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17 日聲明: 拒絕成為次等公民,要求學聯正視社運面向公民,要求學聯正視社運面向

拒絕成為次等公民,要求學聯正視社運面向
 
學聯有48年歷史,一向都有關注和參與社會運動的歷史傳統,學聯社會運動中心資源中心(下稱八樓)亦是在這種歷史脈絡下誕生。只是近兩年,我們發現學聯的 主流對社會運動(例如婦女運動,同志運動或反企業全球化運動)經常保持由沉默至保守右傾的態度;在內部運作上,對有關民主基本原則的實踐,則顯得越來越沒 有堅持.這種發展,使八樓的管理委員會及參與者均感到極度憂慮。
於一月十四日的學聯代表會上,有代表提出為令八樓運作順暢,改善八樓與常委會的溝通,於 是就要修改關於八樓憲政地位的章則,將八樓管委的憲政地位連降兩級,成為學聯架構內最低等之部份(註一)。而這個「政改方案」亦從未咨詢過八樓的意見,比 起政府的政改方案,更黑箱和不民主。其實,類似的動作已非首次。在上一屆(第47屆)的週年大會,同樣的代表提出,「為令八 樓運作順暢」,就強行解釋章則,要求八樓有7名管委方為合法。但到落實執行時,某些院校和代表會分別不肯委任有意願的同學做管委,結果令八樓沒有足夠的管 委人數,令我們的運作被癱瘓大半年,管委屢次要求代表會處理,卻不被理會。尤其在10-12月反世貿工作期間,學聯常委會不單沒有對世貿發出半點抗議,更任由八樓的上網等基本運作被切斷,令我們參與及支援其他反世貿人士的工作,都要艱苦經營。當我們想辦法籌款,又被學聯常委會出聲明指我們冒學聯名義「非法籌款」,令我們蒙受「欺騙公眾」的惡名。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今次的學聯內部的「政改方案」,會更進一步妨礙八樓的社運工作。其實,在代表會上,八樓的管委及參與者曾提出各種改善溝通的方案,指出改善溝通不能靠修 改章則,但意見不獲接納;我們又指出此事可再組工作小組研究,不宜倉促通過,又不獲接納;甚至我們退一步只想修正政改方案建議書的字眼,以留下討論空間, 都不獲接納。甚至,一輪討論後,會議桌下就傳出如八樓不接納此政改方案,就提關閉八樓的動議;休會討論時,提出方案的港大代表更表示,如八樓不接納此政改 方案,浸大就會退出學聯!最後,此政改方案的方向獲得通過,將會於二月的週年大會上通過正式執行。

學聯代表會上,不單不討論社會議題,在內部問題上更不能好好溝通,卻花大量心血內耗,使用這種手段打壓同門,八樓一眾管委及參與者,對此表示深切的心痛和譴責!在此,我們強烈要求學聯:

1) 尊重並實踐開放討論的基本民主原則,尊重個別參與討論者的意見;

2) 認真關注各種社會、文化、及民生議題;

3) 馬上擱置這種不民主亦不合邏輯的政改方案,維持八樓原本的運作。

第48屆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八樓)
管理委員會及參與者
2006年1 月17日


註一:社運資源中心的管委會本來與常委會平排,同樣直接向代表會負責;而該「政改方案」的內容是要將管委會地位下降,置於常委會所管轄的秘書處之下,歸常委會管轄。

關於「自治八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