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麗罷工支援者日記:我們怎可以讓工友孤軍作戰,明明他們這麼好⋯⋯

這兩星期以來腎上腺素好像源源不絕地釋出。一方面是骨子裡的好戰基因作怪,相信直接行動的我與政治運動無緣,而勞工的範疇,已經好久沒有一次可以這樣發力的機會了。另一方面,亦是更重要的一點,工友們成長的驚人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