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就有光 --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2月7日行動宣言

由弼街轉入砵蘭街,過馬路,沿旺角道往塘尾道方向走,再轉入長旺道。

 

這條路,八樓人再熟悉不過。二十多年來都是這樣走過去,參加周年大會、討論行動、借場辦活動、搞工作坊電影節、溝通平台、列席常會代表會,或者,是一去不返的聯誼活動。隨著換屆,隨著社會形勢變遷,這麼多年來八九樓關係不斷改變,由官方定義變成比定義更深的運動同伴,再由同一架構變成各自表述,後來又在運動裡重新親密起來,時好時壞,時壞時好。如同一般有歷史的組織總會遇到的關口,走過了,就是另一境界。只是,到現在,八九樓關係面臨前所未有的決裂。

 

旁人大抵會費解:怎麼你們還要賴著不走?八樓沒有了空間還可以繼續參與及支援運動吧?沒錯,走,可能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我們也相信,無權無勢者總可以在最少資源下找方法生存。但是,事實是無論去到哪裡,也會遇到不同立場的人,也會遇到由上而下的管治權力。今天是八樓與九樓之爭,明天可以是女性主義性權派與女性主義保護派之爭,也可以是左翼與右翼之爭,更可以是人民與政府之爭。只要有人,就會有不同立場不同權力,難道堅守信念就等於要自絕於社會嗎?更何況,連結不同的人,連結學運社運,連結邊緣與邊緣,本來就是八樓的核心精神,也是學聯成立八樓這二十多年以來的歷史任務。這條路難走,卻也需要有人走。我們寧願在關係中摔角在運動中尋找對話的可能,也不願由得關係分裂而民間力量步向凋零。

 

上星期,九樓出到截電這一招,翌日又發出律師信要求我們在2月21日前遷出。對於早前收回來的收意見書程序中,四十多份來自不同人士的意見書全數皆反對先收樓後諮詢,九樓竟視若無睹。我們震驚之餘,也難免唏噓。昔日我們與重建街坊共同抵抗的,今日發生在我們身上,而我們由支援者變成了被支援者。令人傷神的是,在這亂世之中,手握重大權力與資源的人竟將心思花在這些事情上。收到通知那天,我們實在有一種,上戰場殺敵時忽然被後方插了一刀的痛楚。在前線努力的成員和友好,不得不把各種支援工作暫時押下,花時間處理這爛攤子。慶幸的是,截電消息一傳出,各方迅速作出支援,八樓才得以繼續運作,是各界友好的燭光重新點燃了八樓的光明,今天,我們把帶著這點點燭光遊行至九樓,正是要告訴九樓的人們,我們不會就此被黑暗打敗。

 

月前,九樓在代表會上通過了十萬元去處理八樓事宜,十萬大元的使用是根據一份名為『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第六十屆常務委員會就處理金輪大廈八樓A室物業未來安排之考慮要項明細』而定。面對媒體報導、外間質疑,九樓的代表每每拿著這份明細來回應。大眾所不知情的是,通過這份《明細》的同一個會議,在欠缺討論的狀況下,已經通過撥款十萬元來處理收回八樓。現在九樓收到這麼多反對意見,學聯竟然繼續不處理之餘,仍一意孤行硬推方案,無視異議聲音,霸王硬上弓!這種做法已經惹起同學不憤,到會議場地抗議及撰文批評。

 

今天舉辦這遊行,我們一方面要譴責九樓先收樓後諮詢、無視民意一意孤行的做法,而就著九樓的逼遷決定,我們再次提出這四點要求:

 

1) 撤回716決定,重新啟動並延續九樓與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之溝通平台,就已經在八九樓溝通平台達成共識的社運資源中心運作及工作方向,展開章則關係修改準備;

 

2) 停止破壞過去至今社會運動資源中心由同學及社會人士合力建立,由下而上民主共治的生態;

 

3) 停止摧毀現時學聯體制內,一般同學所能參與學運社運的僅有資源;

 

4) 在作出任何重大架構改變前,必需經過廣大同學直接參與的諮詢,同時吸納社會聲音。確保同學得以理解整個架構之源流,並能基於對當下學運社運之分析,去進行有效討論,促成有意義的改革。

 

八樓就著九樓截電一事作出聲明
http://smrc8a.org/2018/2538/

堅守民主土壤 發展自主參與 拒絕粗暴「回歸」——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回應第60屆學聯代表會關閉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聲明
https://smrc8a.org/2017/1377/

自治八樓的「前世今生」簡史
https://smrc8a.org/2017/1502/

 

————————

 

行動詳情

集合時間:21:00

集合地點:太子,金輪大廈附近,永隆銀行至基榮小學之間的空地

流程:於上述空地集會,然後遊行至威特大廈荔

關於「自治八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