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2007 第四十九屆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 (自治八樓) 周年大會工作報告

第四十九屆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 (自治八樓)
周年大會
工作報告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
報告製作人:八樓全體參與者
報告整合及修訂:參與者戴毅龍(嶺南畢業生,現學生團體工作員)

前言
本告為二代工作報告的延續,報告自學聯社運資源中心(自治八樓)自二代至今的工作。
八樓現時的工作主要發為以下三個個部份:

一.八樓發起/核心支援之社會運動/行動
二.院校學生組織工作
三.八樓參與及支援之社會運動/行動

關於此報告:

在缺乏財政支持和沒有職員的日子,八樓面對不少的困難,現時的工作由八樓參與者自發統籌和分工,財政收入,由參與者透過參與者之間的捐款、與及在不同社運支援下,其他團體對自治八樓不同層面與程度之認同而作出的捐款。而管理方面則由參與者自行管理,由於八樓的收入一直來自認同八樓理念的一些社會團體,是故八樓的財政報告,亦將公告予社會人士。

此報告由各參與者分工書寫,再集合統籌而成,而八樓日常各種形式的社運參與亦書成附件一(附件一11月至3月日程),而工作中的部份資料,如新聞稿/單張等則以附件形式提交。

由於人手問題,部份八樓社運支援工作未能提供詳細報告,但會將按日期以表列之形式列出,第一、二部份則會有詳盡的報告。當中詳列部份亦嘗試強調八樓參與者在參與當中,是如何表現大家對各種議題的思考與考慮。

另,由於參與者的文字書寫方式各有不同,為尊重參與者的主動性和原創性,本報告不會修改參者之原文。如有不明白之處,請於會上要求八樓代表補充。

最後,由於八樓核心推動之「第四屆社會運動電影節」和「支援社會運部動/行動」部份跨越了二代和三代期間,所以本報告只紀錄該兩部份二代後之活動,二代前的部份請參考上一份文件《第四十九屆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 (自治八樓)第二代表會工作報告》。

附件表列:
附件一八樓11月至3月日程

請特別注意以下事項:
1. 八樓推動及支援的社會運動數量眾多,現時八樓人手不足應付,誠邀學聯同學共同參與,一起為社會公義出一分力!
2. 附件在每部份末段都有表列,請同學將附件對照報告內文閱讀!
3. 本報告有多段參與者的感言分享,而「個人」的部份,更在在強調著「個人就是政治」的想法,因為每個個人的做法都是構成整個政治運作的一部份,請勿略過!

第一部份.八樓核心推動之社會運動/行動

1. 社運電影節後續部份    (此部份由參與者謝柏齊及戴毅龍整理)

社運電影節為本年度核心運動之一,活動期間走訪八大院校和多個民間團體,希望籍此活動將學生,八樓參與者和基層市民以文化的角度結連,在電影放影後,我們舉辦多個包括社區行腳團和討論會,也舉辦了電影節閉幕日,「人民自治」作主題,以選擇的影片,希望從不同的方位介入,引發、摸索跳出簡單不同意或反對的框框,重申、交織出另種交流以至連結的可能性。

在院校的走訪過程中,我們嘗試推動同學參與放映活動,成本他們開辦的電影節,於理大和城大,有學生主動開辦社運電影節分場,大量市民和同學留了聯絡,希望繼續參與活動及接收資訊,我們已將聯絡整理好,並成為我們在天星皇后運動、藍屋保育呼籲等項目的宣傳網絡,而他們亦協助我們把各項呼籲廣傳出去。

後續活動
1.1地「茂」文化遊

八樓主辦社區導遊團已有好幾年,與往常一樣,今年的導遊團,以空間(尤其是公共空間)的使用和變遷為主題。社區導遊團是「家園」活動的一部份,讓參加者了解和感受不同社區(也就是家)的生活和變遷(尤其是受著市區重建影響下的變遷),亦讓參加者了解自己居住的社區,跟其他人的有什麼不同,又如何給模塑和打造。

今年社區導遊團更給安排在社會運動電影節中,成為談重建的紀錄片的延伸活動。雖然六個社區導遊團中有四個已辦了多次,但由於得到電影節的宣傳之助,各社區導遊團亦「額滿」,每團有二十多至三十多人參加。當中更有一些對市區重建和社區變遷產生興趣,成為電影節活動的常客。

2006的社區導遊團名為:「地「茂」文化遊—行腳兵團」,共六團行腳一:遊中上環,看百年香港史、行腳二:荃灣家園夢碎史、行腳三:深水土步-地舖智慧增生空間、行腳四:有機農場不只星期天、行腳五:怪力亂神與灣仔城市變遷之旅,以及行腳六:鯉魚門-唔洗富貴的自主生活

與往常一樣,社區導遊團的導遊,除了八樓的成員外,更有邀請其他當區街坊和NGO團體的成員合作參加,以引入不同的視野和角度。今年的深水土步、鯉魚門和中上環導遊團亦延續這種做法。

往常,參加社區導遊團的,都是主動報名的個人參加者,部份更是NGO圈內的人,參加者大多都是對社區議題關心的朋友。今年,有些大學講師跟他們的學生一同參加導遊團,作為學生實地了解社區,課堂教學補充之用。這些大學師生參與導遊團的經驗很不一樣,有些學生,很仔細理解社區議題的種種,但亦有些學生,漫不經心,中途離隊。

1.2 地「茂」城市空間講座

就著社區和空間變遷的議題,八樓增設三個講座(分別題為:講座一)地理學都可以好激進?、講座二)街道就是博物館、講座三)夾縫中的《城市中國》— 談國內的都市發展與反抗空間),由八樓成員主持,以作配合社區導遊團的討論。

每次講座有二十多至三十多人參加,地點在八樓會址(這亦是八樓會址的最大容量)。部份參加者是參加社區導遊團的人,令一些討論得以延續深化(這亦是設計講座的期望(可遇不可求的期望)之一)。講座三「夾縫中的《城市中國》」更要加時,參加者積極的討論超出預期。

三位講者為大學講師,然其學科背景是跨學科的。鄧永成關心的是地理學、政治經濟學和規劃學、蕭競聰是設計系講師,但亦兼文化研究的範籌、姜珺是規劃建築學出身,但亦兼具美術的背景。這種跨學科的討論,有助拓展現時大家對社區和空間議題的視野。

「夾縫中的《城市中國》」原由梁文道定題和主講,然因梁文道工作繁忙未能出席,講者改為《城市中國》的執行主編姜珺。

1.3 規劃系列講座

講座:管中窺豹—- 香港留台學生看「都市更新處」分享會

請來了在台北大學諗城市規劃,於台北都市更新處實習作資料整合工作的香港留台學生於17/2/2007在八樓會址作了分享。談成立了兩年的都市更新處的工作,以比較港台兩地市區重建政策的異同。分享會由八樓成員主持。

可能是宣傳急忙的原因,參加人數比預期少,約十人。部份為「本土行動」的成員,特來取經。

雖然,講者對市區重建的看法 (較多從都市更新處的位置看重建計劃 )跟參加者有異,講者亦能清楚指出台北的重建政策的利與弊,亦給參加者參照港台兩地政策方向的分別。

1.4 電影節閉幕日

二00六年十二月三日(星期日)下午一時開始,於油麻地社區中心休憩花園(即榕樹頭公園)舉行。

當日以地攤形式邀請民間團體、社運活躍份子及油麻地街坊,於下午一時至五時以公開論壇聚會型式讓所有參與者就著理想生活及自治的實踐作交流。

在場有約二十位油麻地街坊參與,居留權運動參與者/有機耕作農夫/鯉魚門平房區居民/獨立媒體記者/灣仔H15重建區街坊/ 深水埗重建區街坊/ 香港舊區重建電視台/印尼外傭工會團體或個人參與者亦有到場,加入討論,氣氛良好,唯由於參與者所關注的議題十分廣泛,並未於現場達成合作關係,但作為交流,相信目的已達到。

