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眾咨詢綠皮書」第三場咨詢會紀錄 (理大)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公眾諮詢綠皮書」——第三場

日期:2017年11月21日 4-7PM
地點:香港理工大學

 

主題——關於傳承

– 甚麼是傳承?當中可以包括甚麼?
– 傳承之於學生組織的重要性為何?
– 如何達至有效並有利於組織的傳承?
– 學聯作為一個學生會聯會,在學界的傳承中應有甚麼角色?

 

此紀錄僅為促生員方便整理、推進討論之抄錄,並非完整紀錄參與者之發言。

 

  • K:每年嘅人有新想法。自己的想法及理論唔知係咪真係工確去話俾其他人知,自己都會產生左嘅唔知個影響會有幾大。

 

  • 程:以前傾庄傾三晚,在鋤庄之後同上庄關係不會太好。不過後來變成左伙伴,會理解上庄係一個資源。而家見面會講返以前好憎佢地,會諗默契係點培養,社會運動有連結及大啲想像,有默契係會減少消耗。會做社區活動,搞社區藝術,最初好幼稚,會想叫社區組織「過」街坊過來,後來發現其實無得過,係要立入對方去自己做嘅野度。

 

  • F:可以開放出來同下庄傾,比如關心民主會有唔同方式,出去示威或者在校園搞都係做緊,同一個UMBRELLA下,係有唔同政治想像同實踐,不一定有矛盾

 

  • R:想回K,理想中的學生會想像,會投射左去下庄,相處時係會滲出來。只要唔係話一定要人跟,可俾返個空間佢地自己傾。上庄有自己想做嘅野,但亦都有果個位置要做嘅野,果條界線點定呢?自己有兩年同下庄相處經驗,都是講自己覺得點諗同解釋,如有好大的價值取向唔同就唔說服,因為唔會說服到,但也唔會去做啲咩令到佢上唔到庄。下庄要去拎嘅野係來自唔同方向

 

  • SAM:總結:1.覺得唔係強迫,而係俾佢地有空間去發揮;2. 傳承不止跨一年,可跨幾年,有紀錄好重要,有時係會對往後幾年都有影響;3. 傳承正是抵抗老鬼干政的重要方式,因老鬼可能壟斷好多資訊,若資訊公開其實正好對抗傳承可以SOFT一點,有HARDFACT寫好晒,供查閱,應該容易一點傳,唔會令下莊太大壓力

    以前上莊,上莊潛水,外務副會長,頭半年唔知自己做緊乜,半年報告唔識寫,睇返先知以前上上莊做過咁多嘢

 

  • A:點樣可以更開放?不只睇一個人,要睇整個COMMUNITY,不是話不可搞大議題,都係可搞,但如果成個腦都係裝住只有一類嘢,其他同學見到都覺得學生會唔止搞大議題,可能都會關心其他社會嘢。反覆思考、共同學習。返返去自己度諗,要在細節位調查自己,覺察自己想點樣同新朋友共事。

 

  • P:之前傾過莊,無上莊。真係有壓力,未來一年要帶領成個SOC,其他同學都會睇住自己。驚自己應付唔到媒體、他人的期望等。傾莊時好重要,確保大家ON THE SAME PAGE。除了同上莊交代亦要同和會員交代。

 

  • R:傾過兩次莊,大壓力,YR2 拒絕了上莊。回應壓力問題,未坐個位係會有,但唔一定每個人要識晒所有嘢如應付媒體,集中一兩個人做都得。試過教下莊做嘢,但下莊沒有傳落去,結果下下莊又回來問一樣的問題。如教育商品化,問六、七年都係問同一個老鬼,但明明每一屆人都學到嘢,但唔識傳落去。傳承也不只是死固固PASS落去,每個人接時要有自己的反思。

 

  • C:傳承會令人諗,老鬼係咪叻啲?會有層級關係?新人能否參與、甚至參與決策?組織內只要有人DOMINATE,同老鬼DOMINATE其實係一樣,只不過大家同一堆人,未必有個身位去話佢。而其實每個人都要有對抗AUTHORITY的能力,對象不限於老鬼。其實人際關係之中都有所謂層級關係存在,例如有人講嘢叻啲,或擅長做藥事,大家就只會倚賴佢,只不過放在一枝莊會更好明顯。但其實不是莊的架構問題。

 

  • S:學生組織/身份只有一年/幾年,如何可以突破到?
    傳承對會入面的人是權利,如無做好各事情的DOCUMENTATION,其實扼殺了其他人參與的權利。

 

  • C:若大家覺得傳承重要,大家覺得可以點樣發生?要抱住怎樣的態度?

