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會與澄清

誤會與澄清

凡例

以下的[八樓]/[自治八樓],指學聯位於旺角金輪大廈8A的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八樓是指宣告自治之的時期,自治八樓即指之後的時期。
以下的[九樓]/[學聯九樓],指學聯位於旺角威特大廈9樓的學聯會址,是常委會與代表會開會的地點,亦借代為常委會及代表會的同學。


誤解1 :八樓宣佈自治後,學聯學生代表無法參與/監察八樓??

誤解2 :自治八樓和學聯現任常委立場有衝突,那麼誰才代表學聯?

誤解3 :自治八樓成員即係乜野人呀?都唔知你邊度嚟

誤解4 :有同學意見話要踢走八樓,學聯常委會只是遵從民意

誤解5 :營運自治八樓每年都要要洗學聯$50,000!自治八樓佔用了學聯大量資源,造成學聯巨大財政負擔。

誤解6 :自治八樓由社運老鬼把持,成日都想干預學聯/各學生會運作

誤解7 :八樓用的是學生資源,現在卻被一班社會人士霸著學生的地方搞社運,學生卻沒有因此受惠

誤解8 :自治八樓工作邊緣,無法吸引學生支持學聯

誤解9 :都無咩見過自治八樓係社會運動之中出現,憑咩話自己係[社會運動資源中心]霸住啲資源

誤解10:現在學聯要搞研究中心,一定要用八樓的單位

誤解11:自治八樓不過是一小群社運人士「圍威喂」,社會還有很有團體都需要地方,所以需要收回八樓,以供不同團體運用

誤解12:現在學聯是收回金輪八樓單位這地方,而不是取締自治八樓,這只是物業管理權的問題

誤解13:自治八樓/目前的八樓使用者全部都係「左膠」,只為出賣港人利益!

誤解14:八樓宣佈自治,不過是藉口,只是為了霸佔資源而繼續自稱學聯社會資源中心

誤解15:既然自治八樓已離開學聯體制多年,好應該歸還學聯單位

誤解16:自治八樓除咗係章則上同物理單位上依附學聯九樓,本身工作並無交集,咁收埋個單位趁機分道揚鏢唔係仲好咩?

誤解17:既然自治八樓都話自己係學聯的架構之內,咁學聯九樓今屆既然通過咗收返八樓單位,自治八樓應該順從哩個決定

誤解18: 又叫九樓去諮詢三萬同學, 咁八樓有無諮詢過三萬同學!?九樓咪已經話左會之後諮詢同學點用呢個地方囉!

誤解19: 自治八樓啲人都唔俾學生和學聯中人上去!



誤解1:八樓宣佈自治後,學聯學生代表無法參與/監察八樓??


澄清:
2006年,八樓之所以要宣告自治,是為了在學聯內堅持成立八樓的宗旨,亦即學運與社運結連此一條命脈。
如何讓同學參與和監察:
1) 2006-2009年:自治後冷靜期,自治八樓主動尋求與九樓的溝通;
2) 2011-2012年始:自2010-11年恢復正式溝通後,自治八樓每年提交詳盡的工作報告,亦有網上公開予人監察;
3) 自治八樓是採取共同決策的共識制,與會者都有權發言及影響決定。為了讓九樓同學能夠參與會議,今年八樓成員已提早告知每月之八樓會期,並於溝通平台上邀請九樓同學出席。惜由年初至今都未有見到九樓同學出席。


現時八九樓的關係是類似於學生會內不同組織(如學會、系屬會等)的關係。難道大家認為學生會應該有權完全控制其他成員組織所有行動和言論?舉個例,是否現屆中大學生會公開反對紀念六四,那麼中大所有學會也必須反對紀念六四?不可能吧!?


大家要有同中有異、異中求同的精神,才能避免一成不變、失去自省能力。學聯成立社運資源中心就是為了補足九樓制度上的缺陷,八樓多年來參與邊緣運動所累積的經驗就令九樓多了一層自省的資源。現在九樓強調對八樓有絕對的控制權,這種由上而下的做法,不論在管理層面還是運動層面都是有害無益的。

—————————————————————————————–


誤解2:自治八樓和學聯現任常委立場有衝突,那麼誰才代表學聯?