當日討論完結後,播放社運電影節映後討論會的片斷和閉幕禮影,大會於上晚上約十一時結束,放映會有約六十位市民和社運活躍份子參與。
(附件二為當日活動的邀請信)

附件表列:
附件二 社運電影閉幕節團體邀請信

2. 廟街清折事件        (此部份由關注廟街小組各人整理)

自金輪清拆事件至今,八樓一直關注社區清拆重建和社區建造對民主民生的影響,中九龍幹線計劃所引發的清拆和重建問題,引起八樓參與者對該計劃將會影響到的廟街社區高度關注,於是,八樓參與者連同學生,民間團體工作者及當區市民開始推動對是資重建的民間運動。

廟街清折事件的一些工作

2.1 關注廟街小組
小組在 06 年 12 月 因中九龍幹線及重建對造成廟街影響而組成,當中成員包括理工及徐誠斌兩院校學生自發組成訪區隊伍及中大同學、本土行動成員及社會人士。

在社會人士與院校同學極力合作下,我們由成立小組至今,並三次去信立法會申訴與及有關立法會工務工程小組會議成員,及多次對支持保留廟街簽名運動,當中遞上了 100位社會人士及70位廟街檔戶的簽名信,以傳達廟街街坊對工程影響之訴求;更舉辦過五次區訪,以了解街坊想法舊並講解中九龍幹線,又完成了一次「廟街遊人問卷調查」,並舉行了記者會以發佈問題所得,與及街坊會議。現時正醞釀三月尾組織廟街街坊於四月到立法會財務小組會議中進行旁聽,以了解立法會運作對其營生環境之影響。

現時參與之院校同學有十數位,社會人士則有約十位。而曾與我們接觸之廟街坊眾約有一百二十多位;曾參與廟街記者會與調查發佈會之坊眾各有約十位;受邀出席<議事論事:文物建築保育諮詢>之坊眾亦有十數位。

小組現己於07年2月4日至5日對市民對廟街的觀感做了調查,並於2月4日發表調查報告(詳見附件三及附件四)並先後多次落區,向受影響坊眾派發傳單(見附件七、八),也已向立會財委和有關部們申訴(見附件五、六),聯署信在動員中(見附件九),小組將持續跟進廟街事件,並藉此滾動更多關注社區發展的學生和民眾加入。

附件表列:
附件三 廟街採通
附件四 廟街調查
附件五 廟街約立會財委信
附件六 廟街申訴書立會附件樣
附件七 廟街單張
附件八 廟街街坊會傳單
附件九 廟街聯署信

3. 灣仔利東街清拆一周年祭.重奪利東    (此部份由由當日參與者共同整理)

2006年11月5日是利東街、廈門街、太原街等各灣仔舊街(政府統稱為H15項目)被市區重建局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強搶一周年的紀念日。八樓參與者和灣仔重建區街坊,加上一眾支持市民自決,原區安置的團體及個人,於利東街以重奪街道為主題,舉辦了以下兩個活動,希望透過直接行動,宣示人民擁有街道的理念,將生活和共公空間結連,向社會大眾示範如何使用街道。活動包括:

3.1    2/11(星期四) (7:00-11:00PM) 街頭晚宴/街頭風箏大賽/露天麻雀耍樂
理念/行動:為了重現在市區重建中 ,逐漸消失的街道和社區生活,我們於是夜,佔用廈門街,舉行街坊晚宴,邀請參加者自備食具,並帶備一味菜肴,像微分享和共同。同場有「無風不起之風箏大賽」,並備衛生麻雀數枱,當日前後約有六十人參加。

3.2     3/11 (星期五) (12:30-8:00pm) 利東民間展覽館
展出利東街抗爭文物:包括大型照片, 利東街結業印刷行之色版,大畫,照片,街道模型,等等 (6:30pm放映介紹街坊城規方案短片),當日有超過六十人參加。

附件表列:
附件十 灣仔聲援利東街,重奪利東街八樓聲明
附件十一    灣仔利東民間展覽邀請函
附件十二 灣仔利東街被強搶一週年祭活動邀請函

4. 天星運動        ( 此部份由謝旭雯、黃守仁、業、牧草參與書寫及整理)

4.1前言:天星行動的醞釀與潛伏

天星碼頭與皇后碼頭的清拆,基於政府咨詢時過份強調「P2路」興建的「必要」而使清拆的問題變得過於微不足道,亦成功把傳媒的視線推去「趕尾班船」式的「完成歷史任務」,公眾當時亦在趨鶩於「懷舊」的心情下,一面目送尾班船,一面和應著政府的清拆行動。

當時八樓的參與者基於公共空間不應落入私人領域、城市的規劃邏輯不應由政府以供應土地予大財團的純粹商業發展邏輯,因此八樓與數位過往曾合作「自由文化音樂節」的朋友開始在十一月初,以街站的形式,到過銅鑼灣、旺角等地區,一面收集市民的簽名,一面各市民講解清拆天星與興建「P2路」、「摩地大廈」的事實與及問題所有。

4.1.1 Ring the bells that still can ring -記八樓天星參與

關於天星,最初我是從see雜誌中得知的,懷舊、文物、美感,我沒大興趣,心想,由上而下商業為主的城市規劃和市區重建就等同社會的進步和發展,不是更恐佈嗎?

不久,一班玩音樂的朋友對此事有了反應,想做點事,並和八樓的朋友討論了一晚,由文物保育到城市規劃,大家都知道,要反對的,好像不止一個消滅行動。
從天星一點出發想像開始拉闊,我想到外傭,想到參與發揮碼頭外公共空間的每一個人,想到一個人在碼頭絕食的守忠,想到新碼頭商場式內膽一定有冷氣starbuck或hargendaze,想到更多的地方將要穿上同一件緊束的玻璃制服(當時還未知道什麼「摩地大廈」,什麼打橫的ifc)。

一段短時間的沉寂,

接着是有班唸藝術的學生每星期都到碼頭做公共藝術,我從他們的網誌上看到,他們說自己「年青但擁有歷史」,我覺得挺有意思,但朋友到過現場並覺得他們太專注於「演出」,忽略了和人的直接溝通。同時八樓的朋友亦慢慢開始豐富了對於保留天星的想法,並等待機會提出更多城市規劃和公共空間的問題。

11月初,政府突然公佈天星關閉日期,11月11日,越來越近,就著這班音樂朋友和八樓文化介入的方向,我們決定在當日攪一個音樂會,並由八樓支援音響器材。

我們分別到西洋菜街與東角道等旺區辦了數次街站,出了一份單張,談到天星碼頭作為一個公共空間的重要性,希望議題由「保留建築」的講法拉闊開去。

11月11日,萬人空巷齊睹天星「最後一面」,
我想,爭取保留天星,重新規劃的人,當日都有着十分複雜的心情,因為每一堆人潮,每一個鏡頭,都在說﹕「這裏完了,以後就只能懷念。」

