到場的觀眾,還未知發生什麼事就忽然被衝過來的人浪推倒在地。
約19:40 :匯豐銀行保安終於停止推擠,保安群散去,留下一個中老年保安躺在馬路邊最開揚的位置,同時部份籌委和觀眾也受傷跌坐地上。等了約五分鐘,竟然沒有任何匯豐銀行的人員出來關顧這名聲稱受傷的員工,籌委看不過眼,拿起揚聲器責問為何匯豐的同事倒地沒有任何匯豐的人來理會,卻由得他躺在地上讓傳媒拍攝!這才有個保安人員被指派走過來,隨意問了兩句。
後事:傷員都上了救傷車後,忽然一行約十多至二十名警察快速移動把人群邊沿一個觀眾帶走,其他人追問,初時警方說協助調查,但就帶上警車,一分鐘內開走。(數小時後警察就指他襲擊,但讓他以輕微的一百元自簽擔保離去。)
回到現場,該名觀眾被帶走後,籌委與仍未被嚇走的觀眾商討,大家是否仍想看今晚的兩齣電影,及在那個空間看。有觀眾去視察過,認為在銀行街/皇后大道中交界的街角放映,因那兒投影器可與銀行的外牆距離較近,較可能做到放映。多名保安員在匯豐聲稱的管理範圍排成一直線,阻止觀眾和籌委越過,更一度嘗試推撞觀眾。由於該處行人路較窄,保安員又阻止觀眾在行人路聚集,又進行了比剛才小規模但粗暴程度相若的推撞,觀眾被迫站出皇后大道中。警察又要求觀眾返回行人道,但當籌委追問如果回到行人路上受到保安襲擊,警方是否會保障觀眾的安全,警方的回答是:「為你的安全著想,請你回到行人路。」擾攘一輪,觀眾們自行規劃出週日晚上行車疏落的皇后大道中一條行車線坐下觀影,相信一大堆人任何駕駛人士在空曠的馬路上離遠都可看到。終於我們完成了本該歴時只有兩小時的放映時,已經是23:30,觀眾也進行熱烈討論,零晨才散去。

就報導及回應事件之制作:

匯豐皇國(2012.10.6-7) 社運電影節十年最黑暗的兩天

可能你會覺得20分鐘的影片會太長, 但這絕對是你一定要瞭解的。
這兩天的經驗, 讓我們真正體味到官、商、媒一體的體制最純正的面目,
公共空間、媒體、公民權, 都不真正屬於我們; 這個社會, 政府惡, 財團更惡。
我們誠意邀請你, 開始一起打造公民傳播網絡,建設起一個當所有大眾媒體都不生效時,訊息還能廣傳的民間渠道。請你廣傳這個影片, 及相關的資訊, 並附上你寫的簡介,讓你的朋友更能容易瞭解, 謝謝。

第十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
http://smff2012.wordpress.com

~~~~~~~~~~~~~~~~~~~~~~~~~~

2012年10月12日:就著匯豐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制所有人使用其範圍及附近公眾地方表達意見的簡單報導: http://smff2012.wordpress.com/2012/10/12/hsbcinjunction/

社運電影節10月7日連續兩日被官、商、媒一體的體制打壓後聲明:http://smff2012.wordpress.com/2012/10/08/smffstatement1007/

社運電影節10月6日第一次遭打壓的聲明:http://smff2012.wordpress.com/2012/10/07/statement1006/

社運電影節10月6日聲明英文版:http://smff2012.wordpress.com/2012/10/08/6thoct_statement/

~~~~~~~~~~~~~~~~~~~~~~~~

(音樂:Glockenspiel by Marius_Joppich, register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from http://www.jamendo.com)

有關籌委對高等法院接納匯豐申請禁制令之報導:

就著匯豐禁制令的簡單報導2012.10.12

就著匯豐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所有人在其附近表達意見的簡單報導

2012.10.12

第十屆社運電影節籌委報導

今早一名市民、一名電影節觀眾、一名電影節籌委到高等法院就匯豐申請禁制令一事準備答辯。其實,一切細節,都要等待拿到匯豐今天最近獲得的禁制令的內容,才能公告大家。以下是我們對今天在高等法院聽審後的理解:

簡單而言,匯豐今天一上庭就提出要修改其禁制令,似乎因有市民出現想挑戰這份針對所有人的禁令,它把禁令的內容收窄至無名無姓的20張照片內人物。法庭亦已批準它在修改內容,繼續成功申請禁制令。

不過,這份禁制令依然是針對所有人,與之前的唯一差別就是:現在匯豐可以任意在被拍者不知情下拍攝該名人士,然後隨時拿去法庭將這張沒有姓名的照片列入黑名單內,而看今天的樣子,法庭還是會繼續批出禁制令。

換句話說,無論是被圈定的那20名人士(現時當事人仍然不知),還是將來的任何被拍攝人士,都可以在毫不知情下犯下「藐視法庭」的刑事罪。

最糟糕的是,即使有人義憤填胸跑去成為法庭和匯豐這個所謂「不知名」的被告,即使這個人能打嬴,也只是抗拒了匯豐對他/她某一次被列入黑名單的範圍,完全不能代表其他可能被告人士,同時,也不代表這名人士將來不會再被列入黑名單。

換句話說,匯豐從法庭得的這張禁制令,仍是容許它在任何時候界定任何人士的行為「不可接受」,並在任何時候在相關人士不知情下,將他/她列入可能被告的範圍內。

這是我們對今天在高等法院聽審後的理解,不過,一切細節,都要等待拿到匯豐今天最近獲得的禁制令的內容,才能公告大家。

當然,對於法庭判出禁制令之寬鬆,我們亦感到驚訝:匯豐代表今天一上堂就提出想改變禁制令內容,換句話說是一張全新的禁制令,而不是延續之前的禁制令,而法庭不單容許這麼大的改動在當日提出,當日接納,更容許其延續而不是重新申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2012至2013年度工作報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