澄清:
首先,事實上,自治八樓從沒有以學聯名義發表任何立場。
其次,現屆學聯同學可以對自己有多一些信心。自治八樓的理念是平等、自治、開放權力,而不是奪取管治他人的權力。自治八樓對待異己者的態度,不是打壓,而是著重平等溝通,找出共識。即使沒有共識,也會在運動上找到互相補足的位置,而不是取締意見不同的人。當然,當面對掌有實權的人,對權力毫無反省,對別人作出打壓,自治八樓的精神,便是作出抵抗。


再者,如上(澄清1)所言,現時八九樓的關係是類似於學生會內不同組織(如學會等)的關係。意見不同是常事,人,尤其是已掌實權的人,如何民主地面對不同意見,才是真問題。

—————————————————————————————–


誤解3:自治八樓成員即係乜野人呀,都唔知你邊度嚟


澄清:
首先,有關成員產生方法:從自治之初,我們便把如何成為成員的方法,寫在自治憲章,並在網上公開。要知道,就能知道。


一直以來,自治八樓的成員都是一些關注不同社會議題的人,當中包括直接參與在不同運動和團體的人,或關注不同議題的一般學生或打工仔女……


而成員的產生方法,請參考自治八樓憲章,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第七條 成員資格
7.1 任何人士,不論年齡、性別及國籍,凡認同本中心憲章及願意承擔本中心成員義務及工作,皆可成為本中心成員。
7.2 有意成為成員者,於成員大會上親身作出宣告後,如沒有其他成員的反對動議,即為本中心之成員。惟該會議之預告期須不少於七天。
7.3 如有反對動議,將於成員大會上討論,討論守則以第十一條11.6及11.7項為準。
7.4 成員資格,每三年隨憲章失效。如需重新確認成員資格者,須出席制憲大會,並作出宣告,其成員資格即獲確認,並隨新憲章自動生效。


第八條 權利與義務
8.1 所有成員皆享有及承擔下列所載的權利與義務,以了解及推進本中心之自治運動:
(1) 參與中心的決策、行政、並具體實踐本中心之理念及計劃;
(2) 參與及推動社會運動;
(3) 聆聽與溝通;
(4) 結連學生與社運;
(5) 關顧其他成員、使用者及社運參與者;
(6) 維護及管理本中心的一切資源及設施;
(7) 遵守本會會章;及
(8) 繳交會費。


關於會費事宜,請參考自治憲章第18條:財政。
第十八條 經費來源之18.2 (1):
18.2 除此,本中心的經費來源可包括,卻不限於,如下:
(1) 成員按個人能力及需要繳交會費,可以透過非資本主義交易方式繳交;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憲章-3.0版(2015):https://smrc8a.org/2015/579/)

—————————————————————————————–


誤解4:有同學意見話要踢走八樓,學聯常委會只是遵從民意


澄清︰
「有同學」即是什麼同學?現屆學聯某些代表也是同學,那麼「有同學」是否指他們自己?自治八樓所支援的學生團體也非常反對八樓被關閉啊!也是「有同學」十分反對關閉八樓啊!關閉學聯架構一部份這種大事,現屆學聯根本就沒有諮詢所有同學。在最近一次會議上,九樓同學稱收回八樓單位就可以令到院校重新入聯。這種說法,在沒有諮詢的情況下,到底從何說起?況且,這一點未出現過在各大專學生會選舉的政綱中,亦即沒有獲得同學授權。他們又憑什麼為同學代言?


社會上有不同聲音很正常,重點是有沒有經過討論。值得留意的是,「有人說XXX,所以要做」,其實就是政府經常使用的語言偽術呢!