 

  • L:自己既會傳野俾人亦會被傳。八樓有提到公共空間實踐的議題,作為後來者都會問面對保安應要點做及應對等等,咁對方就會答其實無個喎嗰刻去判斷,咁作為後人又應點理解呢?其實諗諗下都係,自己無論點都要去歷及要去諗先得。傳野俾人果度,點令對方有興趣都會變成左自己的功課,要由對方都有興趣的事情出發,調整自己的心態,到底有無傳左係點評定呢?有啲人可能係幾年之後先有回應,咁又需要調整唔可貪快。咁有啲人用自己方法試緊的

 

  • 儀:要有個空間係實體,大家可以用及夾。傳及被傳,係要有長時間的溝通,及可能要有好多時間先明白果啲野。

 

  • L:傳野俾人嘅時候會以為只有自己可教到對方野。一個人的成長唔會只吸收單一嘅野就會有成長,要相信其他人都會帶到野俾其他人,都要調整一下會想控制一啲野嘅想法

 

  • 康:學生組織俾人覺得好官僚同排斥性,整個架構都好易令人進入到呢個狀態,個心係咪想開放性咁做傳承,不自覺心裹有個期盼,希望下庄做到或會係點,會加左好多心裹評價覺得對方係點。對方都有自己的提問及疑惑,自己都會有,對唔到咀就會出現悲劇。老師同學生好少話交流,係一個講一個聽。係自己過份執著定對方嘅問題,自己嘅經驗好想俾對方知道,對話開展前係要有覺察自己嘅狀態。自治八樓參與不同議題的經驗,係咪可以分享俾其他學生組織,可以幫到相扣連,點樣擴闊議題。好多新學生組織,可以開到多啲新嘅

 

  • F:落到實踐,一個被傳成者無實踐都會係空談,以前上庄會講好多經驗俾我,果時無真係落手做其實係唔明。一來需要實踐,二來即時唔係即時做到都唔緊要,之後可以繼續去做,每屆KEEP住傳到就OK。

 

  • 儀:有無咁多資源及人力可以做到咁多野

 

  • K:好同意F所講有相同經歷,每個需要接受資訊的時候,都係懷住唔跌過唔知痛就唔得。點樣傳承果個要去傳承嘅想法。

 

  • 程:有所謂「有效傳承」嗎?剛論及組織內部的傳承,還有組織之間的經驗傳承,怎樣才算是有效?我反而覺得「失敗傳承」較易想像,只要關係破裂,便無法說下去。

 

  • 儀:怎樣溝通和尊重不同的聲音?

 

  • S:方法:組織應帶有聯結其他組織的意識,例如搞活動時,可有更多經驗交流。嘗試多種方式,讓不同人都可以理解。「有效」,先要有人留下,但也要有一個適切的位置。資訊能否平等發放?傳承並非不變。

 

  • K:「有效的傳承」,不是一個「課程」,是一種陪伴。我覺得是一個人的成長,牽涉很多經驗。

 

  • C:是否雙方都要有呢個傳承的意識去諗呢?上庄同下庄嘅關係會是點。另,不是所有人都參與學生組織,熟唔熟啲玩唔玩得埋就會令到個傳承嘅經驗唔同

 

  • P:一個始將傳成放左响學界及上下庄,個人比較關心運動的傳承。會去傾係反映左傳承失敗,所以先需要傾。近年會常講素人。香港好多環節缺失左,無人做紀錄,學運己算多人有能力做紀錄,更多運動係無紀錄。反高鐵後,梁文道話時間屬於年青人,有兩種閱讀,反高鐵好似係有好多突破及新做法,但如果時間是站在年輕一方,歷史係無,唔係跟人傳野俾人有很不同心態,覺得自己有野勁所以傳俾人,但會令對方好有壓迫感,但有無諗係要傳失敗嘅野等對方唔好範,係會令對方無咁有壓迫感。自主唔係話點就點叫自主,有思考分析最後選擇唔接受,呢個叫自主,唔係關埋眼耳。上下庄點傳,就係接受,上下庄傳承係好趕,仲有個權力關係响度,衝突一定係唔細。好多無文字文獻紀錄係消失左。有好多中介,發揮緊好強大的作用,例如中大有好多遊離的人,同上下庄無直接衝突,但佢响度生活,佢係一個活字典,發揮緊傳承上好大作用,想知少少野的素人會有門路去問。佢唔知可以再介紹你去揾第個。

