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訪居權系列報導] 人漸老願未完:林公公與黃婆婆

「活一天就要爭取一天﹗我們爭取到底﹗」林公公很堅定地說。他,和他的妻子,年過八十、行動緩慢,但仍誓要抗爭到底。他們爭取的,不是甚麼要政府增加老人福利、不是甚麼要政府給他們更大面積的房子,而是要政府還他們的兒子一個香港人的身份、一個居留香港的權利。

父母疼子長流水,天下間沒有一對父母不願花一生時間去養育子女。近年居留權政策更新,規定父母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時,其子女未過十四歲者,可獲得居留權,此稱為超齡子女。反之,父母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時子女超過十四歲者,則不能獲得居留權,稱為超超齡子女。而育有兩子一女的老夫婦──林公公和黃婆婆,因為兩名兒子屬於「超超齡」未能取得居港權而長居內地,兩老被迫和親兒分隔兩地超過三十年。明知香港政府經常忽略他們的訴求,又拖慢審批居港權的進度,但林公公和黃婆婆十三年來從沒有放棄為兒子爭取居港權。為的,只想在有生之年,能夠與子女們一家團聚。

 

政策朝令夕改 拆散家庭

現年八十歲的黃婆婆,與丈夫林公公育有五十七歲的長子、五十三歲的次子,以及四十多歲的女兒。黃婆婆在一九七九年來港,當時四十六歲的她跟她的母親同住九龍城,林公公則於一九九一年來港。他們一直盼望,當日後自己成為香港永久居民,便能接子女來港一起生活。期間,黃婆婆一直靠做厭惡性工作維生, 身體弄至七勞八損也在所不計,「我不識字,只能夠每日幫人洗廁所,弄得我腰酸背痛,好辛苦﹗」直至二零零三年,兩夫婦終獲編配葵涌一個公屋單位,亦成功申請綜緩,惟授助金額追不上香港急速上升的物價通脹,根本不足夠他們維持生活,因此他們不時也要回收舊報紙去變賣。

一九九八年,林公公也正式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加上一九九九年一月,終審法院裁定港人於內地所生的子女,只要父或母擁有香港居留權,子女便享有居港權,這個判決讓林公公兩夫婦雀躍起來,因為他們苦等多年,接子女來港相聚終於有望了。怎料,香港政府聲稱,因終審法院的判決而享有居港權的港人內 地所生子女人數可能會高達一百六十七萬人,主流傳媒又不斷渲染,煽動社會造成嚴重恐慌。同年六月,港府透過人大釋法推翻了終審法院的裁決,指只有內地子女在出生時,父或母已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才可有居港權。由於子女們在兩老擁有居港權前早就在內地出生,所以人大的決定猶如把一盤冷水倒在林伯伯和黃婆婆頭上, 他們和子女團聚的希望徹底幻滅了。

直至二零零一年,他們的兩名兒子申請「行街紙」來港,惟每次申請需向香港人民入境事務處繳付二千元,而且亦有諸多不便,申請人不但每四星期要到香港入境處報到一次,「行街紙」到期後他們又要被送回內地。兩名兒子當然想來港照顧父母,但事實上,他們內心對是否繼續申請「行街紙」有很大掙扎:他 們本身在內地都有工作,如果辭掉工作來港生活,恐怕自己學識不及香港人,會找不到工作,到頭來沒能力承擔申請「行街紙」的費用。若不辭職,又憂慮為了中港 兩邊走而經常請假,上司會無法接受而把他們炒掉。面對「兩頭唔到岸」的矛盾,長子和次子最後決定不再續領「行街紙」。大兒子已有家室,決定回內地 定居。但次子,他的妻子因為他一直未能取得香港身份證,竟跟他離婚,並奪去三個女兒的撫養權,留下次子在福建獨個兒工作和生活。每當提到次子,黃婆婆 都既愧疚又激動,抽泣着不斷重覆:「我的次子,真的好『陰公』,他『老婆』帶住三個女兒離開,真的好『陰公』﹗」

 