—————————————————————————————–


誤解5:營運自治八樓每年都要要洗學聯$50,000!自治八樓佔用了學聯大量資源,造成學聯巨大財政負擔。


澄清:
所謂五萬元,根本不是自治八樓的營運費,絕大部份只是學聯作為一個業主的一個基本支出。
這五萬元包括:金輪大廈8A單位的管理費、差餉、水電、清潔工薪水。當中除了水電費以外,都是學聯作為業主的恆常開支,除非學聯賣出此單位/以此單位牟利。


水電費又是多少呢?就只是一年大概7000元的水電費。給大家一個參考數目:7000元只佔學聯去年近63萬開支的百份之一左右。


整體而言,除水電因為登記在學聯名下外帳單直接由學聯九樓支付,自治八樓都是自資運作,由各參與者(包括同學及社會人士)自資購置各種社運行動物資和設施、投入心力和思考,加上課餘、工餘的參與,這些都是珍貴的社會資本。而這些資源,參與八樓學生也有份使用。社會運動的資源是十分珍貴,窮人搞運動就更加緊絀,八樓所嘗試的正是透過分享資源以使得小團體小眾也能搞運動。
如果九樓財政確實不能應付運動上的需要,我們非常願意一同商討對策,分享經驗。
如果說一年用7,000元的自治八樓是學聯巨大的財政負擔,那麼現屆學聯在今年七一,只是搞了個論壇,就已經用去30,000多元!又應該如何說明?


有關自治八樓的財政,請參考自治八樓憲章:
庚部 —— 財政
第十八條 經費來源
18.1 本中心認為學聯有責任承擔本中心之開支。
18.1.1 在學聯還未承認自治下的本中心之憲政地位及本憲章之合法性的前提下,本中心將自行籌集一切活動經費。
18.2 除此,本中心的經費來源可包括,卻不限於,如下:
(1) 成員按個人能力及需要繳交會費,可以透過非資本主義交易方式繳交;
(2) 對外申請資助;
(3) 舉辦籌款活動;
(4) 每年盈餘撥入下年運作。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憲章-3.0版(2015):https://smrc8a.org/2015/579/)

—————————————————————————————–


誤解6:自治八樓由社運老鬼把持,成日都想干預學聯/各學生會運作


澄清:
在學聯的制度來說,院校代表擁有對學聯決策的最終和唯一的決策權,無論社會人士抑或普通學生,也只可以在意見交流的位置。手握資源與實權者,卻硬指沒有實權的人干政,實在無理。


就事實而論,2010年至今,自治八樓與九樓同學和平相處、互相補足。直至今屆學聯,才有代表直接在無法應對前九樓同學的提問時,以質疑對方是老鬼來作為回應方式。


提提大家,近年部份學生組織興起以「老鬼干政」作為扣帽子打擊異己的工具。
就如今年中大學生報選戰,就爆出了中大學生會,本土派老鬼,現屆學聯中大代表團成員周豎峰的電話錄音,顯示出他如何教下莊派間碟到競爭對手陣營中搞事:「不論佢地是否老鬼干政,你都屈佢老鬼干政,咁就啱架啦」(此段話有錄音為證)。這種行徑,簡直媲美中共發起的文化大革命批鬥之惡劣,令人心寒。公眾實須對此類說法,有所防備。

—————————————————————————————–


誤解7:八樓用的是學生資源,現在卻被一班社會人士霸著學生的地方搞社運,學生卻沒有因此受惠


澄清:
1993年,學聯在六四屠殺後放棄營運任何面向中國大陸的旅遊服務,以2,300萬港元出售「學聯旅遊」及其相關業務,並購置了學聯現址(旺角威特大廈9樓)作新會所。次年,學聯將舊址金輪8樓撥作「社會運動資源中心」,務求將取於社會之經費,推動學運與社運的連結、紀錄、批判、及傳承,以回饋社會。


從資源上來說,學聯大部份成員院校為均是政府資助的大學,資助學生的資源終歸來自社會。而且,學聯所使用的資源以至於空間,皆有一大部份來自社會大眾,當用之於社會。


就理念而論,自治八樓的確是有社會人士和學生共同決策參與,為什麼要這樣呢?學聯及同學使用的資源也有來自社會的部份,必須取之社會用之社會。學生運動是社會運動的一部份,不可能自絕於其他社會運動。就如反加學費運動,涉及公共資源討論,難道能與其他公共開支分割討論?同時,單靠學生的力量,又怎會足夠推動政策的改變?最重要的是,難道隨著學生幾年間畢業,累積的經驗就要消散,新生必須由零開始?當權者不斷累積打壓、管治經驗,如果反抗群體拒絕累積不同年代的人和經驗,豈非愚蠢?!


