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音樂會的夭折和再生
lENNY

 

分化和出路
自由文化音樂節始源自六.四。八九之後,一班朋友就按年舉辦”音樂祭”,尋求以一般政治表態以外的文化方式,作為一種精神延伸和展思的出路。自九七年始,則以藝行者的名義,拓大主催年度的文化匯演。近年參與籌劃的朋友都感到有必要把活動的視野拉闊,特別在面對年青社群時,如何把一件社會政治鬥爭的歷史事件,放進他們當前的現實的置境之中,令他們有一個完整的概念。於是我們構思出”異議聲音”(dizzidenza)的主題,嘗試趨近年青社群。六.四變成視野裡的其一焦點,而不是全部。

今年六.四,巧合端午,又是公眾假期,我們於是選定在當天辦今年的”自由文化音樂節”(Freedom Music & Arts Fair)。豈料一直纏繞中國的民主運動幾十年的一個老問題,竟發生在這個活動上--我們被指「分化」。這個在海外民運圈子間已被執辯到老掉牙的現實和說法,在這個城市似乎找到再生的意趣。我們無法令這樣想法的朋友棄掉「我們已經買少見少」的恐懼;令他們明白,正因為一個運動無法再生新的力量,我們必須突圍,尋索新的出路,找新的聲音,找新的拳頭。

自我審查
我們把一大堆希望年青社群納入其視野的議題,組成今年最多面的活動,想到要在野外辦一個「去都市化」的音樂節。輾轉想到青年旅舍運動的歷史和其共脈的目標,以及多個地點適中而且風景美麗的本地營舍。我們抱著即管一試的心態選定了摩星嶺營舍去作查詢。竟然得到很正面和積極的答覆(包括給予折扣,提供交通支援,無訂金預留宿位等)。可是,「自我審查」在這個時代愈來愈成為新的症候群。旅舍最後在議題敏感的壓力下,在已發出充滿制限性的條文的租用「合同」,收費發票,和進行場地視察和安排會議後,竟以「唔敢博」為借口,在活動兩周前單方面的撤銷了我們在六.四當日舉行活動的機會。面對這樣的社會紛圍,我們更加看到這個活動的重要性:文化所具備的紀實和激發思辨的能力,是有機會把這些惶恐解放,還原人本。

篩選是否權力
作為一個活動的主催者,究竟有無機會自我顛覆?全盤直接民主的鬆散管理的立場,是否真的可以令活動依計劃的目標進行?決策的細分會否達到個別參與者的層次?怎樣才是一個開放的組織行為?音樂會的籌組工作,特別是在表演者的公開邀請和定案上,我們出現過有關篩選的爭論。篩選問題的出現,是因為有興趣參與演出的人數多於時限,但篩選由誰來進行?那是主催者的權利?權力?還是責任?我們未能定案,最後以縮短各項表演者的時段來作緩衝,希望問題可以共同解決。但思考的過程,卻是一次珍貴的反省,引導我們自問,究竟自己可以去到一個怎樣的自由狀態。
今年的公開邀請,我們甚至向在觀念上比較接近的「藝人」樂手恭請,就是希望能突破一種內圍聯誼的性質。未有得到回應是意料之內的。但其他的表演者,由外地的到本地的,都在今年的舞台上拉出了對比。有多年的社運樂團,有知名的藝術家,以至學生樂團和街頭樂手。希望他們對這同一展現空間的分享,勾勒出一種和諧互重,闡揚出一種自由的文化生態。


理解和誤讀的自由
藝術家波依斯(Beuys)曾揚言,藝術的使命是使人類獲得真正的(精神性的)自由,所以藝術就是「自由的科學」(the science of freedom)。一個開放予參與者共同闡釋的集體活動行為,必然充斥矛盾和誤解。如何能夠在動態的過程中找到諧協,所有的人都得付出容讓和體諒,多一分努力去瞭解別人和盡量接受不同觀念的存在。由音樂類型的感性衝突,生態議題的策略分歧,到社會政治的不同取態;自由的基礎,就是最終我們可以無懼地(freedom from fear)作出自己的(可能被視為弱勢、極少數人)抉擇。

議題引索
一個「文化」的音樂節,多元議題,開放演釋,其涵何在?當我們提「身體」,那可以是指疫病和人的關係,可以是裸露的政治,可以是自然和人的對立;當我們提「族群」,那可以是性傾向的權利(同性愛),小眾權利(居留權)的問題,信念的自由權(法輪功);當我們提「生態」,那可以是有機的農作,基因的科技支配,環境和文化的保育;當我們提「社會」,那可以是人權的爭論(23條),國族間的矛盾(戰爭),經濟壓制(全球化),歷史的記憶和反省(六.四)…但主催者沒有打算自訂一個圖象給所有人閱覽。更多的是希望各相關的社群把自己的議題帶來,嵌入一個「發生」的動態中,相互交流和分享。

塵埃落定
幾經波折,「自由文化音樂節」最終確定在六月廿九日舉行。以半小時交通可達的要求(但要乘快船,較貴),最便捷的野外和可供應用的場地,我們選了大嶼山銀礦灣的沙灘平台。整日的節目由中午十二時至晚上十時,有二十多個樂隊組合,藝術項目作長達十小時的展演。另外,尚有其他民間團體非表演性的周邊展覽。我們希望所有對這個主題音樂節有興趣的朋友,都會到來參與,令活動的人的觸面盡量拓大。同時,在當日盡量相互照顧,對自然,對人,對動物,對想法....

有關交通的資訊和表演者的介紹,均可參閱音樂會的網頁:
http://www.artivist.org/fmaf.htm