音樂會最終也成了一個開放的平台,憤怒、叫喊、歌唱、提出資料、數據、現場訪問大鐘專家,以至幾十年香港生活的陳述,「香港地」,老伯「睇住佢大睇住佢壞」
最後那一夜完了。

「事件已經完結」的狀態,或說法,在這次天星事件中不斷出現,「它」來自政府、來自官員在傳媒中的講話,來自每張市民留念相片,也來自抗爭者感到無力的時候。然而,天星引起的反抗,反思和行動之所以可以發展到今天,其實不只因為堅持,我看到的,更多是個人與個人之間接直接的互相激發。

11月11日後八樓與因天星而合作的adon和sum仔繼續討論之後的行動。
回到天星現場,我們認識了何來,see網絡的羊羊和patsy,當老師的阿ger和曾德平,以及其他繼續在裝置現場的朋友,我們說話不多,不過大家都知到這是一班會支持繼續行動的朋友。

過了數天,羊羊、阿ger和曾德平向八樓借發電機來做了一個行動,帶着電腦、投影機、發電機,偷偷走上天星的平台,在鐘樓的白牆上投影了「save me」,我和另外一個八樓參與者阿業看到鐘樓大門微微張開,便走了進去。

黑黑的樓梯我們一層層走上去,上到了這個代表着四十八年時光的旋律心臟,
看到了五個銅鐘,大樓的電力早已切斷,當然我們也不懂機器操作,
不過我們記得一段就算鐘樓粉碎曾蔭權下台後都還會記得的旋律。
大鐘被我們用手拿起鐵球再次敲響。

請想像一下這感覺

無意的闖入令我重新想了一次關於「行動」的可能性

之後慢慢地認識了何來,她滔滔不絕,其實有點「長氣」,
不過她卻是當時我們認識到最堅定參與反抗的人。

也和長春社開了一個會討論「活動」,大家走的方向相距甚遠,他們貼近建制,提到反抗就十分斯文被動,最後大家只幫他們hold了一次天星相展。在銅鑼灣街頭,我拿着大聲公,扮演了一名支持清拆,擁抱商場文化,討厭任何反對聲音的阿叔,向着這個相展街站破口大罵﹕「舊既唔去、starbuck點唻?舊既唔去、冷氣商場點唻?」
「天星碼頭引來賓妹聚集,影響市容,將佢清拆係十分有道理!」
……….
如是者我罵了接近一個小時。

(這社會裏的反對聲音太容易被消解,在視聽高壓腦袋的環境,人太容易把看慣了的影像聲音取消掉,無論你多正義都一樣。我認為,八樓一直對這些狀態特別敏感。)

我們一星期裏都會到天星幾次,看看何來,想想如何走下一步,已經記不起是誰先提出再入鐘樓,我們與何來决定了一起行動,之後就是觀察環境,計劃如何最快最靜地上到鐘樓,什麽時間保安會最疏忽,最起碼帶什麼裝備,還有,最重要是上到鐘樓後有什麼話要說。

當你思前想後,希望一針見血謊言的一個毛孔,
鐘樓的入口又已經釘上一塊高過七呎的木板。

幸好深社恊有一把長梯。
幸好那高高木板上還有一個微張的窗口。
「應該是可以進去的。」我們說。

sum仔獨自到深水埗買了一塊綠色大布,拿着八樓的工具我們上了金輪大廈天台寫大字。
布分兩行,一條寫「停手」,一條寫「市民參與,重新規劃」,
決定明天清晨天光前再入鐘樓,
等了整晚突然收到何來電話,說病了,不能出來。

緊張的氣氛扯成兩日。
第二天晚上何來和一個女性朋友出來八樓,她仍帶病容,不過一看到我們準備的物資就有點興奮。我們寫了一份聲明、何來也寫了一份自已的。有些朋友睡着了,我喝了一礶紅牛,精神高漲。

有數個八樓朋友先一步到現場觀察情况

我、阿業、林森、何來、sum仔、derek(世貿時認識的外國朋友)將梯、兩卷banner放進車尾、一人一個背包內有面包、水、電筒,又帶了一部dv一個痰罐,乘着貨van轉眼到了天星,天未光應該還有星,報紙工人已開始工作,那天應該是他們第十九個沒鐘聲的早上。

付錢下車後就是衝,一個先上第二個把長梯送上第三個接着四然後第五個都成功到達平台,
最輕最快地上了一條樓梯,看一眼那微張的窗口,看一眼沒有人看到我們,打開那長長木梯,
一步一下很快就到了,把身一鑽我們就一個個進入去。

進去後放下背包拿了工具和banner就跑上了鐘面那層,banner不輕,也不知用了幾多條索帶最後終於將兩條大布掛好,何來不斷打電話通告傳媒,八樓的其他朋友亦不斷報告情況給在鐘樓外的朋友,曾德平很快到了鐘樓對面的停車場用相機紀錄了整個過程。每十五分鐘我們便帶上耳塞,敲響大鐘,其實我真的想像不到街上的行人會有什麼反應,不過從鐘面的缝隙看出去,我知道有些人是永遠無動於衷的。

很快工地的人就報了警,不久六七架警車裝腔作勢停在路邊,
可能因為怕被抬走,可能因為意志簿弱,大約敲了七次鐘之後,我們就決定離開,
工人和警察出奇地禮貌,也沒說什麼,可能大家都以為「事件已經完結」,
以為這就會像其他事件一樣fade out,可能當時我們以為以後也沒這種機會。

大約第二日,我因工作到了中大報社,見到inmedia的朱和周,當時期他們正忙着做社會論壇特刊,我提到入鐘樓的事,他們十分雀躍,還問我們之後有什麽行動,我不記得當時說了什麽,不過我想到的都是直接阻止工程的行動。

又一段短時間的沉寂,

何來半夜call了一次行動,說明天早上要用人鍊封工地門口。
現場不到十人,坐在工地門口,一有車就讓路,大家說要表現和平,
我不明白,那這算什麽封鎖工地?
再次和何來談到以後的方向,談不攏,
我和阿業認為行動要升級,那時她卻說不要給市民壞印象。
相反sum仔和adon就傾向要走得更前

其實八樓作為一個多議題組織,跟不同個人或組織合作就常有這種討論,
究竟我們要走到有多前?怎樣才算「達到效果」?
討論是很難的,當前面看到的是空氣。
但有時,當有人踏前多一步,同時其他人亦準備充足,情况就會變得踏實,這是一種充滿未知的踏實。

之後就是十二號早上,一班反對清拆的朋友突圍進入工地,當中男的先被帶走,八樓的阿業、我、阿草、阿cat先後上到平台,還有sum仔、adon,何來也在,我們不斷觀察,時機一到,sum仔阿業從棚架爬落工地,sum仔箭步跑上推土機,阿業給工人攔阻,一下就躺在地上,大局已定,工程被迫暫停,門外叫喊不絕,越來越多人聚集,阿業由工人帶離工地,工人開門之際,門外人潮乘機闖入,一下突圍又多了一堆人沖上推土機,站在平台上的我目定口呆,說到這裏,你可能已經將想像連繫到電視機上看到的畫面,你看到「示威者霸佔舊天星碼頭工地與工人、警員發生冲突,要求停止清拆,一晚過後最終被警員抬走。」然後,一大堆似是疑非的「集體回憶」討論或定義、還有官員對保育的「同情」和「理解」,將人民參與規劃、公共空間、政府謊言一一掩蓋。