故,在學聯成立社運資源中心時,憲章中的八樓管理委員會(管委)的組成,就已加入了社會人士管委的位置,讓畢業生及其他有志於反對不公義的社會人士也可協助及參與。


故此,「社會的歸社會,學生的歸學生」,這個自我隔絕的想法,相當奇怪,而且不智。學生運動不能自絕於社會運動,無論是學生運動抑或社會運動,共行才能夠造成更大的壓力與影響。自治八樓的其中一個理念,就是要將兩者連結,帶動學生參與之餘,也希望可以推動社會運動走得更前。

—————————————————————————————–


誤解8:自治八樓工作邊緣,無法吸引學生支持學聯


澄清:
社會運動在香港本身就非主流,請問學聯成立了這麼多年,又實在接觸過多少一般同學呢?


抗爭,不是為了支持學聯,而是學聯該作為抗爭的一份子,須為社會運動付出,希望大家不要本末倒置。學聯作為握有資源的團體,理應把資源分享給資源少的人,才能令社會運動更百花齊放。


如果只挑最紅最主流的議題來做,那麼社會運動是不會有發展的。邊緣之所以為邊緣,就是因為主流社會對他們的忽視。各大專院校學生會與學聯作為擁有較多資源的持份者,有責任促進學生對於社會上各種不公的事和議題的關注和參與,這正是學聯當年成立社會運動資源中心成立的宗旨之一。

—————————————————————————————–


誤解9:都無咩見過自治八樓係社會運動之中出現,憑咩話自己係[社會運動資源中心]霸住啲資源


澄清:
自治八樓一直參予不同的社會運動,當中不乏邊緣的社會行動。就如勞工議題現在也是上不了政治舞台的議題,但是不少院校也有同學自發辦起關注勞工的組織,其實非主流的議題都有學生關注,學聯要團結學界吸引學生支持和參與,就應該要令關心不同議題、處在不同狀態的學生都可以參與其中。難道,現屆學聯要無視這些同學的工作?


再者,邊緣的議題也需要資源才能發展。十多年前只有八樓和數個性別團體一行數十人手推音響辦的國際不再恐同日遊行。可是,同志議題在今時今日會變成備受注目的議題。十幾年前,房屋運動只可以談賠償安置,在八樓的朋友努力耕耘之下,發展了不遷不拆的想像,人和土地關係的討論,發揮不少影響力。十幾年前,香港社運界沒有人談「公共空間」,是八樓的朋友當年每周到西洋菜街開拓,不斷與警察周旋,甚至不惜被拘捕,慢慢才打開了這個空間。現在這已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社運用語。這背後靠的就是不為鎂光燈所動的人默默耕耘。

—————————————————————————————–


誤解10:現在學聯要搞研究中心,一定要用八樓的單位


澄清:
必須要說明的是,學聯從來沒有正式公佈過關於所謂「研究中心」的詳細計劃,無論是其宗旨、人手、財政,統統都沒有。在學聯代表會上討論應否收回八樓時,完全沒有討論研究中心的事。所以,公眾和學生均無法判斷,應否辦一個研究中心,遑論判斷這是否必須以自治八樓正在營運的單位去辦。


九樓憑什麼可以無任何詳細資源使用計劃下,單方面決定收回八樓--一個多年來如此多人和團體投放時間心力,持續支援、推進社運的地方?

