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外界對自治八樓進行有關學聯前路諮詢會之誤會,或抹黑

回應外界對自治八樓進行有關學聯前路諮詢會之誤會,或抹黑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於11月7日開展了一連四次「就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的工作路線之公眾諮詢綠皮書」巡迴院校諮詢的首站。是次諮詢會以平等討論形式,於中文大學民主女神像廣場舉行,有來自不同院校、不同年齡層的大專同學及社會人士參與,就學運定位及與社會扣連等議題作出討論。


自治八樓將於未來連續三個星期二假理工大學、嶺南大學及理工大學專上學院舉辦接下來的三場巡迴院校諮詢,並選擇於平日下午進行, 希望能盡量接觸到在校同學, 及便利不同地區的大眾參與討論。同時, 就著諮詢會, 我們亦準備了詳細的諮詢文件, 供參與者討論, 並於第一場諮詢前六天開始宣傳為期一個月的諮詢日程,以及公告諮詢方法、運作原則及內容,給予相對合理時間讓公眾知情,希望實踐真正的公開諮詢。

 

回應第60屆學聯聲明指自治八樓不是學聯一部份:

我們注意到,縱使學聯常委會一直自稱有意收集大眾就學運前程及學聯架構重組的意見,他們所舉辦的諮詢會中(註1),卻只有很少學聯常委或代表出席聆聽意見。而在自治八樓所舉辦諮詢會的次日(11月8日),學聯常委會卻於Facebook專頁發表聲明,當中內容未有對重要的問題作出任何回應,只重申一系列常委會掌握的程序權力,並再次錯誤地聲稱學聯社運資源中心(自治八樓)並不屬於學聯架構之內。

 

多年來,無論有多少路線爭論,學聯均承認學聯社會運動資中心為學聯內的一份子,只有現屆(第60屆)學聯才不承認這事實,至於八九樓前世今生的關係發展,早前自治八樓網頁已有清晰的解說,以正視聽,亦有多個媒體作出報導,詳情可參考附註之鏈結(註2)。

 

討論學運與社運前路 不必代表學聯立場 亦無須學聯批准


第60屆學聯於11月7日,亦即我們在中大的第一場諮詢會後發出聲明,當中指歡迎各界人士對學聯事務作出討論,「然而,學聯並無授權任何人士或團體以『學聯社運資源中心』的名義舉辦任何公開活動,前述人士或團體的言論和行徑並不代表學聯立場;前述人士或團體派發的出版物並非學聯所出版,所載內容一概不反映學聯立場。」
可是,我們做的所有文宣,皆無聲稱自治八樓代表學聯立場。相反,在學聯內部不同聲音未經充分諮詢情形下,第60屆學聯常委會成員,手握一切決定權,卻經常聲稱,他們就代表學聯,可以消滅自治八樓這個學聯內部的異見聲音,更妄顧歷史事實,硬說自治八樓一直以來並非學聯的一部份。

 

請現屆學聯成員 成熟面對異見 討論嚴肅的問題


在11月7日當日,中大學生會幹事會在臉書上公開發言,指責自治八樓「盜用學生會名義」借用民主女神像旁空地,更粗暴地叫同學「慎防受騙」。同時,中大學生會上屆會長及現任學聯中大代表周竪峰,又再於他主持的網台節目[誰主香港]中,繼8月8日同一節目對自治八樓大肆抹黑後,又接二連三於10月24日和11月7日的節目中再發放一些無根據的抹黑,其內容大概與8月8日的節目相類。令人嘆息的是,在他們作出這類無根據的指責前,並無向自治八樓問詢情況求證。由於其節目內容甚為瑣碎,我們不再一一回應,想了解問題的朋友,歡迎前往我們回應第一次[誰主香港]節目的抹黑圖文系列


然而,對於被無端指責「盜用中大學生會」名義,我們必須澄清:
1) 民主女神像廣場,由數千市民護送民主女神像入中大開始,就已是公共空間,市民和學生皆應有在該處集會之權利。
2)事實上我們並無使用中大學生會的名義,去借用民主女神像廣場,亦不曾作出相關宣稱。若有人見到中大內其他學生組織的同學在場,而誤認為中大學生會協助借場,然後未經查證,以訛傳訛,我們也沒有辦法。


然而,堂堂中大學生會成員和學聯代表,在公開場合,向他人作出不曾查證的嚴重指控,實屬不當。


在此,我們籲請中大學生會及現任學聯代表會及常委會同學,以更成熟的胸襟,面對路線分歧的辯論,不能一面對異見便一心要把對方抹黑和消滅為快。我們亦不想就這些問題浪費精力。


請現屆學聯認真地與我們討論學聯現在的路向:未來學運與社運之間如何連結?學聯將如何面對非學生會系統的其他同學與學生組織?學聯若想連結大專生,那該如何連結非成員院校和資助學院的廣大同學?學聯如何理解社會運動和社會上的弱勢社群?學生參與運動,在進入社會後如何繼續發揮作用,承傳經驗?


放著這些重大問題不討論,卻專挑些不著邊際而又未經證實的事情,發表言論攻擊異見份子,實非學生運動應有之所為。


自治八樓(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

2017年11月10日

~~~~~~~~~~~~~~~~~~~~~~~~~

(註1)此前,學聯常委會曾於中文大學舉辦了兩場諮詢會(原本有三場諮詢會,一場因颱風而取消)。學聯成員院校有四所,只在中大搞諮詢實屬奇怪。第二,每次諮詢會都於周末學校無人時在室內進行,明顯不利於公告同學。第三,諮詢會宣傳期極為不足,有中大同學指,學生會在第一次諮詢會前一日才發出宣傳。最後,關於「八樓空間使用」的諮詢會中,學聯只有常委主席在場及嶺南大學代表出席,令人懷疑學聯是否能夠聆聽同學及社會人士的意見。參與諮詢之同學會上多次投訴這個學聯代表未見有興趣聆聽同學意見的問題,常委主席的回應卻只是表示會向其他未能出席常委反映。

 

(註2)自治八樓的「前世今生」簡史


https://smrc8a.org/2017/1502/

 

誤會與澄清


https://smrc8a.org/2017/1462/


圖文系列|自治八樓回應網台節目[誰主香江](2017年8月8日) 之不實言論)


https://8acommons.wordpress.com/response-to-radio/


眾新聞報導:學聯未完諮詢先收回社運基地 團體批手段「粗暴」


https://tinyurl.com/ydhttu3e

 

獨媒報導:【學聯八九樓之爭 1】從社會運動資源中心 到自治八樓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51665

關於「自治八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