你可能以為「事件已經完結」,其實完結的只會是傳媒的報道。

八樓以及其他團體、個人由十一月到現在仍在互相激發並將議題不斷抗闊,
而這份報告,就是我看到整件事形成至今的一段關鍵時間。每一件關於天星的藝術創作、每一段文字、每一個人的行動、每一次被消音的報導,都放出能量去影響與推動事件的發展。這種影響,不能量化計算,可能性卻無限,這也是我參與八樓所感受到並一直相信的信念,
leonard cohen有一首歌是說這個的﹕

Ring the bells that still can ring
Forget your perfect offering
There is a crack,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4.1.2 那夜我們闖入鐘樓

那夜我們闖入鐘樓
業   2007-3月5日

我們腳下踏著這
土地
從來是屬於
仍未
仍然不能踏著這
或許曾經是
屬於
你們的

我們
一夜
拿起長梯和枷鎖
背負著麵包和水
熱血流入
一觸即發
踏上梯級一層一層
穿越於監視障礙之
漆黑將變成廢墟的

時鐘未停
掛上生命
等待晨光
時鐘再現
擊起不想是
最後的哀號
原本的旋律
自然的節奏
震撼著心靈
其實
只有我們是
擊不起屬於
我們的土地

基於我們認為個人對社會對事件的感受與觸動,每一種細碎的情緒與思考,都在推動我們去主動正視由觸動,肯定自己的感受而來,從而引發出參與社會/社區的主動性,而不是白白把決定權交到官僚與商人手上,正因如此,我們認為這些感受更是構成社運參與的重要部份。

八樓一直以來文化面向介入、參與社會,以不同形式及方法主動表達,因我們相信藝術創作或文化滲入之力量能使人民對社會參與的意識,激發起社會運動產生的可能性。如此,我們在天星運動當中亦有拍攝錄像紀錄事件之發生,又因對現今社會主流傳媒被官僚體制所壟斷,報導只會服務於官僚體制而扭曲其真相極為憤慨,而確立參與運動之記錄的重要性,從而使用記錄運動的真實片段揭發官僚體制醜陋腐敗的真面目﹗如有興趣觀看我們所參與運動之記錄可與我聯絡。[email protected]
(業 — 行動初期夜闖鐘樓,再次敲動鐘樓生命者之一)

4.1.2 進入工地、進入

朋友HT說:
「還是覺得︰整件事最應該支持的是衝入地盤的爛仔抗爭方法,而不是議題本身,甚至也不是市民這種身份。」

記得我們衝進天星碼頭那天的中午時份,天氣暑酷難耐,我隨意脫去上衣,赤著肩膀。在旁的HO阿姨說我這樣很不像話,好言相勸我穿回衣服,一個抗爭者要XXY的。意思大概是:我們可是社會上的精英份子呢,請你注意一下形象。我們是文明的,要表現出文明。

噢!是嗎?

然後,朋友們衝進地盤,爬上了推土機,那機器就立即停住。

我和其他朋友又爬上工地旁邊的平台,我們將企圖遮蔽的帆布撕走,怎麼樣?工程見不得人嗎?警員拿著攝影機要紀錄我們揭露官商勾結的罪行的罪行。

噢!是嗎?

我們被制服包圍。英偉健碩的制服們要阻斷這一切。

而且,它們是文明的,要表現出文明。所以它們反覆播放:「上面是很危險的,乖乖地下來吧,我們有義務確保你們的安全。」此般的錄音留言。另一邊廂,保安員在非禮我們當中的女仕,制服們當然的毫不理會。那個兩粒花的東西又再向這邊靠近:「上面是很危...」

「收皮啦你!!」朋友WS直接了當的罵回它要撒的鬼話。

噢!

我們被封鎖在平台和工地裡頭。我們只好就地解手。晚黑的天氣開始變冷,我連續打了三個尿震。朋友CK問我為什麼不穿回衣服,「我唔想著。」我答。

噢!

漫長的夜,趕來聲援的朋友源源不絕的送上物資,包括兩箱十分美味的芝士焗意大利粉,朋友TSW問外面的餐點情況,發現他們只有麪包,我們想馬上回送一箱,但外面的朋友說我們可以留到明天吃。於是我醉了好一會。這天正好是十二月十二日。

PS:補充下一,十二月十三日立法會通過了緊急動議,建議政府立即停止拆毀工程。接著,穿制服的機械人強行清場,將我們全數拖走,並把其中一人輯捕歸案。我們組成人鍊攔住警車,然後我被抬上救傷車。

一星期後,碼頭被堆土機夷為平地。而我和八樓朋友參與其中的原意:把這個議題拉闊至「民主參與,人民規劃」的聲音,似乎只能夠傳到在場的人的耳朵。

另外,朋友LW說:如果有更多的人走出來,事情絕不會是這樣子的。

2007年3月10日
牧草.早稻 字
(牧草.早稻 — 天星行動中每次必然到場,曾用身體阻擋推土機的參與者之一)

4.2 天星街站 及 第一次保留天星音樂會

最早期的天星關注行動,始於天星清掛前的街站、與第一次保留音樂會。當時參與者為天星街站印製了 10,000張 天星碼頭的貼紙供市民簽名,並於十一月十一日發起第一次「保留天星音樂會」時,將具市民簽名的貼紙廣貼於碼頭的杆柱上。10,000張貼紙於一星期的活動內全數派清,而當時參與者亦因資金問題而不能加印。

在發起第一次「保留天星音樂會」中,八樓一直嘗試以不同的方式表達八樓一直以來對於「規劃」、「社區」,與及外傭對中環一帶公共空間的需求。

音樂會於十一月十一日下午三時開始,一直到零晨一時,參與的樂隊由理大同學adon之樂隊及八樓參與者業邀請,並持續進行了一次整整十小時的音樂會。而音樂會中除了奏樂演唱之外,參與的樂隊與當天的觀眾亦熱烈地以天星碼頭的公共空間,一方面表達對天星不捨之情外,一方面亦帶入了公共空間的討論。當日觀眾除了可加入表達之外,參與的朋友亦提供了絲帶與簽滿市民簽名的貼紙貼在天星碼頭的各處。活動得到觀眾的積極參與,在人流急速的碼頭中仍能維持平均四至五十人的觀眾人數,平均觀眾更達六七十,惟愈入夜,有部份市民更趨於以追/送「尾班船」而令人流不至一直留下參與整個音樂會。

八樓當日亦在音樂會中認識了一批先前以各種藝術讓公眾關注天星清拆的朋友,並在十一月內參與支援了部份建築師學會、長春社等組織聯合舉辦的會議與座談會。惟因這些活動,主要把討論集中於「保留文物」,而與當時八樓參與天星運動的理念難以磨合,是故在他們的活動完結後,八樓並無再參與於他們對天星的討論當中。反而八樓因認識了一位大嶼山保育運動的何來女士,她後來亦一同參與了進入鐘樓敲鐘的行動。

關於天星早期的活動,八樓參與者一直嘗試把議題的討論深化到公共空間、社區關注的意識當中。而音樂會亦邀約得部份香港獨立樂隊一同參加,在演唱之餘亦與公眾展開了對碼頭對香港規劃的討論。