—————————————————————————————–


誤解11:自治八樓不過是一小群社運人士「圍威喂」,社會還有很有團體都需要地方,所以需要收回八樓,以供不同團體運用


澄清:
首先大家必須搞清楚: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是學聯成立的,宗旨是連結學運與社運,是學聯的一部份,因此,不能與學聯以外的團體相提並論。


八樓自成立以來,一直都主動不斷通過資源、空間共享之方式,為各種議題、組織、群體、社會行動提供開會空間、物資空間、行動物資借出、行政支援、行動紀錄等等。此23年來,由土地住屋運動到性別運動等各群體或行動,就借用之頻繁與共享之力度是每年平均每星期都有團體借場會議,甚至協作行動物資。因為我們相信,小群體之間必需通過互助去拓展整個公民社會。是故八樓從自成立到自治,均盡前幹事們、前管委與成員與之力,盡量協助所有曾表達需要的團體/群體。


如希望進一步了解空間或物資借用情況,請瀏覽每年工作報告當中之紀錄:
http://smrc8a.org/category/%e5%b9%b4%e5%ba%a6%e5%b7%a5%e4%bd%9c%e5%a0%b1%e5%91%8a/
如任何群體/個人/團體需要支援,歡迎與我們聯絡(電郵:contact@smrc8a.org)。

—————————————————————————————–


誤解12:現在學聯是收回金輪八樓單位這地方,而不是取締自治八樓,這只是物業管理權的問題


澄清:一直以來,自治八樓就是靠參與人士投放心力與資源,支援不同資源緊絀的團體,讓大家可以運用、共享、交流。自治八樓即使沒有了地方,我們也一定會盡自己所能,繼續支援其他團體,但建立地區網路並非一時一刻的事,故沒有了八樓這個物理地方,會嚴重影響自治八樓工作。


1) 自治八樓以八樓空間所支援的不同團體(未能盡錄,有些是學生團體,有些則是不同的街坊團體,詳見工作報告),將失去高度自主的籌辦行動的物理空間,間接削弱自治八樓與各相關團體的能動性。
工作報告請見:
http://smrc8a.org/category/%e5%b9%b4%e5%ba%a6%e5%b7%a5%e4%bd%9c%e5%a0%b1%e5%91%8a/


2) 學聯收回單位,卻沒有詳細計劃如何利用該單位,勉強只有一個名目:不知如何運作的「研究中心」的構想,沒有好好解釋其重要性,也沒有解釋為何必須收回單位,更沒有諮詢同學。再者,自治八樓現時支援其他團體的工作,是否在現屆學聯眼中毫無價值?若否,那麼,現屆學聯又無將來善用單位的計劃,又要迫走現有所有人和活動,只破不立,到底意欲何為?

—————————————————————————————–


誤解13:自治八樓/目前的八樓使用者全部都係「左膠」,只為出賣港人利益!


澄清:
1)我們反對一種隨意扣帽子抹黑異己的政治手段。「左膠」現在很明顯就是其中一個最常用又語意不詳的標籤。


2)上面提到八樓的許多工作,就如:十多年前只有八樓和數個性別團體一行數十人手推音響辦的國際不再恐同日遊行。可是,同志議題在今時今日會變成備受注目的議題。十幾年前,房屋運動只可以談賠償安置,八樓的朋友努力耕耘之下,發展了不遷不拆的想像,人和土地關係討論等等。十幾年前,香港社運界沒有人談「公共空間」,是八樓的朋友到西洋菜街開拓,不斷與警察周旋,現在這已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社運用語。這背後靠的就是不為鎂光燈所動的人默默耕耘。


這些,是「賣港」嗎?