 

  • L:對學介承傳,幾個問題 1   2  3.資訊封閉,有啲唔係理念上的東西係HARD FACT,果啲都無留低。意志好重要,但需要有實作。INFORMATION 就無,每次講理念,但不論技巧、資訊、知識,都傳唔到。 平日每系統性的東西載住,之後都唔有爆發力;太依賴口術,呢啲好靠關係。文件紀載有無做呢,寫仔細同KEEP低,人地是否揾到。有原材料而二次生產,可否抽翻出黎睇。BY EVENT、DISSCUSSION、題目,去分返好呢?我覺得承傳仲係教育,不過呢個到底係咪繼承?

 

  • S:啱啱你提嘅point同我地echo同有solution,响後邊有寫左啲討論出來,可去睇返

 

  • R:用文件去pass係穩定啲,但有啲價值嘅野好難透過份文件都處理唔到。

 

  • L:學界之間的恆常報導媒介係不足的,要透過公眾媒界先可以講到發生咩事,都係要靠外界。行動則面去講果個行動初形,其實secret做嘅野,一個status要求唔高,任何事件無則面描寫,都係唔得嘅

 

  • S:剛才C提嘅擔心,之前嘅討論係有提及到。比如話傳成方法係要用多元的方式,八樓會試過一啲方法,比如係紀錄片、搞活動,而家啲同學未必好想睇字,但如果是參加活動的話可能肯來,之後或者願意參與。會議紀錄係咪有人睇?台灣都有人做緊,外國都有。好多時要唔介意同同學傾,一有諗法唔同就覺得傾唔到或俾壓力而會驚,有時睇對方係温室小花就唔敢講

 

  • C:執行單位同傳媒單位唔同,唔係想揾官媒,係要有則面描寫,就算鬧都好。唔同單位會share網上資訊,但呢啲媒體仲有係紙媒。1)執行單位有無紀錄 2) 有無學聯以外官媒嘅媒體去做資訊分响

 

  • 儀:好難話佢而家唔明第日都會唔明。則面描寫都係講緊件事係咪可以現身。

 

  • 嘉和:所有人參與及參與到係最重要的話,寫晒出來都未必發生到,係咪可以咁樣去寫毎位都會有啲鬆動,但呢啲野係咪識得寫出來

 

  • peter:傳承,大家講左好多傳意嘅野,我覺得係要傳「神」,即個精神,想交野俾下庄唔止係個soc得以運作,係鐘意呢班人,所以想做啲野,個soc繼續運作到落去,咁先傳到

 

  • alex:自治八樓有好多人做緊草根嘅野,只係用文字作為最基礎傳達的話,好多文字能力有限的人係好難進入

 

  • sam:chris講要則面描寫,寫唔出嘅野唔一定係唔見得光,而係因為果啲野係太過弱勢所以講左出來係會受到外間好大打擊。而家好多人,係好唔擅長文字,睇兩三段野都會get錯意思,如係睇到呢個情況,係需要關注到多元的表達

 

  • 嘉和:八樓的傳承唔止係傾。之前都有提過庄同庄之間接庄時間短,好多野係做唔切。八樓有一個部份係每三年憲章修改一次,無論是否同意該內容,都要重新再傾及睇修改。好多人話憲法要跟,但就係所有人回來,檢視過往經驗再決定要點去做,成員要嘔返過往經驗出來,既有文字亦有其他

 

  • chris:認同能力差異所洐生出來的問題,可以做唔同方式,我想講係而家呢舊野唔夠,而不是唔洗做其他野。傳媒無野係唔報得,樽頸位係校園傳媒嘅參與

關於「自治八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