雖然八樓在這一階段未能成功將議題的討論深化,但仍然因為當中的活動成功接觸了一些對規劃關注的朋友,並因此而承接整個清拆事件,去推動一個關於規劃的討論。

4.3 進入地盤、介入議題

八樓參與者與新認識的朋友一行七人,於十一月尾的一個星期,數次闖入天星當時已封閉的區域,以測試如果到達鐘樓,結果於十一月三十日,策劃及發動了進內鐘樓敲鐘的行動,而再度引起傳媒對天星清拆關注。而當天的行動亦在進入鐘樓後的兩小時中,以重新報時、及在鐘樓內以揚聲器叫出口號,以喚起市民對天星與鐘樓保留的想像,也重新開啟市民對清拆的討論。

及至天星正式開始清拆工程,當時何來女士更開始了她個人的絕食、露宿與攔阻工程車進入工地的個人行動。當時八樓參與者也曾參與其中,然而當時因為與她合作上的出現分歧而令八樓退回支援的位置,並重新思考如何將行動升級。

敲鐘行動的確號召了INMEDIA的部份編輯,亦令到關於清拆的討論不至在傳媒中完全消音。因而引發了運動參與者對直接行動有進一步的想法,亦引發了參與者進入工地的行動。

在工地行動中,運動參與者已由先前的八樓參與者推展到更多不同的團體與個人。而行動也因為傳媒對「衝突場面」的熱愛而把「清拆議題」放上公眾討論的層面。

八樓的參與者的行動,因著天星一直以來看見不同的人因為不同類型與方式的行動受到號召,而肯定了直接行動對於整個運動的參與者與市民有極深的關係。

4.4 絕食支援者

在十二月的進入工地、靜坐集會的行動,天星運動已號召了社會上不同人士的關注,當中亦包括了部份院校同學。而在後來的絕食行動,全數廿一人的絕食人士當中,更有三份之一是在自嶺大、理大及城大的同學;在絕食期間亦有院校老師與同學各自組聲援活動在校內與天星碼頭舉行。由於絕食時期正值聖誕假期前後,故有部份聲援的同學為絕食同學提供不同方式的支援。(附件十三天星運動絕食宣言)

當時八樓參與者中亦有社會人士與院校同學參與於絕食及支援行動當中。八樓又因為在上年反世貿時期中,對絕食行動與當中的支援工作較有經驗,而成為了天星絕食期間絕食人士的安全上、物資上,及行動策劃與籌備方面提供支援。

附件表列:
附件十三天星運動絕食宣言

5. 自由文化音樂節 – 人民集擊

人民集擊,是一次以「migrants」作主題的「自由文化音樂節」。

自由文化音樂節除了是一年一度音樂會之外,一直以來都是八樓希望用不同形式裝備八樓一眾參與者關注的各種議題的一次文化活動。八樓往常會邀請不同的本地中想法比較接近的獨立樂隊參與,並希望從中讓大家關注的議題有所交流。

到了這一屆,我們為了讓更多不同的人可以參與在音樂會又或是音樂這種表達方式當中,因此在意念上的我們把「集擊」加入音樂會中。「集擊」是集合人民的力量,用各種敲擊的節奏、各種不同的物品,奏合成一個每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參與其中的音樂會,所有音樂都開放由所有希望參與的人一用合奏,正如所有社會事件、所有議題一樣,參與需要透過自發、需要配合,而在音樂會當中,參與者亦因而得以一同參與。

此外,主題的「人民」,延伸自「本土」。「本土行動」因著天星而啟動,而本土講的人民,就是所有與香港互動中的個體。因此人民包括了所有被歧視或標籤的移民、過客,因為我們都正感受著、承載過香港的不同時間與事件的發展與影響。

這一次人民集擊,重新定義了「人民」,亦把八樓一直關注的居留權放入意義當中,因為八樓一直理解到,人的身份不因身份證或國藉所限。

附件表列:
附件十四天星自治八樓人民集擊

6. 人民規劃大會

在十二月廿六日絕食人士於天星策劃上政總與禮賓府的遊行時,八樓參與者與亦為天星運動方向的繼持而展開了一次討論集思會。

當時八樓討論到,天星與公共空間重奪、香港整體規劃的重要關係,並啟動了下一輪運動的討論,並策劃了人民規劃大會與重奪皇后公共空間的各種行動。

人民規劃大會,八樓與錄影力量的朋友,聯同重建監察的街坊一同策劃,並將由H15關注組所引領的「居民參與規劃」實踐,帶引到沒有「社區」的天星碼頭,亦把討論拉闊到「人民參與規劃」的議題上。

四次人民規劃大會因而策動。

由天星空間、公共空間到社區參與、城市規劃、由每次參與的不同團體展開。團體不但包括了各個社會運動團體,亦包括了專業建築師、規劃師、院校老師等的種種專業人士。參與的方式與主題皆由每次的組織與工作坊的形式,與在場的社會人士、專業人士及學生,分組討論,並在最後報告,而幾次報告得出的結果引發再思考。

幾次報告的結果,事實上是總合了各方人士對於香港城市規劃問題的分析與前瞻;既是說明市民是一個擁有各種專業知識的群體、是一個擁有具體生活經驗的群體、是一個足以為自己的城市有遠見地思考發展的群體。

而人民規劃大會,除了是一個天星皇后運動的延續之外,更是再一次把h15在利東街的「人民規劃」概念的引為可廣泛參與的實踐。參與者更因為各自來自不同的群體、背景,因而豐富了規劃概念中如何用規劃去貼近人的生活,並為豐富人的生活內容而提供空間的理想。

附件表列:
附件十五天星復修天星保留皇后人民規劃大會邀請函
附件十六第一次人民規劃大會內容及報告
附件十七第三次人民規劃大會內容及報告
附件十八第四次人民規劃大會內容及報告

7. VDAY 陰道獨白 vs反性暴議題/身體自主議題  (由小比利和彩鳯整理)

商業劇團將伊芙.安斯娜的《陰道獨白》改編為《VV勿語》。「VV」,陰道的暱稱,改編者稱這是因為香港人保守,怕引起非議,是故以「VV」取代「陰道」;然而,根據原作者的意思,劇作是就是要明明白白的將陰道——被人所忽略和蔑視的女性身體——呼喊出來。我們——八樓朋友以及關心陰道的人——對此劇表示質疑:連「陰道」這個主題都不能呼喊出來,如何將一直被忽視、被壓抑的信息表達出來,衝擊社會的偏見和禁忌?《陰道獨白》背後二百多個的陰道故事,在優雅的大會堂裡,竟變成菁英份子的附庸風雅!我們決定走出來,把屬於本土的陰道獨白、陰莖獨白吶喊出來。

我們於二月二日於天星碼頭開始做宣傳
二月四日於皇后舉行放映會,播映中山大學艾曉明老師所拍的紀錄片《陰道獨白》,放映會後有討論會,有十五位天星行動參與者和八樓的核心成員參加分享交流,主題涉及身體、性別、性暴力,反對商業劇團的論述。
二月十日開集思會,與國際特赦組織,分享有關反婦女暴力議題,分享身體經驗,約十位核心成員參加。
二月十一日,艾曉明老師分享會,討論國際形勢和本土運動的結連及社會紀錄片於運動中的運用,約二十人參加。
二月十四日,八樓正式籌組班底,將於在本年不定期舉行工作坊,跟進由《VV勿語》(的政治不正確)所引起的反性暴議題和身體自主的討論。
三月十日,舉行第一工作坊,由在香港演出過《陰道獨白》的嶺南舊生,分享她的演出感受。
舞者何來將會和八樓一起再舉行一個關於形體動的工作坊,日期待定。
其它工作坊正在籌備中。

7.1關於《陰道獨白》及v day及自己的思前想後……    (彩鳳 11032007)