如果想了解自治八樓的工作,我們歡迎大家去瀏覽我們的工作報告,並主動與我們進行交流。www.smrc8a.org

—————————————————————————————–


誤解14:八樓宣佈自治,不過是藉口,只是為了霸佔資源而繼續自稱學聯社會資源中心


澄清:
2006年時,之所以要宣告自治,就是因為要成為學聯有意義的一部份,堅持八樓成立的宗旨,亦即學運與社運結連此一命脈,及確保八樓資源能開放給學生及不同社運團體使用。
這背後有段歷史:
1994-95年,學聯認為須成立一個社會運動資源中心同時累積社運人脈與承傳經驗,並對八樓角色的共識,就是開放八樓的資源給非學生會建制的同學參與。
2005-06年,學聯有部份被中共勢力背景滲透學生代表,提出想將八樓變成賣福利品的地方。此舉會削弱學聯的社會面向,故當時八樓宣佈進入自治狀態。
我們認為學聯所使用的資源以至於空間,皆來自社會大眾,當用之於社會;同時大專同學一方面享用了很多社會資源,又是相對有較多資源和時間參與社會的一群。我們當時選擇「自治」而非「獨立」,正正是為了堅持在學聯體制內爭取空間,繼續讓學界中無權力的一般同學,仍能有渠道使用相關的資源去介入學運及社運,並將這些珍貴的資源開放給社會上無權無勢無錢而又有志於反對社會不公義的人。

—————————————————————————————–


誤解15:既然自治八樓已離開學聯體制多年,好應該歸還學聯單位


澄清:
如果了解前因後果,就會知道,自治八樓從來都是專上學生聯會的一部份。
無論在宣告自治之前和之後,八樓一直謹守學聯社運資源中心成立的宗旨,紀錄和支援社運、結連學生參與社運。同時,我們一直有保持著與學聯常委會、代表會的溝通。2014年開始,雙方更正式成立溝通平台,一直商討八九樓如何共存互補,而不是兩個不同團體之間的討論。對外則是「一個學聯,兩個表述」的情況。


自治與獨立不同。自治的意思是八樓仍為學聯架構一部份,要求作為民間社會中掌握不少資源的學聯,須長期保持社會面向。同時,我們確認八樓為學聯之內,擁有高度自治權的一部份。自治之後,八樓有自治憲章,而自治憲章的內容,基本上包含兩部份:1)緊隨著學聯章則內社運資源中心成立的宗旨,以及2)由2001年開始,八樓的管委同學發展出由下而上的民主共治的模式。自治憲章內容是根據以上兩部份發揮補充,列明執行細節,且加入「三年自動失效」的條文,目的就是為了確保自治八樓是持續由活躍積極的成員參與建立。

—————————————————————————————–


誤解16:自治八樓除咗係章則上同物理單位上依附學聯九樓,本身工作並無交集,咁收埋個單位趁機分道揚鏢唔係仲好咩?


澄清:
自治八樓與九樓的關係是互相補足,多年來多有合作。


自治後,八樓與九樓處於自治後的冷靜期。同時正值保衛天星、皇后碼頭及反高鐵撐菜園的時代,自治八樓眾人與學聯的同學皆有參與其中,並建立了一些協作網絡。到了2010年,兩邊有比較正式的接觸,八樓馬上在學聯周年大會交上全年工作報告,並會出席會議。到了2014年,雙方建立八九樓溝通平台。2015年,在八九樓溝通平台上,雙方對八樓在學聯內的角色建立八個共識:
1) 傳承(知識、理念、技術)
2) 學生組織參與者落任後可成為支援學聯工作之資源,在架構內有責無權之參與位置
3) 作為學生會組織以外學生參與社運、學運的途徑
4) 海外及本地社運團體/個人的連結及認識
5) 對社運/學運的紀錄/批判
6) 對社運/學運中團體/個人的支援
7) 協助學聯及院校組織未及的同學
8) 非主流的運動或參與方式的試驗


這當中就是有互補之意。九樓雖是一個代議民選的架構,但運作高度集權,即使有心的同學也難以參與,遑論影響九樓的決定。學生會選舉過後,同學幾乎無法影響所選出的代表。自治和開放治權就是一種嘗試,補足了上述學聯的弱點,讓同學進一步參與,連結學運與社運,共同抵禦強權。

—————————————————————————————–


誤解17:既然自治八樓都話自己係學聯的架構之內,咁學聯九樓今屆既然通過咗收返八樓單位,自治八樓應該順從哩個決定


澄清:
現屆(第60屆)學聯代表會決議收回金輪大廈8a單位,此舉乃學聯架構之重大決定,但從無諮詢三萬多位同學,更完全違反自2010年至2016年間,學聯九樓與自治八樓之溝通、協作和共識(請見澄清16),並破壞一個承載著23年來香港社會運動歷史意義的地方。


