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可以孤立於社會嗎?]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就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的工作路線之公眾諮詢綠皮書

[學運可以孤立於社會嗎?]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
就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的工作路線之公眾諮詢綠皮書
諮詢時間: 2017年10-11月


一)我們是誰?

 

成立目標: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下稱八樓)於1994年由學聯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成立,為學聯架構一部份,其成立之目標為連結學運與社運,紀錄及支援社會運動,以及有見同學每年換屆,經驗難以累積,需要有一個載體承傳經驗,故建造分享平台,將學聯由社會及同學身上得到的資源開放給同學使用(包括物理、概念及經驗上的資源),也透過運動參與將取之社會的資源回饋社會。

民主共治實驗場:

2001年,中心管理委員會決定透過開放管治權的方式,邀請各被中心活動吸引的學生與市民,結成有機社運群體,共同管理中心資源和空間,以關注各種社會運動。此舉為當時學運一進步舉措:在不斷批評威權政府之外,在掌權時開放自己手上之權力,讓中心參與者實踐高度自治,實踐由下而上的社會組織方式。這亦是中心工作計劃,載於多年遞交周年大會(學聯最高決策機關)之工作報告中。這種高度民主的實踐,無論在當年或今日的NGO(非政府組織)界別中,皆為絕無僅有,亦因此才能開啟當時既有社運所未能開啟的議題,包括[公共空間]、[社區土地自主]等。

中心工作方向簡介:

2014年,學聯內部就自治八樓在學聯的角色獲得八點共識,包括:

1) 社運傳承(知識、理念、技術)
2) 學生組織參與者卸任後可留在八樓成為支援學聯工作之資源
3) 作為學生會系統以外學生參與社運、學運的途徑
4) 提供海外及本地社運團體/個人的連結及認識
5) 對社運/學運的紀錄/批判
6) 對社運/學運中團體/個人的支援
7) 支援學聯及院校學生會未能組織的同學參與社會
8) 提供非主流的運動或參與方式的試驗

多年來中心堅持連結學運與社運,反對一切由上而下的霸權、連結有志反抗強權的社群網絡。自治八樓成員高度投放自身心力及資源,同時在學聯之架構內部進行自治實驗,堅持要求學聯維持其廣泛的關社路線,並在學聯體制內爭取空間,把體制內外的各種資源開放給有志於反抗不公義的人。

 

二)為何要諮詢公眾?

 

1) 學聯背負公眾期望

退聯潮時發生這麼大的變動,大家說要改革學聯,但要怎樣改革?當然必須先從理念談起,亦須廣泛諮詢和討論,而不是誰掌權誰說了算。學聯背負著許多社會的期望,同時不論是否有意,學聯亦是香港大專生的一個代表性聲音,做事必須考慮到這一點。

 

2)現屆掌握權力的同學已經做出重大架構改變決定:

現屆的學聯握有決定權力的常委/代表會(下稱九樓),至今仍未發生過任何具體的諮詢安排,可是,已把學聯的架構作出幾項大變動,內容包括︰

– 取消兩屆交接傳承的周年大會
– 大幅削去秘書處成員的職能
– 刪減作出重大改動前的準備時間及程序
– 在未經內部共識情況下,單方面決定關閉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並下令所有八樓所累積的參與者及使用者,包括來自八大院校的學生、非八大院校的學生,及社會人士均不准進入

無論如何,重大架構改變事實上就是政治路線的改變,在任何與價值和理念相關的討論都欠奉之下,我們認為無論那一項改動都難以服眾。在這些改動當中,唯一一次現屆學聯常委會/代表會指稱會諮詢,是在自治八樓在8月5日發出聲明[反對粗暴回歸]後,九樓常委會才於8月6 日在臉書上說要在新學年開始後(即九月初)就著空間使用作出諮詢,並且,短短一個月,沒有提出任何評審準則,最後決定權在現屆九樓手中,截止日期與想趕走自治八樓同日,是本年9月30日。事實上,即是[先收地,後諮詢],而且所諮詢者,並不包括直接受影響之群組,猶如政府收地迫遷一般,甚不可取。

 

3)實踐由下而上,廣泛諮詢公眾

自治八樓一向都在尋找各種可令由下而上這個理念實踐的方法,就住今年面對的問題,本著同樣的理念,我們認為,應該廣泛收集不同意見,開放討論會,認真紀錄和分析意見,並就第一輪諮詢得到的結果再整合數個方案諮詢,才算是最起碼的工作。

 

三)公眾諮詢的五大原則:

承上,討論改革須有諮詢的原則和範圍,若說開放給任何可能性卻不說出原則底線、評審標準,是不誠實的。故,自治八樓願開誠佈公寫出我們對學生運動與社會運動的底線和原則:

1) 學生的身份不止「學生」?