一直受著性/別的身心困擾…
一直反思很多不同的性/別事情…
一直未知道什麼是性/別運動…
一直覺得需要性/別運動…
一直想找到更多性/別運動的可能性…
一直認為改變自己生活中的性/別定型是很重要的運動實踐…
一直覺得在思考前後或途中都需要及應該將反省和自己的改變以不同的形式散播出去,嘗試將自己跟其他人或社會扣連起來…
一直卻沒有(沒法)深入參與其他性/別團體…
一來是方向上──每個團體可能都有「主線」和「特定群體」,例如:被虐婦女的團體是集中處理直接面對被虐婦女的需要(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這是比較重要的優先工作),而我雖然未找到定向,但似乎傾向流動地從整體的性別和性之間的關係中找到不同的個體改變和實踐性的論述;二來是方法上──每個團體會有不同的抗爭方法,例如被虐婦女的團體會做暫時安置服務及政策倡議,這些方法未必是我覺得發揮到自己參與的力量。

在8樓,沒有其他團體面對的負擔,沒有方法上的限制,同時著重不同個體的改變和表達的氛圍下,可以嘗試的空間是比較大。

8樓嘗試延續《陰道獨白》並非偶然。
在8樓的環境中,深刻體會及反省到社會的文化產物對人的價值觀及意識形態的影響力是非常萬分大,而文化的影響力是生活化的,滲透到令人不知不覺間地措手不及。在8樓不單培養出對影像文化的觸覺和批判,亦從影像的感動中蘊釀出行動的能量。

這次啟動需要8樓及自己延續陰道獨白及v day的過程的的理解是→

2004年至2005年之間,兩三個8樓朋友在不同場合看過中國中山大學的《陰道獨白──幕後故事》……實在是深受震動,當時部份朋友在其他群體中已經嘗試開始蘊釀本地的版本,可是未能成事。

2006年8樓參與舉辦的社運電影節,嘗試放映《陰道獨白──幕後故事》以及《太石村》和《天堂花園》…以延續了這劇中的參與者所引發到反省…

2007年1月,我及另外一個8樓朋友lina在街上看到很多《vv勿語》(改編《陰道獨白》的舞台劇廣告,覺得宣傳方式和內容都違反了《陰道獨白》的精神和意義,而這劇在資金上和名氣上的資源,卻又帶來社會一定的影響力。決定入場。

2007年2月1日半夜,《v v勿語》上演了,未及入場,已收到其中lina對《v v勿語》的憤怒、批評、反思以及嘗試招人來傾行動的電郵,我覺得她的批評和招募是很正面,必須要和應,就盡量盡快回應;而且她的聲音在與《v》的資源相比下,是少但卻更重要,必須幫手散播出去,即時將她發散出去讓多些人分享,並製作成單張。(文章詳情見陰道附件一)

2007年2月2日至2月4日我和她及其他8樓參與者直接在大會堂內的大堂和門外派發單張,嘗試向將會及已經入場的觀眾直接表達我們的反對及反省,以及找出直接的討論機會和空間,亦呼籲開拓討論《陰道獨白》的意義的可能性。一方面是遭到保安的阻擋,可以直接對話溝通到的觀眾一定因而相對減少;另一方面,我們更著緊和重視的是──我們也不認同及相信一次性大型廣播及宣傳式的方法…而更重要的是以有限人力和時間,著重有機會跟個別觀眾深入討論《陰道獨白》的重要訊息、其他地方的朋友由《陰道獨白》引申的全球性運動的努力…告訴她們我們將在大會堂外準備了放映《陰道獨白──幕後故事》等等…

2007年2月4日,由於不想只限於針對《v v勿語》的負面意義,而是想多點分享我們覺得重要及受感動但又很少散播空間和資源的《陰道獨白》,便決定了在皇后碼頭大會堂外放映《陰道獨白──幕後故事》,而這件事情能夠進行,是多得八樓不同的朋友在情緒上及技術上支援下才可能開始…延續下去…(活動宣布見”陰道附件一”)

2007年2月10日,第一次聚了不同人在8樓(包括AI身份的老b和阿堂、中大報社的selina、中大文化研究系的lina、8樓的彩鳳、billy、旭雯、terry等等)傾如何回應214──即是由陰道獨白引起相關的全球陰道日、反婦女性暴力日、勝利日的v day,同時亦分享了過往不同婦女或性別團體的經驗不同、對陰道獨白的諗法、對繼續攪一個我們的《陰道獨白》…的期望和初步方向建議、與其他個人或團體的關係,嘗試建議214行動,大概是攪一個初步聚集一些對陰道獨白有興趣的朋友來分享、討論發展下去的可能性 (開會部份詳情見”陰道附件二”)

2007年2月11日參與了艾曉明訪港──《陰道獨白》放映與交流。除了觀看《陰道獨白》之外,更討論了蘊釀演出她們的陰道獨白的過程、延伸該劇場及工作坊到中國不同的院校的情況、參與劇場以外的反暴力事件和抗爭、如何連結到全球性反性暴力運動同時加上本地紀錄及反省的表達、以致再用劇場的錄像到不同地方放映的作用和反省、批判到底會否過份想像和理想化了《陰道獨白》及演出對參與者的影響力?應該如何繼續下去?…(宣傳詳情見”陰道附件三”)

2007年2月14日 v day早上我去了結婚,是性別運動的反挫還是…?
在性別運動中,90年代女性主義的其中一個很大的口號、反思和實踐是:「個人的就是政治的」,而「個人的就是政治的」的意思是有兩個層面:一是個人生活中的性別問題,並不只是個人的事,而是跟社會制度,公共領域的政策等等是有很大的關係,這些個人生活中的性別問題,應該是可以或者要作為公開的討論、反思和政策改革;二是,我們不能將自己個人的生活抽離社會和性別運動,我們個人生活中的性別反思和改變是性別運動中很重要的一部份,不單只是運動口號或策略,而是深刻地將反省和改變的性別問題或壓迫緊緊扣在一起…。我認為結婚制度是對不同的性傾向或性少眾朋友其中一個制度性的壓迫,現在的異性戀一對一式的婚姻制度是應該不對的,亦是性別運動中需要處理的部份,所以我不想就這樣不情願地結婚,但在參與性別運動中,214這天我卻又選擇了結婚,到底當中還有什麼性別問題?我仍然是在性別運動中堅持嗎?還是性別運動應該在更多不同層面和因應不同人的多方面環境人物的交往中,激發出更多的批判或可能性,而不是單一化劃一的口號或方向定性?…在v day / 陰道獨白的行動中,我必須將自己在平日或214v day 全球反性暴力日、陰道日,我生活中的性別反思和改變的都呈現出來…亦必須將日記放在這個報告中…(日記中自己的性別和性別運動反思,見”陰道附件四”)

2007年2月14日 v day 晚上攪了 “刺激/拉闊陰道工作坊”… (活動宣傳及部份詳情見”陰道附件五及六”)

2007年3月10日 攪了”延續陰道工作坊”…。由於想嘗試蘊釀本地或我們自己的《陰道獨白》及運動的可能性,我們決定了再聚會,了解曾經在香港做過《陰道獨白》的不同人或團體,亦從而累積再發展的可能。這一次我們一起欣賞本地其中一位曾經受《陰道獨白》感動的朋友,以致用自己的身體和陰道經驗以”行為藝術”或”劇場”的方式去回應《陰道獨白》的錄像紀錄,她分享了做的過程和感受,以及她之前兩年已經很想延續下去的嘗試,各參與者亦嘗試以自己的經驗、或社會性別分析等等去回應她或其他人、嘗試互相情緒上支持和開拓討論…亦初步提了一些構思如何去講我們的故事、將性別和公共空間扣上關係等等…(活動宣傳情見”陰道附件七”)