生活困苦 居港卻難團聚

二 零一一年,香港政府宣佈「超齡子女」政策,批准父母在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前,已於內地出生又年滿十四歲以下的子女能有居港權。林伯伯和黃婆婆的女兒正好符合 這個條件,並在二零一二年獲准來港,成功取得香港身份證。兩夫婦一心以為女兒終於取得香港居留權,在生活上有多一個照應,但他們卻不敢去打擾女兒。原來女 兒雖然現居香港,但一直活在貧窮線以下,生活困苦。她與丈夫、子女現每月用二千五百元租位於佐敦的唐樓居住,為了維持家計而經常外出工作。兩夫婦坦言,女 兒要照顧岳父岳母、丈夫和子女已經甚艱難,他們都不敢、更不奢求女兒能經常回家探望和照顧他們。

與兩個兒子分開的日子不斷增加,父母對他們的思念也每日倍增。掛子心切的黃婆婆說,她很想回家鄉福建探望兒子們,但有心無力,「我已經是文 盲,而且走路慢,乘車時我又會『暈車浪』,兩個老人家就這樣回內地去,真的好辛苦、好害怕﹗」。她坦言自己失眠的情況很嚴重,很多時在香港她會因為掛念和 擔心兩個兒子而無法入睡。她和兒子只能靠電話聯絡,而每次都失聲痛哭,黃婆婆一直為未能盡母親的責任照顧兒子而感到內疚。

 

四處抗議無門 人漸老願未完

面 對着政策的不平等,和內心對子女的愧疚,林公公和黃婆婆化悲憤為力量,決心要為兒子爭取居港權,兩夫婦加入了抗爭的行列。黃婆婆憶述,當兒子放棄再申請 「行街紙」後,她和丈夫不甘心一直呆等港府審批子女的居港權,於是趁身體還有力氣時,聯同其他等候子女居留權批核的家長,每星期都會去遮打花園或政府總部 集會,有時又會不定期在立法會或行政會議前向政府官員示威請願。他們抗議為何港府之前要誇大內地來港子女的數字令市民擔憂;為何終審法院判決後又要提請人 大釋法推翻;為何政府要狠狠剝削家長們和子女團聚的機會。黃婆婆更說兩年多前更曾經在一次遮打花園的集會中,被喇叭撃傷頭部而送院,需要縫針,她說現在頭 部偶爾也會感到疼痛。去年,家長們亦曾到平等機會委員會投訴,他們批評為何在「超齡子女」政策下,只容許十四歲以下的子女方可來港,質疑當局將界線設於十 四歲的原因,又指當局存在年齡歧視。兩夫婦堅持抗爭,黃婆婆說,只要一收到居留權大學的甘神父或朱老師的電話錄音提示,他們都必定會依時出席商討會議,商 量日後的抗爭行動。

最近兩、三年,林伯伯和黃婆婆年紀漸老,行動又不便,已較少參與遊行等體力抗爭,但他們爭取的心沒被磨滅,轉為靜態的文字抗議。兩夫婦和其 他抗爭家長曾分別在二零零三年和二零一二年兩度去信行政長官和保安局局長,指責九九年的政府官員、政黨和主流媒體誇大港人在內地的子女數字,製造社會恐慌 和混亂,又指出九九年的人大釋法是造成現今中港矛盾的主因。同時,他們強烈要求港府盡快徹底處理港人內地子女取得居港權的問題,讓在內地的子女和在港的父 母能早日團聚。惟每次滿腔誠意去信政府,收到的只是特首秘書兩、三行字的敷衍回覆:「你們日前給行政長官的信件,我現獲授權認收。」、「來信已經收到,內 容備悉,並已把信中提出的意見轉交保安局參閱。」黃婆婆坦言很無奈,她埋怨政府從沒有站在父母的角度着想;從沒有理解過骨肉分離的痛苦;從沒有重視過抗爭 者的訴求。

持續十多年的抗爭,動的試過,靜的也試過,林公公和黃婆婆從沒有因長期抗爭都沒有顯著成果而心灰意冷。縱使再疲憊又無力的身軀,但每當提起 兒子,雙目立刻有神,說話也特別鏗鏘,「能夠去到的抗爭我們都一定去﹗我們不會怕辛苦﹗亦不會放棄﹗」兩夫婦最大的心願,就是能為兒子爭取居港權,希望在 有生之年能一家五口團聚,因為他們愛他們的子女。

走訪及撰稿:emily



Comment ( 1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