– 學生也是社會一份子,有責任投身於社會運動
– 學生只是一個臨時身份,畢業之後會投身社會
– 許多在學學生也有打工,也會遭遇到一般打工仔女遇到的問題
– 社會上所有身份的人的命運,都是相互扣連互為影響的,學生現在或以後早晚會成為需要被支援的群體之一
– 政府每年在教育投放許多社會資源,學生畢業後,將在社會上達到比較有權力的位置
– 資源來自社會應用於社會,任何比其他人得到更多資源的人,都應該以自己所能的方式投放回社會
– 故,此次諮詢的對象包括社會公眾,而其內容也會包括社會公眾與學聯的關係。

 

2) 堅守學聯社運資源中心成立的初心

– 學運社運需要連結
– 同學每年換屆,經驗難以累積,需要有一個載體承傳經驗
– 須為非學生會系統又想關心社會的同學提供支援
– 當權者一直累積打壓分化的人和經驗,從事社會運動的人若拒絕累積人和經驗,豈非愚蠢?
– 建造分享平台,將學聯由社會及同學身上得到的資源開放給同學使用(包括物理、概念及經驗上的資源),也透過運動參與將取之社會的資源回饋社會

 

3) 社會運動是為社會向自由、平等的道路推進

在連官員和建制派都夠膽聲稱自己搞社會運動的年代,民間社會更要說清楚社會運動所為何事。而自由、平等屬基本人權,若有一些人比另一些人[更自由]、[更平等],那這個社會還未算是自由、平等的民主社會。

 

4) 社會運動團體的內部民主實為重要

自稱搞社運,卻在掌權時在內部打壓異己,擠壓邊緣聲音的行為,絕不可取。

 

5) 重量亦重質

自治八樓成員以其工餘課餘之力,盡所能去不同院校,盡量收集意見。同時,也會重視意見之質數,及討論價值。多數意見不一定對,少數意見不一定錯。在此中,會盡量取得平衡。

 

四)諮詢內容

我們認為,在處理有關學聯應如何改革及有甚麼發展及工作方向之前,必須從更宏觀和全面的角度切入,先就一些理念和價值觀進行深入討論,並扣連當下的學界及社會脈絡。這樣才能生產出能回應當下的疑慮及挑戰,並有具體改進效果的方案,而非空有「改革」之名卻無改善之實的門面功夫。

1. 關於學生與社會

– 學生與社會有怎樣的關係?
– 如何理解社會中的主流群體及邊緣/弱勢群體?
– 如何理解學生與主流群體及邊緣/弱勢群體的關係?
– 學生除面對院校內的問題外, 還面對什麼社會問題及社會壓迫?
– 學生是否需要關心及支援邊緣/弱勢群體?原因是甚麼?可以怎樣做?
– 學聯作為一個學生會聯會,應如何促進及協助學生抵抗學院內外的壓迫,及參與到其他社會事務?

 

2. 關於社會運動及學生運動

– 甚麼是社會運動?其目標為何?
– 甚麼是學生運動?其目標為何?
– 社運與學運有何關係?
– 社運與學運當中的主流及非主流議題關係為何?
– 如何促進社運與學運的發展?
– 學生在社運及學運中,需要擔當什麼角色?
– 學聯作為一個學生會聯會,在社運及學運中,需要擔當什麼角色?

 

3. 關於支援非學生會體制學生和學生自發組織

– 甚麼是非學生會體制學生和學生組織?為何會出現?
– 如何理解非學生會體制學生和學生組織與學生會體制的關係?
– 非學生會體制學生和學生組織有何優勢與局限?有何需要?
– 處於體制內的學生會及學聯是否需要支援非學生會體制學生和學生組織?可以如何做到?

 

4. 關於傳承

– 甚麼是傳承?當中可以包括甚麼?
– 傳承之於學生組織的重要性為何?
– 如何達至有效並有利於組織的傳承?
– 學聯作為一個學生會聯會,在學界的傳承中應有甚麼角色?

 

5. 關於學生組織進一步民主化

– 在學生組織當中,民主化的意涵是甚麼?如何評估?
– 現時學生組織當中的民主化情況為何?面對甚麼挑戰?
– 如何推動學界的進一步民主化?需要甚麼條件
– 學聯作為一個學生會聯會,在學界的民主化當中應有甚麼角色?

 

6. 關於學生組織連結

– 學生組織的連結是指甚麼?有何重要性?目的為何?
– 當下的學生組織連結情況為何?面對甚麼挑戰?
– 理想的學生組織連結應該是怎樣的?
– 學聯作為一個學生會聯會,在連結學生組織方面應有甚麼角色?

 

五) 歡迎參與諮詢:

我們將在不同院校與不同的學生團體合辦公開諮詢會,並會把討論的內容作詳細紀錄。

電郵:contact@smrc8a.org
電話:23977231

更詳細的資料:

1. 自治八樓網頁:http://smrc8a.org
(內含自治八樓工作簡介及工作報告)

2. 共治八樓網頁:http://8acommons.wordpress.com
(為自治八樓友好公眾所製,內含許多不同學生與社會人士與八樓相遇的社運故事)
fb: 共治八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