這種種行動、對人和事件的反應中,參與的人是過往都以不同程度參與8樓的朋友,各人在不同的位置延續對《陰道獨白》感動以至行動回應,有人嘗試將反省的文章放到媒體中;有人嘗試聯絡其他人及其他關注的團體…嘗試將8樓以外其他關心陰道獨白及性/別運動的朋友拉在一起…;有人嘗試提意見構思行動;有人出發去大會堂;有人支援其他朋友的情緒;透過文字…網路媒體…透過人與人的關心…人對人的支援──一個或個別朋友的關心和行動是重要…同時嘗試找到更多一起實踐的可能性亦是8樓這個平台所有的力度…

附件表列:
附件十九 所有陰道附件

第二部份.院校學生組織工作(此部份由旭雯整理)
基本上以上第一部份的八樓核心運動中,已包括了大份的組織工作,此外,不定期會還有個別同學到八樓探訪,以下記錄的,個別同學上到八樓來的,我們沒有作特別紀錄,但會會留聯絡以作日後發電子訊物或進一步跟進之用,以下是比較有規模的學生組織工作紀錄:
2.1 第四屆社會運動電影
第四屆社會運動電影節因過往與院校之合作而在今年我們除了基本場次之外,更應浸大、理大、科大之教授及學生組織之邀,而在三間院校分別加場共十一場,當中由學生組織自發及社運資源中心及錄影力量之技術及人手支援下順利完成。

2.2 參與基層大學「左翼星期五」學生運動交流會
社會運動資源中心受基層大學邀請,與學生組織「基層大學」、「SACOM」、「大專基關組」及「中大基層關注組」進行交流,討論程序分為三部份:
a.大專基關組、中大學生會、大專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自治八樓各用5-10分鐘介紹現況:集中介紹理念及工作
b.如何將學界活躍起來:四團體各用5-10分鐘介紹自己的對策
c.自由討論,約兩小時
當晚有來自四個學生/社運組織之二十多位學界與社會人士一同分析現時社運與學運情況及關係,並以四者互相分工合作面向,討論未來學運與學生組織之發展。

2.3 接待院校同學到訪社會運動資源中心
在 07 年初之間,我們接待了數十位因為不同原因而對社會運動資源中心或對本中心之運動或活動感興趣之院校同學,當中包括了中大、城大、浸大、理大與及徐誠斌書院等院校。除了讓同學更認識本中心外,我們亦嘗試透過一同舉辦或參與社會事件或行動,希望藉此讓同學更了解本中心,及嘗試介入社會議題例如廟街關注小組、自由文化音樂節之舉辦等,透過參與本中心之會議而一同實踐社會運動的介入(現在部份同學己加入廟街關注小組)。

2.4 有關支援社運的想法 (由彩鳳參與文字描述)
關於招待來交流的人或群體

面對所有來到8樓交流的個體或群體,8樓並不單是要介紹8樓,讓她他們在溝通過程中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嘗試參與8樓,更重要的是根據不同朋友或群體的背景和興趣,以最基進的想像和實踐去討論、批判,互相刺激出更多社會運動及介入方式的可能性,以致大家可以在不同的位置繼續反省及參與,每個人或群體以不同的抗爭模式做不同的抗爭議題,也是不同程度互相認識以致連結…

例如:2005年12月至2006年5月期間,8樓在香港,或者去台灣、韓國等不同的地方,跟反世貿或者其他運動中認識的不同個人及群體交流,蘊釀出不同的討論、認識、支援和行動…

例如:2007年2月台灣的劇團──”再拒”覺得從劇場介入社會運動是很重要的,她他們來到香港是很想了解有什麼不同實踐的可能性,我們介紹了8樓的歷史、多年來蘊釀出來文化運動介入方式、人與人的關係等等;我們互相了解對方最關心和最想參與的運動;我們討論過怎樣以共同管治和以平等的方式找尋共識再行動;我們討論過什麼是無政府主義;我們討論過台灣當地一些運動的矛盾;我們討論過如何以不同的媒體(包括video拍攝跟放映、出版、音樂等等)去介入人、議題和自己…

例如:2007年2月理大社工系學生來到8樓,她他們有些是已經初步接觸過8樓的部份朋友和參與行動,我們除了介紹8樓之外,亦嘗試了解她他們參與行動中的反省,而因為我們認為”社工”在社會運動中可以有正反面的角色,所以亦嘗試挑戰她他們對社工與社會關係的思考、社工專業化的問題、社工技巧與她他們的對象之間的矛盾和打壓的問題、不同參與運動的方式…

三.八樓參與及支援之社會運動/行動
八樓一向大量支援各社會運動,唯因支援項目太多,八樓人手短缺,並未能將所有行動都作詳細紀錄,但所有支援的項目,會以表列形式紀錄於報告之最後部份。
3.1    2006香港國際人權日:八樓參與學聯攤位之報告(此部份為當日主要聯絡人林森整理)
主辦:國際人權日2006籌委會(國際特赦組織發起)
日期:06年12月10日        時間:下午2時至5時        地點:銅鑼灣記利佐治街行人專用區
適逢今年國際人權日正正就是天星、皇后本土抗爭火花燃起之端,
八樓的一眾參與者決定將已往範疇甚大之人權議題皮球,一腳延伸將之踢出,
希望將球寫進本土人權被侵犯的籠門架內。
在此先要解釋一番。

當天星最觸目之抗爭爆發之前,有一些八樓的朋友已嘗試想像,
如何可以將政府強拆天星;這本似是單元的一件事,
將本來狹義的純粹保育文物之討論,伸延到香港本土城市規劃及社區文化的討論。
經過一番開會討論後,有些朋友覺得經過香港政府與商家多年來的「努力」(或者暴力) 經營之下,
香港人已忘記了自身參與社區建設的權利,其實也是每一個人應有的人權。
加上近年的市區重建政策,政府因為商機頻頻出賣市民社區參與的權利,
便多次出現假諮詢、假調查、「霸王硬上弓」及「抬人出家門」等「離譜」的侵犯人權的情況。
要重新令香港人覺醒自身參與社區、城市規劃的權利,
唯有乘著天星這個火紅火熱抗爭議題的爆炸力一起爆發出來。

所以是次八樓參與學聯國際人權日攤位的題目為《人人有權參與市區規劃》。
而今次攤位除了擺放了很多關注市區重建、規劃及社區自我組織抗爭的宣傳物品外,
更特別印製了一式四款關於現時城市規劃抗爭的地方的卡片派發,
有天星、藍屋、利東街及灣仔街市四款。每款印制200張,當日派清。(小咭片文字內容請見附件20)
再加上天星運動的積極參與者協助派發(包括傳媒焦點的鐘樓先生),
結果卡片迅速派完。

唯一比預期中較差的情況就是,因為碰上維園工展會,
人流雖然很多,但大都急速拿取單張便走過,停下來詳談的只有少數。
不過亦因為這一番工夫,這次參與國際人權日活動所派發的單張及資訊,
亦成為了數天後天星火紅火熱抗爭力量之其中一部份的催化劑。