現屆的學聯同學,似乎以為政府換了屆,便等同可以退出以前所有的公約或者對人民實施的承諾。換屆,可以重新商議一些約定,但必須有個雙方共識,而非單方面切斷,否則便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人治態度,沒有任何民主機制可言,完全是獨裁政權所為。


自治八樓與學聯常委會及代表會的關係,是有錯綜複雜的歷史因由,之前一直維持著「一個學聯,兩個表述」的狀況,和平共存。難道今屆學聯換了一朝「天子」,便可以宣告「八樓是學聯自古以來的領土範圍」,說收回就收回,完全無視了,大家雖然立場做法不同,但在發展出不同的文化和工作的日子裡,效果上仍發生了互補的作用,容納了不同的社運參與方式。單方面宣示主權,更要迫遷使用該社區內的人們,這種行事作風不是比他們聲稱反對的中共政府,更加獨裁,更加蠻不講理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誤解18: 又叫九樓去諮詢三萬同學, 咁八樓有無諮詢過三萬同學!?九樓咪已經話左會之後諮詢同學點用呢個地方囉!


澄清:


當握有實權者要改變一個地方的原本用途,而改變這地方的用途會影響本來與這地方相關的人,同時這些人又在該體制裡沒有掌握任何實權的時候,諮詢公眾的責任,不是理應落在握有實權的人那裡嗎?


似是而非的邏輯經不起仔細的推敲:
1)你是否同意政府/市建局應該先行使權力將利東街/觀塘/菜園村/東北/橫洲等被發展區的街坊/村民迫遷,把已有的社區網絡、文化連根拔除,然後再去諮詢全香港市民呢塊地日後要點用?


如果你對以上問題的答案是否的話,你又怎能認同九樓同學在關閉具有多年歷史意義的社運資源中心後,才去諮詢同學呢?


2) 如果政府要拆村, 要搞市區重建,那麼,去諮詢的責任,是否會在將被趕離家園的街坊/村民到呢?政府可否話,呢啲全部都係公家地,所以你唔想走,村民/街坊就有責任去諮詢全香港市民呢?
這不是鬼話麼?


事實上,2010-16年間,九樓的同學都明白學聯需打開不同的面向吸引不同面向的同學關注社會,故與自治八樓之間保持溝通和協助,互相補足。
諮詢公眾,是企圖改變現狀的握有實權者的責任;而抗爭,就是無奈被迫面臨改變,或者企圖推動改變的無權者的路。在學聯的架構內,九樓一向是握有實權的,去諮詢的責任,當然在九樓處。


再說,當年學聯成立八樓,為的是搞學運和社運連結。關閉資源中心,其所牽涉的,絕不只大專同學。

————————————————————————————-


誤解19: 自治八樓啲人都唔俾學生和學聯中人上去!


澄清: 這真是抹黑和謠傳!
從來任何同學及團體都可以預約借用自治八樓。八樓自治之前,也經常有學聯中人到八樓開會;八樓自治之後,從保衛天星皇后碼頭運動直至現在,學聯中人一向都有使用這個單位,從開會到行動後回氣都有。
事實上,自治八樓是採取共同決策的共識制,只要願意參與會議,都有權發言及能影響決策。為了讓九樓同學能夠參與八樓會議,就算現屆學聯,也曾在第一次八九樓溝通平台開會前,上來八樓視察過。其後,八樓成員早已告知他們自治八樓每個月的會議日期,並於溝通平台上邀請九樓同學,但現屆學聯代表一次也沒有出現。
在此,呼籲根本不知道詳情的人,不要再憑幻想胡說八道了。


不過,由於現屆學聯已粗暴地單方面決定關閉資源中心,更聲稱將單方面解決此事,故,現在的門戶保安,唯有暫時加強。

自治八樓
2017年8月5日
contact@smrc8a.org
https://smrc8a.org/

 



Comments ( 2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