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眾咨詢綠皮書」第一場咨詢會紀錄 (中大)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公眾諮詢綠皮書」——第一場

日期:2017年11月7日 4-7PM
地點:中文大學

 

主題——關於社會運動及學生運動

– 甚麼是社會運動?其目標為何?
– 甚麼是學生運動?其目標為何?
– 社運與學運有何關係?
– 社運與學運當中的主流及非主流議題關係為何?
– 如何促進社運與學運的發展?
– 學生在社運及學運中,需要擔當什麼角色?
– 學聯作為一個學生會聯會,在社運及學運中,需要擔當什麼角色?

 

此紀錄僅為促生員方便整理、推進討論之抄錄,並非完整紀錄參與者之發言。

 

參與者:參與討論的人數共為18人(不包括促生員/facilitater),大部份為中大學生,部份為社會人士。有的參與者並非全程參與,近半人中途加入/離開。

 

討論方向:參與者自我介紹及簡單表達自己對「學生與社會」、「學生運動與社會運動」的意見後,歸納出兩條討論問題:1)學生在社會應該是什麼角色?2)在學時參與運動的學生,畢業後可以如何延續參與?以下討論圍繞著兩條問題發生。

 

G:自己沒有學債,不用像其他同學那樣煩還錢的事,但是越讀書越不想返工,大學好似是最後一段可以玩樂的時間,不過,其實返工也可以不是那麼痛苦的一件事吧?只是工人在這個社會受到很差的待遇,例如是嫁為人妻的家庭主婦其實也是有勞動有貢獻,但就被人忽視。

 

SU:覺得讀完書就要返工,這種想法好自動波。當一個人好多時間放在一件事上(返工),就會對其他事沒有興趣,參與也會少

 

FF:學生有些資源可以幫助思考。有些事情現在已經可以想,然後出來做野時就不致於會斷裂。

有的同學現在已經要搵錢維生。

 

M:自己上莊時要做社會服務,有種感覺是學生要服務、關心社會。但只是當自己要關心外面的事,而自己不是社會的一部份,好精英。同時,對校內發生的不平等卻沒有關注。例如,宿舍中同性戀的人會受到無形的壓迫、沒有錢的人不敢住宿怕參與不到高消費活動導致融入不到宿舍。

 

G:回應m,家人會向人炫耀自己的學歷,實情是大部份學生都不是好搵到錢;回應水,學生在學時有很多空間可以做嘗試,畢業後就沒有這個心思,有種說法,說大學生是偽中產

 

SE:自己視野狹窄,中學時專注在學業上,認為讀好書已經可以,後來才知道狹窄,但也擺脫不了要重視學業的感覺;因此決定參加學生組織去承擔某些責任;但是也會有限制,要用到框架執迫自己;另外,自己較少用學生身份去思考;

 

KY:自己決定不讀大學,因為對生活有要求,想有得揀,喜歡周圍去,但是讀書的課程無得揀,而且也質疑學習知識是否一定在學院發生?

 

facilitator:大家也說了一次自己對題目的想法,現在不如首先搞清楚大家在說什麼?有沒有對於其他人說法不清楚的地方想問的?搞清楚之後,就開始回應其他人的想法?

 

facilitator:想問ff,學生有資源幫助思考,資源指的具體是什麼?

 

FF:即是學科的知識,不一定是某些學科;另外,大學也有較多空間接觸不同的人

 

HS(新加入):關於學生應該是什麼角色,首先,學生應該讀好書,然後學生比其他人有更多優勢,例如是不用憂柴憂米,因此應該參與社會。至於畢業後,受生活、經濟所限,是要滿足了基本生活才能參與社會,應該用自己的專長去參與,如果是讀理科的,與社會事務沒有那麼大關係,就要先學習,要認識才能參與。現在的年輕人不缺理想,但是缺乏對現實的了解,現實很複雜

 

G:學生畢業後想做什麼,難以與勞工狀況撇清關係,不過,有些朋友即使是出來工作以後,仍然能夠有社會參與,例如自己認識一些搞社區重建相關的朋友,他們原本是受重建影響的人,重建抗爭過後,他們身份已非受影響者,但也繼續參與運動出來抗議,會想,為什麼街坊做到,學生做不到?

 

SE:自己很矛盾,常說社會是眾人之事,但擔心出來工作之後很多時間會被佔據,有時會想,知識份子的分工,是不是讀理科的同學就較難關心社會?可以如何鼓勵其他人參與?