附件表列:
附件二十  小咭片文字內容

3.2    中國工人運動支援
2007年12月24日支援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平安夜唱衰企業佳音會”報告
平安夜晚,SACOM發起西洋菜街的反無良企業行動,八樓有六位朋友到場一起參與事件。
是夜行動以報佳音形式舉行,SACOM印了十二款指責企業惡行的post card,共三千六百張,所有到場朋友(約四十人)戴著聖誕帽,更有朋友打扮成聖誕老人和天使,沿途唱”聖詩”,引來大批市民圍觀。
群眾反應良好,三千六百張聖誕咭於一小時才派清,當大隊在KFC內高呼”KFC加人工 “時,大部份店內食客鼓掌表示支持。
“聖詩”歌詞如下:
調寄”普世歡騰”
普世工人,都無得訓,
全因聖誕來臨,
聖誕禮物,做死工人,
加班加到無得訓,班加到無得訓,
(不同企業的名字,如KFC)老闆唔係人!
事後檢討:
市民反應比預期好,
由於民化抗爭正是八樓的強項,
希望可以藉此次行動再強化八樓的文化行動路線。
其後,在二月四日SACOM發起之「反對迪士尼停單,引致國內煌星工廠工人失業」,於時代廣場迪士尼寫字樓示威行動時,八樓亦有四位朋友到場支援。

3.3    有關支援社運的想法

8樓會用機器和技術(如錄像、錄音和音響等等)做支援…
8樓會出人力參與做支援…
8樓會以參與討論做支援…
8樓會幫手打字、翻譯、出信出聲明等等做支援…
8樓在參與、討論和支援模式的彈性,每一次支援都可以不一樣…
8樓最優先考慮支援的應該是資源最有限的朋友或行動…
8樓資源有限,以及著重參與者同時可發揮不同行動可能,因此會比較著重和強調跟認識的朋友作更多的支援和連結,作有延續性的支援…
8樓亦認為抗爭者同時是為了整體運動的權利…
支援她他們同時她他們其實也是在支援我們整體的運動…
集體是重要,也沒有人可以脫離集體以及人跟人之間的關係,而8樓更強調的是每一個抗爭”個體”都是重要的,尤其是資源最缺乏的個體,因此會盡量支援到最後一個參與者…

例如:在2005年12月反世貿抗爭中,除了我們主動以錄像、急救隊、絕食等等行動表達我們的抗議之外,對於本地不同的群體和個體以致其他國家地方來到香港抗爭的,我們都嘗試作不同程度的介入、連結和支援,包括整理8樓空間讓不同人可以使用電腦、休息、討論、認識和蘊釀等;主動聯絡不同的人和團體以刺激更多行動的可能…。世貿會議結束前,差不多一千人被捕,而世貿在香港的會議結束後,其中有十四位其他地方來的抗爭者被警方,更被起訴了,雖然他們在他們自己國家/地方的抗爭經驗不會比我們少,資源亦未必是最缺乏,但作為一次全球性的反世貿行動,他們來到香港,實在需要本地的朋友的支援,而且當香港很多人都覺得12月的抗爭行動完了就是反世貿抗爭完結,不再關心的時候…他們仍因反世貿行動而被起訴…;世貿在香港開會結束,但世貿的其他會議及剝削仍繼續…;大部份示威者回歸到不同的國家和抗爭群體,但這十四個示威者仍被起訴…這亦是涉及集會示威表達的權利問題…
因此…最少都必須支援到他們都撤銷起訴,能回到自己的國家或地方…繼續抗爭…

例如:居留權運動由1999年1月29日開始,至今已經差不多8年…8樓以團體名義以不同形式參與和支援居留權的朋友、行動和運動亦已有差不多八年,以人和媒體介入參與,包括拍攝紀錄、製作cd、居留權大學及小學課程活動、集會行動、去接送被遣返人士處理部份生活需要、了解討論居留權不同群體之間的矛盾和合作的可能、最重要的是從人與人的生活相處中互相了解互相學習互相支援…希望盡量延續到最後嘗試的可能。又例如:在2006年6月12日,居留權行動中,有一位從未參與居留權行動亦並沒有參與任何一個居留權團體的朋友,他為了聲援其他居留權人士的行動,以及想嘗試出來了解一下自己的居留權權利,在活動過程中被無理拘捕及起訴,以致後來被無理入罪入獄一個月。雖然不認識他,但我們仍用盡方法去聯絡他,去法庭找他,去了解他的需要,去嘗試支援他,包括:打字、出信、散播他的訊息、連結居留權不同個體、群體和團體以及其他人的支援、協助他的家人去探監、以致出監後如何繼續表達他的權利和訊息…
3.4 自治八樓二零零六至零七年度社運支援

2006年5月20日
國際反恐同日
合辦:香港女同盟會,女同學社,姊妹同志,啟同服務社,香港十分一會,香港基督徒學會,香港彩虹,彩虹行動,基恩之家,
尋道會,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同志組,跨性別平等與接納行動性學會,八樓社會運動資源中心,F Union,G Magazine
音響支援及參與
http://idahohk.org/

2006年5月
抗議文化局閉門決定山仔后美軍宿舍命運,並請針對此議題重新召開公聽會
主辦:OURs-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聯署支持
http://blog.yam.com/www.ours.org.tw

2006年5月
支持中大女工合作社投標中大小賣部申請
主辦:中大女工合作社
發信支持

2006年5月27日
中大學生會六四街頭活動 – 「工人維權運動」
主辦:中大學生會
音響支援及參與

2006年6月12日
爭取子女居港權家長遊行
主辦:落實子女居港權家長會
音響支援及參與

2006年6月17日
七一動員街頭活動
主辦:七一人民批
音響支援

2006年6月26日
人大釋法七週年燭光晚會
主辦: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音響支援及參與

2006年7月
反迫遷護樂生連署行動
主辦: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
聯署支持
http://www.wretch.cc/blog/happylosheng

2006年7月
城大城舍續約申請
主辦:城大城舍合作社
聯署聲援

2006年7月3日
詩人光影
紀錄片.詩歌.音樂的相遇
主辦:錄影力量
音響及舞台技術支援及參與

2006年7月23日
不同能力人士要求公共交通減價地鐵行動
主辦:爭取殘疾人士乘搭公共交通半費聯席
錄像紀錄

2006年7月29日
遊行抗議以軍濫殺無辜平民
主辦:梁國雄議員辦事處及獨立媒體合辦
參與及錄像紀錄

2006年8月8至10日
第一屆香港性工作者電影節
主辦:紫藤
音響支援

2006年9月3 日
爭取居留權集會
主辦:落實子女居港權家長會
音響支援及參與

2006年12月10日
國際人權日街頭攤位活動
合辦團體: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香港基督徒學會、香港人權監察、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參與團體:天安門母親運動、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紫藤、社會民主連線、超霸電池鎘害事件關注組、中國人權、香港融樂會、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新婦女協進會、青鳥
負責籌辦學聯攤位
http://www.alliance.org.hk/hrd2006/

2007年1月28日
重建區居民大遊行
合辦:重建監察.大角嘴商戶聯盟.深水?重建關注組.筲箕灣重建關注組.H15關注組
參與及聲援

2007年1月29日
爭取居港權1.29燭光集會
合辦:爭取居港權家長協會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音響支援及參與

2007年2月16日
爭取居留權團結年夜飯
合辨:爭取居港權家長協會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聲援及參與

2007年3月4日
國際廢除死刑簽名行動
主辦:廢除死刑聯合委員會
音響支援及參與

<<完>>

關於「自治八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