 

A:關於專科的問題,自己本身是讀物理,但畢業之後也決定要搞事,上屆區議會選舉有兩個參選者就是與自己同一科;原是理科知識沒法套入社會事務,而是社會區隔令人想不到兩者的關係,其實很多是相關的,例如科技、環保等;倒不如想想,如何令人在其熟悉的範疇能夠參與?

其實出來工作之後有的資源不一定比讀書時少,工作之後就有錢,可以有選擇

 

SU:想問se,不太明白不是那些專科有什麼難以參與的?

 

SE:比如是讀新聞的,本身就在接觸社會事務,不用投效額外時間去關心

 

KM:聽到有人說學生應該更關心社會,但其實不見得學生是更有空閑,不明白為什麼要比其他人對社會更有歸屬感,不是應該所有人都有歸屬感嗎?

至於參與的代價,學生犯事都會留案底,大家都要付出代價。

 

S:大學生是拿多了資源,應該付出更多,但也要顧及個人,如果沒有時間,可能是找些較外圍的位置

 

M:認同學生不是有額外的責任,但在院校有多些資源可以去嘗試,代價是較少;學生在院校較有資源去影響體制,在社會上的素人則不是那麼容易找到資源;關於夠不夠知識去做判斷,以前會覺得去探老人已經是關心社會,到自己年紀大了經歷多了,會有較多空間去想,為什麼老人家要在老人院受到那麼差的待遇,是長期照顧制度的問題;

 

G:假如學生參與運動,造成壓力,做不來也不應太大壓力;想問問大家對「學運、社運」的理解是什麼?自己認為,在校園內關心勞工、關心宿舍也是學運的一種;社運不應成為某些人的特權,而應該創造更多崗位去讓人參與

 

HS:是否學生有更多責任?傳統來說,士大夫以天下為己任,不過現在很少人這樣想。自己以前參與學運,有很大得益,自己讀理科,學運令自己對社會各界有參與、了解。不一定要去到佔中那種才是有意思的,參與任何事都要從認識開始,不然就沒有發言權

 

KY:不論是大學生、社會人士都有限制。有時學生參與社會會被說是越界,學生形像好整潔,參與左就變成污糟

 

facilitator:時間來到6點,讓有大半個鐘時間,不如來個小結,再想想怎樣討論下去?參與的朋友都認為學生與社會的關係並非割裂,而社會環境會影響學生日後的參與,例如勞工待遇很差的話就會沒有時間參與;至於兩者關係應該是什麼,有人認為學生是特別有責任、資源參與,又有人認為這樣是將學生看成精英,實際上是將學生與社會分開了;不如以下落來就著「學生是否特別有責任參與社會」作討論?(眾反應不大)今日是學聯社運資源中心就著學界發展作的諮詢會,如果大家沒有特別興趣討論這題,也可以選擇就著原本設定的題目,例如是學聯在這題目上應該作什麼角色、應該如何協助同學去討論?(眾反應不大)如果認為很難答,也可以分享一下,困難在什麼?

 

TS:參與學運的困難在於,很多時都是交了俾其他人做,難以實際參與操作,說不出不同立場有什麼分別,感覺很離身;發生問題,解決方法是交俾人,而不是直接討論;

 

FF:社運有領袖,是因為大家認同某些講法,在校園裡就只是投票,很少學生在直接參與的機會;上莊的同學預了花時間付出心力,但其他人如果不了解學運、社運是很難參與,大部份普通同學都沒有渠道去了解,校園裡訓練了一種被代表的習慣;直接參與,令學生有更多動力,而代議的方法就削弱了學生尋找新方向的可能

 

A:ff講了重要的一點,不同人的步伐可以差很遠,有人準備好有人未,如果要搞直接民主,不應是叫對方跳入你已有的,而是讓其有適合的崗位參與

 

KY:但有人未必同意ff的講法,會覺得,有得投票已經很好;不過也會覺得,對自己沒有信心而交俾人做,是剝削了自己的可能性

 

FF:中大學生會會長也說過,在校園裡隨便找個人,也不一定是認同學生會的;不是想否定投票的意義,但如果這件事成為運動的惟一可能性,會令人沒有參與的信心

 

-----

 

參與者意見

在公開地方搞諮詢很重要,比起學聯在室內搞好好多,但是揸咪講野會令怕醜的人難講野

提示周圍的人可隨時加入,增加開放性

今次討論題目較易,但之後的好像門檻頗高

 

關於「自治八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